特别企画(一) Feature | 2020-2021新乐季抢先报/国际篇

欧洲音乐节深度观察 疫下求存创意思考 音乐世界全新挑战

琉森文化艺术中心音乐厅 (周凡夫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在疫情横扫全球下,世界也因之改变!欧洲多个从春夏迄今的音乐节、艺术节,虽然场馆被迫关门而取消现场演出,但也延伸出线上演出的特别企画,让音乐的力量不受时间、空间的阻隔,透过电脑萤幕穿透各地人心。这也可能成为音乐世界的新常态,而在5G网路世代,线上演出的音乐时延问题解决,全球同步演奏音乐成为可能的情况下,是否亦会产生新的音乐作品与新的美学?看来,这正是今日作曲家的全新挑战!

今年一、二月间随同香港中乐团到欧洲巡演,到访过六个国家七个场馆,其中瑞士的琉森文化艺术中心音乐厅(KKL—Luzern)、德国的波昂剧院(Bonn Theatre),和匈牙利的布达佩斯艺术宫殿(Müpa Budapest),不仅场馆吸引人,音效也突出,在随后的几个月内都有内容很不错的音乐节举行,也就有随行者起哄说之后要组团来听难能可贵的音乐节节目……

无奈此一重访计画仍未成「形」,一场全球性的病毒疫情已让世界各地的音乐厅、歌剧院、剧场、体育馆、艺术馆、博物馆……无法打开大门,人类的社会活动几乎全都停顿,演艺舞台灯沉音寂。音乐会、音乐节当然都没有了?答案却又不全是,但我们何时能去不欧洲听音乐?却没有确切的答案。一场看不见的疫情,改变了人类社会,也包括大家想像不到的,在音乐上的改变,欧洲疫下乐坛上渐渐出现的新常态,甚至对音乐艺术本质亦带来新的思考。

死而复活的琉森音乐节

KKL是琉森文化及会展中心(Kultur-und Kongresszentrum, Luzerrn)的德文缩写,瑞士中部旅游胜地琉森的地标,是有「奥林匹克」称号的「琉森夏季音乐节」(Lucerne Festival)的主场地。音乐节由指挥大师托斯卡尼尼(Toscanini)於一九三八年创办。能够吸引到众多大师名团历年来长聚到琉森这座人口有限的小城来的原因,其中一种说法,琉森湖的山光水色充满音乐精灵,能让音乐家著迷。音乐厅面向琉森湖岸河口的门外,布置有人工水池,另特意设计了两条人工水道,自户外将「湖水」引入大堂,加上由地板至天花的大型落地玻璃窗,将户外大自然美景藉著水道引入到音乐厅大堂,池水在灯光照射下,确具美感,成为KKL音乐厅的独特魅力。

今年琉森音乐节自八月十四日至九月十三日举行,以「乐事」(Joy)为主题,亦以贝多芬音乐作为主打。翻看今年卅多页的琉森夏季音乐节节目介绍,单是交响乐音乐会便有卅多场,除由夏伊(Riccard Chailly)指挥驻节的琉森节日乐团,其他乐团还有十多个,是一份星光熠熠的指挥大师与乐队名单,「奥林匹克」音乐节之名,绝无半点虚言! 

然而好事多磨,在疫情下,四月廿九日音乐节的行政与艺术总监海弗里格(M. Haefliger)正式宣布全部节目取消!然而峰回路转,六月廿六日,随著瑞士联邦政府放宽限制,音乐节宣布「复活」,将在八月十四日至廿三日举办为期十天、改以「生活就是活著」(Life is live)为主题的全新音乐节。合计共有九场售票音乐会,一场收费讲座论坛,十场免费演出。安排在KKL音乐厅的售票节目,其中五场以贝多芬作品为主,配合贝多芬年的主题。开幕音乐会将由九三岁高龄的指挥家布隆斯泰特(Herbert Blomstedt)指挥琉森节日乐团演奏贝多芬第二及第三交响曲,并与钢琴家阿格丽希(Martha Argerich)演奏贝多芬第一钢琴协奏曲。钢琴家列维特(Igor Levit)则以两场钢琴独奏会演奏贝多芬全套钢琴奏鸣曲。

此外还有女高音巴托莉(Cecilia Bartoli)演唱韩德尔及巴洛克同期作曲家的精选歌曲,瑞士青年男高音毛罗.彼得(Mauro Peter)演唱舒曼的声乐套曲。十场免费演出中的七场是街头快闪式世界音乐表演,另外三场是祖莫(Peter C. Zumthor)使用城内教堂的宏伟大钟创造的沉浸式声音演出,观众要事前登记。十场音乐厅的节目,只能出售部分座位,同时所有音乐会没有中场休息,以便「保持社交距离」。

琉森音乐节改以「生活就是活著」(Life is live)为主题。 (截自琉森音乐节官网)

全球最大昂乐圣活动

今年是贝多芬诞生两百五十年,以乐圣出生地——德国波昂( Bonn)为中心的“BTHVN 2020”活动,应是今年全球规模最大的音乐节活动。位於波昂城中北区乐圣诞生故居(Beethoven Haus)的贝多芬博物馆,和当地旗舰场馆、建於一九六五年的波昂剧院,便成为“BTHVN 2020”的主要活动场地。

波昂剧院拥有大、中、小三个表演场地,包括歌剧院、戏剧院和小剧场,座落於莱茵河西岸,与贝多芬故居相距在十多分钟步程内。波昂剧院音乐总监兼剧院驻场的波昂管弦乐团(Beethoven Orchester Bonn)音乐总监卡夫坦(Ralf Birkner),亦是“BTHVN 2020”活动的行政总监(艺术总监是Malte Boecker)。波昂剧院大堂便放置有大量以BTHVN 2020为名的四开本杂志,收录其中的便是两人领导策划的“BTHVN 2020”节目。

整本BTHVN 2020杂志厚达一百四十六页,收录有不少专家学者从不同角度层面讨论贝多芬的文章,重点当是为期一年的贝多芬年活动,包括音乐会展览、研讨会、音乐会等,合共超过三百项,以九页篇幅(P.72至P.80)刊载。列於首项的是早於去年九月十一日柏林德意志交响乐团,至今年四月卅日期间的活动。最后一项是今年十二月十八日在柏林音乐厅举行的“Bye Bye BTHVN”音乐会,由马勒室内乐团(Mahler Chamber Orchestra)演奏。

“BTHVN 2020”众多活动中,分别於三月十三日至廿二日,和九月四日至廿七日举行的「波昂贝多芬节」(Beethoven fest Bonn)最受瞩目。至为特别的则是三月十二日至四月十九日举行的「音乐巡航大使」(MusiKfrachter),红色船身漆上黄色大字的「改装」货柜船,自波昂出发沿著莱茵河南走,直到维也纳,重现当年贝多芬乘坐马车去维也纳的出行路线,前后巡经德国、奥地利十三个大小城市,每一站都停下来几天,举办工作坊与音乐会,终点维也纳,全程卅九日。游船的启动仪式在正午十二时,低沉鸣响的汽笛声音是贝多芬的第五《命运》交响曲开始时的著名「命运敲门动机」。只是当日还未有人知道,「命运」真的是来敲门了,启动仪式结束一天后,不仅游船项目被取消了,从三月十四日开始,贝多芬故居博物馆也要关闭,所有活动取消。但「音乐巡航大使」仍组织了音乐家在网路上的特别音乐问候,还在三月廿八日和廿九日举行了四十八小时的网上直播音乐会,将贝多芬音乐中鼓舞人心的力量藉著网络传送到全球各地。

德国联邦政府将贝多芬的纪念年定为「国家级重大活动」,动用了近三千万欧元对相关活动进行补贴。在疫情下,五月初贝多芬纪念中心宣布,所有庆祝活动会延后到明年九月,不会在原定二○二○年十二月十七日——贝多芬第两百五十个受洗日结束。不过,在实体演出难以进行的情况下,波昂的“BTHVN 2020”活动,亦推出「数位文化节目」(digital cultural program),将部分演出转成网路上的音乐会外,更策划新的网路节目,让身处全球不同地域的人士,都能在疫情下从贝多芬的音乐中取得抗疫正能量,这可是将“BTHVN 2020”作出更大扩展的事。但愿疫症早除,贝多芬故居能早日重开,“BTHVN 2020”的后继活动,特别是九月四日至廿七日举行的第二期波昂贝多芬节能如期实现!

停车场转成音乐厅

二○○五年三月正式启用的布达佩斯艺术宫殿,是匈牙利里程碑式的大型综合性艺术建筑物,其中的核心表演场馆巴托克国家音乐厅(Bartók Béla National Concert Hall),名列「世界五大」音响最佳音乐厅之一。艺术宫殿以「全民全方位」的节目来定位,厚达一百六十多页的二○一九/二○冬季节目册(1999/12-2020/2),演出活动琳琅满目,仿如一本小型辞典。

一年一度的国际乐坛盛事「布达佩斯之春音乐节」(Budapest Spring Festival)以艺术宫殿作为主场馆(另一主要场地是李斯特音乐学院),这项举世闻名的音乐节,今原安排於四月三日至十九日举行,艺术宫殿亦因疫情於三月十一日开始全面关门,布达佩斯之春亦难以开花结果取消了。

不过,艺术宫殿虽然宣布直到七月七日二○一九/二○乐季再无活动,要到秋季后,新乐季才会复演,但自七月一日至廿五日,每逢星期三至星期六的黄昏,却举行十六场特别设计的新节目,在停车广场上架设大屏幕,举行「停车场电影院」(Drive-in Cinema)的音乐活动,让观众全程坐在汽车内观赏。其中两晚播映美国大都会歌剧院的歌剧浦契尼(Puccini)的《波希米亚人》La bohème 和雷哈尔(Lehár)的轻歌剧《风流寡妇》The Merry Widow。其他各场音乐会则是於节日剧院的现场演出,现场实时直播到停车场的大屏幕,包括有古典、爵士、流行和世界音乐。进场的车辆,每辆车入场费用为四千匈牙利福林(HUF)(约为四百元台币)。在疫情下,艺术宫殿仍然秉承著「全民全方位」的愿景,以突破天灾带来的影响呢!

琉森音乐节2020年节目册封面 (周凡夫 提供)

「现场」结合网路模式

很明显地,琉森、波昂和布达佩斯这三个著名演艺场馆和著名的音乐节活动,在疫情下都将实体演出结合或转成网路线上演出。而今年进入第一百廿五周年的逍遥音乐节(The Proms,全名Henry Wood Promenade Concerts),由於主场馆伦敦的皇家阿伯特音乐厅(Royal Albert Hall)关闭,亦采用「现场」结合线上模式来设计节目。七月十七日的开幕演出安排在BBC旗下的电台第三台古典音乐频道,和电视频道直播,主要曲目由BBC旗下几个乐团及合唱团组成三百五十人的「网路乐团」透过网路演奏录制委约钢琴家伊恩.法灵顿(Iain Farrington)纪念贝多芬诞辰两百五十周年,将其九首交响曲串烧而成的新作品《并贴贝多芬》Beethoven “mash-up”。随后每晚在电视、电台及网路上回放过往音乐节的录影录音。BBC邀请听众选出最爱的逍遥音乐节节目,由此选出听众「点选」的乐曲来回放。

八月廿八日开始至闭幕九月十二日的最后两周,音乐节的演出计画重返主场馆皇家阿伯特音乐厅,但很显然地,传统上作为音乐节高潮,热闹非凡的闭幕场面能否出现,还要看疫情发展,皇家阿伯特音乐厅是否可重开了。

作曲家的全新挑战

逍遥音乐节的设计,进一步让大家看到,疫后音乐厅、剧场的演出会出现的三种观赏常态:一、实时实地现场看演出;二、实时非实地线上看现场直播演出;三、非实时非实地线上看回放演出。

此外,瑞士的虚拟韦尔比耶音乐节(Virtual Verbier Festival,7/16-8/12),奥地利一百年萨尔兹堡艺术节(Salzburger Festspiele,8/1-30),和挪威卑尔根国际艺术节(Festspillene i Bergen,5/20-6/3,网上回放到十一月)等等众多艺术节的掌舵人都看得到,实体演出结合网路来设计节目将会成为趋势。

这种趋势带来的是节目的影响力能突破地域的界限,但同时亦会让「音乐是时间的艺术」的本质出现变化。这种变化可以是观念上的,也会是「实质」,就如当年摄影出现,产生电影,带出和戏剧不一样的美学。线上演出的音乐,在5G网路世代,时延问题解决,全球同步演奏音乐成为可能的情况下,是否亦会产生新的音乐作品与新的美学?看来,这正是今日作曲家的全新挑战!

波昂剧院大草坪上置放的「贝多芬年」大标志“BTHVN”。 (周凡夫 提供)
波昂街头戴上口罩的贝多芬2020纪念铜像。 (周凡夫 提供)
“BTHVN 2020”活动节目杂志厚达146页。 (周凡夫 提供)
布达佩斯艺术皇宫殿的正门外观。 (周凡夫 提供)
布达佩斯艺术宫殿2019-2020冬季节目册厚达160多页。 (周凡夫 提供)
2020逍遥音乐节的开幕将由「网路乐团」透过网路演奏录制委约钢琴家伊恩.法灵顿将贝多芬九首交响曲串烧而成的新作品《并贴贝多芬》。 (截自逍遥音乐节官网)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2期 / 2020年08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2期 / 2020年08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