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一) Feature | 解封!? 容「疫」挑战 大未来!/国际现况

武汉 线上同步演出成趋势 酝酿功力等著「报复性演出」

湖北戏曲艺术剧院黄梅团的演出《女驸马》选段〈状元府〉,线上直播,演出之后,演员用手指爱心跟萤幕上的观众打招呼。 (饶纤纤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一月廿三日封城、四月八日解封,但武汉的表演艺术产业依然举步维艰,各演出场馆的官方网站,看到的仍是「演出取消」及「退票」告示。公立院团透过直播演出,也预计未来发展线上线下同步的收费观赏机制。小型空间可以开门,首场不售票演出让憋久了的乐迷一吐郁闷,但场地经营者也须步步为营,小心试探。久未演出让表演功力荒疏,演员也需要找回舞台感,湖北戏曲艺术剧院院长杨俊衷心期盼:「只要政府打开这扇门,我们的报复性演出就要开始了!」

武汉琴台音乐厅价值三百卅万美元的管风琴极少使用,二○二○年一月十八日晚,旅德管风琴演奏家李艺花和武汉爱乐乐团合作,演奏了亚历山大.吉尔芒(Félix-Alexandre Guilmant)的《第一管风琴交响曲》,观众反应颇为热烈,几乎满座。这是两年来这台「镇厅之宝」唯一的一次在正式公开演出中使用,也是今年音乐厅迄今为止的最后一场演出。

一月廿三日封城、四月八日解封,进入六月,武汉被称为「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但当地的表演艺术产业,举步维艰,各个演出场馆的官方网站,看到的依然是一个个的「演出取消」及「退票」告示。

六月十一日北京出现新疫情,尽管防疫措施的升级仅限於北京一地,但给情绪刚得到舒缓的群众,带来新的心理压力,市场也随之再度紧绷。「剧场没有解封时间表,没有办法做常规演出计画。」这是笔者询问演出场馆后得到的基本一致答覆。而按照疫情前的既定计画,武汉指标性演出空间如琴台大剧院、琴台音乐厅及湖北剧院等,目前正在进行内部设施修缮升级工程。

大中型剧团/剧场  逼上

五月卅日,湖北省京剧院的年度开箱大戏《秦香莲》粉墨登场,这场为纪念京剧大师张君秋百周年诞辰的特别制作,由梅花奖得主万晓慧挑梁担纲饰演秦香莲。舞台上,舞美、灯光、音响,和往日一样,「角儿,一个都不少」。但观众席却是空荡荡,只有多机位录影机在同步直播。

五月以后,在武汉的各演出团体,终於可以走进剧院,「现场演出、不带观众、网路直播」,成为疫情防控状态下的选择。

这场网路直播采用了收费方式,观众须支付9.99元人民币(约台币41元)收看全场演出,并可回放观看。

湖北省京剧院是「财政拨款省直事业单位」,国有院团经济压力相对较小,但开门、卖票、唱戏,才可持续发展。长期的免费演出,包括网路免费播放,并不利於戏曲市场的培育和发展。作为这次演出的承办单位,同属国有企业的湖北省演出公司总经理梅鹏程说:「因为疫情,我们走上了云端,以后会线上线下结合,比如线下门票廿元,线上则十元,力求这种演出消费形式常态化」。

VOX Live House是「武汉青年文化根据地」,6月20日举办了疫情后的第一场演出。 (张武宜 摄)

小型展演空间开门  满血归来(注1)

六月廿二日文化和旅游部发布的《剧院等演出场所恢复开放疫情防控措施指南》中通知,低风险地区「可以举办营业性演出活动,但暂缓举办中大型营业性演出活动……观众人数不得超过剧院座位数的30%,应当间隔就坐,保持一米以上距离。」后疫情时代的武汉演出市场,小型表演空间让人看到一丝现场的光亮。

六月廿日,被称为「武汉青年文化根据地」的VOX Live House举办了疫情后的第一场演出,而距离上一场乐队演出,相隔了一百五十九天!这次演出主题“Relive”是参考本土乐队FillLake的一首歌名,寓意「打破重建、继而重生」。和目前武汉大部分室内场所进出的检查一样,观众入场须出示健康码、测量体温及实名登记。音乐不「躁」,观众却很「嗨」。第一首歌刚开始,乐迷们就「开起了火车」,「Pogo」、「跳水」(注2)也上来了。乐迷郭雷说:「主要是憋得太久了。这场演出消息发出一会儿,预约就满了。」

这场复工首演不售票,可容纳六百人的VOX,限定人数两百人。VOX创办人朱宁说:「售票与否性质完全不同,不售票,某种程度就不需要申请演出许可,目前没有接到可以完全开放的通知,我们就免费演出试试水。我们和管理部门互动很好,不想因为这一两场演出破坏了规矩(默契),毕竟我们每年有几百场演出。」VOX关闭了五个月,房东免除了一个半月的房租,也算是互相理解和支持。

六月廿日,「果然戏剧」的总经理、悦空间小剧场的主理人何春元接到所在社区主管部门的通知,可以「开门」了,随即和同事商讨演出计画。六月廿七日,憋了半年的戏剧人「满血归来」,将迎来疫情后的首场演出「国潮相声大会」。说相声、演戏剧。果然戏剧是武汉本土唯一一支民营综合类专业艺术团体,驻场的悦空间小剧场拥有一百八十八个座位,按照防疫指挥部的规定,大约可出售六十张门票,早鸟票一百元(约台币417元),现场票一百廿元(约台币500元)。「这样做肯定亏损,但是剧团长时间不演出,活儿都荒了,也需要演出来守住观众。」何春元说。

果然戏剧的首场演出,没有按照常规申请演出许可。何春元解释道:「悦空间不算是一个专业剧场,算是多功能空间,如果完全按照剧院规范申请许可,有一些限制性条件,比如消防等,很可能无法过关。这种新型演出业态,官方也想扶持,在还没有一个很明确的操作(管理)办法的情况下,大家都在相互探路。如果卡太死,就可能不存在或活不下去了。」

表演团体蓄势待发  就等著报复性演出

六月十二、十三日,湖北戏曲艺术剧院疫情后的首轮演出在永芳古戏院举行,不带观众、线上直播。首先登台的是剧院黄梅团的《天仙配》选段〈路遇〉和《女驸马》选段〈状元府〉,梅花奖得主程丞和王慧君、曹祝来、冯志刚、吴进良等人担纲主演。

两场演出结束,「五朵金花」之一的著名黄梅戏表演艺术家、剧院院长杨俊面对直播镜头动情地说:「我们想念舞台、想念观众。」不带观众的网路直播,是「市场的需要,传统的戏曲,需要借助现代传播的手段,借助互联网,从中找到自己的价值。云上演,是我们必然的选择。」

尽管如此,作为一门现场艺术,戏曲还是要看现场,演员也必须登上舞台,和现场的观众互动,台上台下才会形成一种「息息相关的同频共振的感觉」。对於首轮演出演员们的表现,杨俊基本满意,但也强调,久违舞台后,演员们的表演有些「生」,因陌生而显得生涩,缺乏自如和灵动,继而带来的就是演出节奏的失衡。作为一名资深演员,站在台下的杨俊说:「我看到的是演员和角色之间来回切换,一会是生活中的自己,一会儿又回到人物状态,这种跳进跳出,是非常难受的。希望他们能够尽快找回舞台感觉。」

半年没有演出,剧院打开了一条缝,演员上台了,观众还没进来。「这一扇门慢慢就会打开的,我期待著那一天早日到来。我们不存在没有戏可演!我们黄梅戏的舞台是宽泛的,有传统的剧场、也有田间地头的舞台。只要官方一声令下,我们的演出车还可以开到千家万户的门口。我们还会回到民间、回到公众的身边去。只要政府打开这扇门,我们的报复性演出就要开始了!」杨俊院长说。

注:

  1. 「满血归来」:调整好状态,信心满满重新开始。
  2. 「开火车」指前面有人带头,后面多人以排队方式互相抱住腰,一个接一个就像火车,然后窜来窜去。「Pogo」原指上下跳,在摇滚乐现场延伸为边跳舞边撞击的方式。「跳水」指摇滚乐演出现场中,乐手会跳到人群中让群众接住,然后互相传递;有时也会有乐迷攀上舞台边缘,然后跳入人群让互不相识的群众接住。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1期 / 2020年07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1期 / 2020年07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