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皇大厅(郭清华 摄)
艺术节 Festival

亚维农戏剧节的昨日、今日、明日

在世界各地所有戏剧节里面,亚维农戏剧节(Festival d'Avignon)无疑是其中历史最久和最重要的之一。

亚维农(Avignon)是法国南部一个古老宁静的小城市,距离巴黎683公里,旁边是蜿蜒的隆河(Rhône)。大约十四世纪的时候,亚维农人的祖先在这里建造了城堡和教堂,并且在周围筑起了城墙,一直到今天,它仍然保存著中世纪纯朴的风貌。然而每年夏天戏剧节来临的时候,整个亚维农就变成一座大型的艺术游乐场,到处洋溢著年轻艺术工作者的热情活力,带给观众不少艺术创意和惊奇。

亚维农这个小城人口并不多,比起法国其他的一些城市,如波尔多(Bordeaux)土鲁斯(Tou louse)塔兹堡(Strasbourg)都要来得少。为什么这个朴实宁静的小城,现在会的艺术中心呢?尤其是这些古老的教堂演出的现代剧场究竟有什么关联?

尚维拉(Jean Vilar),是1951至1963年巴黎国立人民戏剧院(Théâtre National Populaire,简称TNP)总监,亚维农戏剧节就是他在1947年所创始的。

「戏剧的未来在这里」──尚维拉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才刚结束,从德军占领下获得自由的法国人受创迷失的心灵极需要艺术的抚慰,法国的戏剧在大战之后,也正准备重整旗鼓。不过当时尚维拉觉得战后的巴黎已经无法找到真正纯粹的剧场,巴黎虽然自由了,巴黎的剧场却并未真正地解放,占领时期的记忆仍是挥之不去的阴影,使得巴黎的剧院除了戏剧之外,还参杂有其他的意义。尚维拉希望找到一个愈单纯愈好的环境,来演出戏剧,最后他决定在这个有阳光、风景、古老教堂和纯朴居民的亚维农举办戏剧节。「戏剧的未来在这里,在亚维农。」尚维拉说。这个一年一度的戏剧节从举办开始到今年已经是第45届,活动的内容除了原来的戏剧之外,又陆续加人了音乐电影小说诗歌舞蹈等项目。

亚维农戏剧节刚开始只供法国国立剧团演出,1966年才开始对其他剧团开放。为了和正式演出的剧团有所区别,正式演出的剧团就称之为IN,其他的演出团体就统称为OFF,这就像纽约的百老汇(Broadway)和外百老汇(Off Broadway)一样。

这些外来的剧团加人之后,纷纷追求新的表演形式和不同的语言,他们表达出一些崭新的戏剧观念,使得亚维农戏剧节的内容多采多姿,比正式的国立剧团更有活力和创意。

亚维农戏剧节大部份的节目都是在户外演出,长久以来,许多著名的剧场。都是在室内演出戏剧。在传统剧院的舞台上,大都设计有各种复杂的机关布景,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义大利戏剧。不过,在亚维农却一反传统地采取露天演出,脱离了剧场的阴暗与封闭。在大自然的天空下,可以让人体会到天色的微妙变化和微风的存在。

十四世纪时建造的教皇大厅(Palais du Papes)像一座城堡般竖立在亚维农的山丘上,平时它是一个属于心灵的空间,但是在戏剧节期间,教皇大厅中央的天井就是一处重要表演的中心。以这些沾有泥土的灰色古老建筑做为表演的背景,往往能让人们的想像超越了时空的距离。

由于在露天演出,因此无法利用传统剧场的舞台设备,但也因为有这种限制,而发展出不少新的舞台技术。比如说有效率的舞台搭建,结合了鲜艳的舞台服装和灯光,加上音乐和色彩,便呈现出与传统舞台截然不同的戏剧空间。

到了夜幕低垂的时候,整个亚维农几乎都笼罩在黑暗之中。夜色使亚维农的建筑变成一个不可触知的空间,要靠演员散发的光和热来定义。如何将戏剧空间一直延伸到声音和光线传不到的地方?如何将亚维农的夜晚点缀得更罗曼蒂克?这对所有演员和导演来说都是一项挑战。

西班牙盛宴

今年(1992)的戏剧节从7月10日开始,一直到8月3日结束,总共有三个星期的时间,爱好艺术人士从法国国内和世界各地慕名而来,在亚维农的阳光中野餐,在星夜下晚餐,同时欣赏著各种音乐、戏剧、电影、舞蹈的表演。

在今年的节目里有不少舞蹈的表演,在戏剧方面的重点则摆在一般难得一见的西班牙戏剧。因此在教皇大厅的中央天井里,可以看到罗普德维加(Lope De Vega)的《奥梅多骑士》(Le Chevalier d' Olmedo),由巴斯加(Lluis Pasqual)策划,电影《大蓝》的红星巴尔(Jean-Marc Barr)主演。在加尔默隐修院(Cloître des Carmes)里面演出的是塞万提斯(Cervantes)的《纽曼斯之席》(Le Siège de Numance),由康达雷亚(Robert Cantarella)导演,这出戏过去一直被人埋没。另外在伯努瓦十二世大厅(Salle Benoît XII)演出的是马丁列里(Jean-Louis Martinelli)导演,帕索里尼(Piet Paolo Pasolini)改编的《加尔德隆》(Calderon)一剧。至于拉冒东(Georges Lavaudant)自编自导的《Terra Incognite》一剧,则敍述一段在从前西班牙的殖民地──墨西哥的精采动人故事。他并且导演克雷奇欧(J.M.G. Le Clezio)的《巴瓦那》(Pawana),这是一个有关南方的迷人故事。

在这场戏剧盛会里,有一些法国年轻人组成的剧团备受瞩目。作品包括玛丽雷东内(Marie Redonnet)的《海边》(Seaside),是一出描写女性之间的戏剧。波尔东(Jean-Louis Bourdon)的《山丘之后》(Derrière les Collines) 一剧,充满著贪婪的语言,和生动的暴力。《墙间的喜剧》(Comédie Entre les Murs),是小说家多梅克(Jean-Philippe Domeck)的第一本剧本。另外有联合剧场(Théâtre de l'Unité)推出的现代赎罪仪式剧──《飞机》(L'Avion),利用一种蛮横傲慢的语言来描写飞行的心理。还有基巩(Michèle Guigon)的《酒店》(Cabaret)等等。

狂热扼杀了戏剧

亚维农戏剧节的盛名不断吸引各地的剧团前来,剧团之间的竞争变得越来越激烈,最后几乎有点歇斯底里,再加上一些跑江湖卖艺的也蜂涌而至,使得亚维农戏剧节的品质越来越混乱。今年总共有341个剧团在85个场地演出,每个剧团都必须要想尽办法,才能吸引到观众的注意力。

于是每天在亚维农的街道上,都可看到许多剧团纷纷展开游行宣传战。一位剧场人士说:「亚维农这个地方很快就会饱和,不久之后将无法再妥当地接待所有前来表演的艺术家。」今年戏剧节期间不但市政府关闭,在市区内设置了十个安全站都还不够。然而全部OFF剧团的票房,却已经比往年减少了百分之三十,实在有点出人意料。

一位经常来亚维农的演出者灰心地认为,现在在亚维农已经没有任何一个OFF剧团演出能完全具备真正的艺术创作自由。大部分演员都陷入在商业竞争的漩涡中,每个人都必须施展各种花招才能出奇制胜赢得竞争,许多演员并不是来表现自己创作的天份,而是来推销自己。

这些OFF剧团越来越多,带来许多后遗症,比如说他们占领更多的表演场地与空间,不但白天,连晚上也制造了许多噪音的污染,并且影响到正式剧团的演出,成为正式剧团必须交涉的对象。这样不顾一切地追求演出,说不定反而会扼杀了戏剧艺术的发展。

今日的亚维农戏剧节显然已经不再是尚维拉当年所期待的,很多人怀疑亚维农戏剧节是否还有明日。悲观者甚至认为今年可能已是最后的一届,然而也有许多热爱戏剧的人希望亚维农会有更多采多姿的明日。到底亚维农的明日会如何呢?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特约报导|林达隆

专栏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