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蓝天.绿水.甘迺迪中心(甘正宇 提供)
美国篇 文化补助/美国篇

波多马克河畔的文明 甘迺迪表演艺术中心

我期许美国,非仅鼓励政经发展,更应奖赏艺术成就。我期许美国,逐步提升艺术成就的水平,并扩大全民参与文化活动的机会…… ——约翰.甘迺迪

我期许美国,非仅鼓励政经发展,更应奖赏艺术成就。我期许美国,逐步提升艺术成就的水平,并扩大全民参与文化活动的机会…… ——约翰.甘迺迪

今年初美国总统就职之夜,柯林顿总统吹奏萨克斯风与爵士乐团演出的情景,大家记忆犹新。那时台上台下洋溢著一片欢乐与温馨,电视并作全国的实况转播,而这一切即发生在甘迺迪中心。

闻名世界艺坛的甘迺迪中心,全名为「约翰甘迺迪表演艺术中心」(The John F. Kennedy Center for the Performing Arts),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西北区的波多马克河畔,与林木靑郁的罗斯福岛隔河遥对,北邻著名的水门大厦(Watergate),距东北侧的林肯纪念堂亦仅有十五分钟步程,附近公园绿荫宽广,环境极为优美。

一九七一年九月八日,在伯恩斯坦弥撒曲的庄严乐声中,甘迺迪中心正式开幕启用。营运二十余年来全年无休,六所不同容量的剧院及音乐厅,辅以顶尖的音响品质、观众视野、舞台技术等,为来宾呈献了全美数量最丰而且品质绝佳的艺术活动。

建筑主体 内外皆美

甘迺迪中心是一幢长六百三十英尺,宽三百英尺,高一百英尺的白色长方体,由已故的名建筑师爱德华.史东(Edward Durell Stone)所设计,造形精简,取撷自希腊神殿建筑的线条,以白色大理石为面材,而用细致精炼的金色细柱取代希腊式建筑原有的巨硕石柱,造形雍容典雅,颇具后现代主义(post-modern)的意念(注1)。它拥有六个演出场所,一个表演艺术图书馆,分别为:一、音乐厅(Concert Hall)有二千七百四十三个席位,美国国家交响乐团(The National Symphony Orches-tra,为甘迺迪中心所属乐团)常驻在此,音乐厅中的管风琴有四千一百四十四支共鸣管,音色极佳,由费林基金会(The Filene Foundation)捐赠;二、歌剧院(Opera House),由华盛顿歌剧团(The Washington Opera)在此作经常性演出,同时也是芭蕾舞、百老汇音乐剧的表演场所,有二千三百一十八个座席;三、艾森豪剧院(Eisenhower Theater),为著名舞台演出场地,有一千一百卅个座席;四、顶楼剧场(Ter-race Theater),五百一十三个座席;五、实验剧场(Theater Lab),二百座席,位于中心的顶楼;六、美国影剧学会(American Film Institute),二百二十四个座席,位于地面层;七、表演艺术图书馆(Performing Arts Library),是与美国国会图书馆(The Library of Congress)合作设立,位于中心的顶楼,连同办公室约有七十余坪使用面积,收藏表演艺术的书籍图片或视听资料。

在质量俱佳的演艺活动之外,甘迺迪中心尙以收藏世界各国为贺其开幕而赠送的精美艺术品著称。它的外墙及大厅舖著由义大利政府捐送,产自卡拉拉(Carrara)的白色细致大理石,悬于音乐厅顶的精美水晶灯是挪威的餽赠,歌剧院的红色与金色大幕是日本的贺仪,大型星状的放射吊灯为奥地利的礼物,艾森豪剧场的红黑色大幕为加拿大所贡献。至于雕塑作品,如甘迺迪总统的头像,是美国柏克斯(Robert Berks)的作品,高七尺,重达三千磅,置于长厅的大理石座上;门前广场的两座铜浮雕为西德(当时德国仍为分裂状态)所赠,是韦伯(Jurgen Weber)的作品,北端的一座标题为『美国』(America),南端浮雕则称做『战争或和平』(War or Peace);东草坪上题为『唐吉诃德』的铜与石雕塑,是帖诺(Aurelio Teno)的作品,西班牙赠送;位于南端回转车道侧的黑色铝制雕塑,是拉米瑞兹(Eduardo Ramirez)的作品,由哥伦比亚所赠送;其他尙有澳大利亚、巴西、比利时、英国等三十九个国家的礼物被保存陈列。

甘迺迪中心在艺术行政方面亦有非凡的表现,尤以艺术义工及艺术教育活动两项最为人所称道。首先来谈规模庞大的艺术义工服务计划──「甘迺迪中心之友」。甘迺迪中心设立义工办公室,以迷你的编组──两位支薪雇员,负责组织义工参与中心的运作,以弥补支薪人力的不足;义工全年的工作量约等于一百万美金的薪水支出,效益良好。其次为教育节目的策画。甘迺迪中心的艺术教育节目不但涵括全国性与地区性的巡回演出计划、广播电视的节目转播,同时举办各种艺术讲座、大师班、硏讨会、演艺节目策画硏讨会、艺术活动的幕后参观活动、音乐资优培育计划等等。在中心全年的行事历里有百余个计划逐项实施,数百场次的教育性演出活动,对于美国国家文化的厚实成长,其贡献与成效令人赞赏。

建筑甘迺迪中心的意念,肇始于美国国父乔治.华盛顿。他在二百年前的开国初期,即倡议兴建国家演艺中心,历经世代迁移,终在艾森豪总统任内逐步实现。一九五五年,艾森豪首先成立一个委员会,负责规划国家级的艺文设施,于一九五八年签署立法,任命国家文化中心(The National Cultural Center)的委员会成员正式将文化中心建设计划付诸实施。在一九六四年甘迺迪总统被刺之后,美国国会为纪念全美民众心中的英雄人物,及表彰他对表演艺术的支持,决议将此施工中的演艺中心以他命名,使其具有总统纪念堂及表演艺术中心双重身份,由联邦政府以直接补助或融资的方式,来协助工程建设经费。完工时的造价为七千八百万美元,其中包含二千三百万由国会拨款,三千四百五十万的民间募款及二千零四十万的联邦政府贷款。

经营理念 上下统合

许多人不明所以,认为甘迺迪中心应该是政府机构,营运经费自然来自联邦政府。其实不然,甘迺迪中心在其前身『国家文化中心』筹设之初,即已设定为『财务独立自主机构』,虽国会的拨款决议推翻了原有规画,补助了建筑经费,但今天的甘迺迪中心仍然维持独立的地位,不但在建筑维护及警卫经费方面要与国家公园管理处共同分担(与其他总统纪念馆是平等待遇),同时它须独力负担节目营运、人事经费、剧场和后台设施的维护及更新费用;联邦政府并未拨款支付其营运开销,而向民间企业及基金的募款活动成为甘迺迪中心的重点工作。

甘迺迪中心的全年总预算约为五千七百万美元(依91/92年度结算),而来自销售门票及纪念品收入所占的比例颇高,约占年度预算的百分之六十五,所余差额约一千八百万则来自民间企业、基金会及个人的捐款。近数年来,将近百分之四的年度预算是来自联邦教育部的补助,但均用于中心与教育部合办的教育活动支出。

现任主席沃芬森(James D. Wolfen-sohn)是位银行金融专家,于一九九〇年三月接任现职。他在纽约卡内基演奏厅主席任内的杰出表现,受到甘迺迪中心董事会赏识,力邀其移驾华府,借重长才。当时,美国正面临数十年来最严重的经济停滞,演艺界普遍在票房收入及捐款筹募两方面出现困窘,甘迺迪中心亦无法避免。沃芬森主席上任后,一方面积极整合领导体系,加强理念贯彻,另一方面调整甘迺迪中心的工作重点,突显节目策画的目标及功能,以新的角度深入开发演艺活动的生命泉源──华府都会社区观众,并以成功的社区服务为后盾,积极向民间企业及政界大老沟通募款,以强化中心的财务状况。

沃芬森主席接任两年多以来,不但甘迺迪中心的工作同仁寄以厚望,国会山庄及白宫行政主管对甘迺迪中心的努力方向亦极度肯定(注2),重量级人物爱德华.甘迺迪参议员等人,便对沃芬森主席及其领导理念深表支持(注3)。由此看来,甘迺迪中心的营运正开始摆脱财务赤字的阴影,逐渐步入光明坦途。

甘迺迪中心临河一侧光洁的大理石墙上,铭记著四则甘迺迪总统有关艺术的讲词,涵蕴著深刻而明晰的理念及期许。其中的一句话是『我期许美国能为举世所尊重,非仅因为强大的国力,更因为我们所拥有足以傲世的精神文明。』或许这话道出了美国历代精英的共同心声,也明确标示了美国艺术政策的致力方向。

 

特约撰述|甘正宇

专栏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注1:据美国建筑师学会(The American Institute of Architects)的正式认定甘迺迪中心的建筑设计为『战后国际现代造形的美国版』(an Americanized ver-sion of postwar international modern style)。

注2:参议员赫特斐德(Hatfield)说,现今正是强化文化中心功能及塑造一个「真正为全国民众服务的文化中心」之契机。我想这也是沃芬森主席努力的方向,当主客观条件成熟时,国会山庄将会全力配合,将财力投注于精致的表演艺术活动中。

注3:甘迺迪参议员说,「毫无疑问的,沃芬森主席重新启动甘迺迪中心的生机,他展现的使命感及高视野将可使文化工作更为杰出与超脱。在深刻体认及掌握甘迺迪中心的国家艺术领导角色及社区责任的同时,他亦善处此独特的地位,发挥卓越的强力领导,确使甘迺迪中心得以达成其显著而重要的角色责任。」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