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羊驼、骆马、骆驼 |
(魏瑛娟 摄)
艺术家的OFF学

羊、羊驼、骆马、骆驼

她笑得很开心,不时羞赧地拿起枝叶草梗遮著脸。我们也很开心,一直对著她的羊驼骆马傻笑。朋友又争论起来,不断翻看手边仅有的资料,试图厘清到底哪只是羊驼哪只是骆马……也许过于吵闹骚动,一只羊驼(或骆马?)突然生起气来,皱著鼻子发出如婴儿般呜咽哭声,然后朝我们喷出口水……

文字|魏瑛娟
摄影|魏瑛娟
第166期 / 2006年10月号

她笑得很开心,不时羞赧地拿起枝叶草梗遮著脸。我们也很开心,一直对著她的羊驼骆马傻笑。朋友又争论起来,不断翻看手边仅有的资料,试图厘清到底哪只是羊驼哪只是骆马……也许过于吵闹骚动,一只羊驼(或骆马?)突然生起气来,皱著鼻子发出如婴儿般呜咽哭声,然后朝我们喷出口水……

(M3-01)

她有些气恼,因为我们在她的牧群里任性游荡。我拿著安地斯山脉动物图文资料一边忙著比认眼前的动物一边和她依依呀呀……那是羊?羊驼?还是骆马?一定不是骆驼,虽然长得真神似啊,骆驼是很大只的,我曾经在叙利亚沙漠骑过……她还是不理睬我,只是盯著我手上的纸页,偶尔冒出一串我听不懂的话语,软软的童音听来气嘟嘟的。发现她咕哝的并非西班牙文……啊,也许是印加方言!又忍不住开始逗她开心,希望她多说些我从未听过的奇妙言语……最后,我们一起分食巧克力阅读动物图鉴,各自唧唧咕咕交换对眼前动物的看法。

(M3-02)

离开秘鲁古城库斯科(Cuzco)进入安地斯高原乡间后,这样令人屏息的景观绵延了数百公里。这是我们遇见的第一群动物,上百只的羊悠闲地吃草,不时咩咩叫著。同伴们尖叫奔下车,几乎是跳进羊群里,足蹈手舞乱嚷著羊、羊驼、骆马、骆驼……。实在是过于渴望见到安地斯山脉最奇幻的动物羊驼和骆马了,即便只是看见羊群也兴奋错乱地瞎喊指名。

(M3-03)

她笑得很开心,不时羞赧地拿起枝叶草梗遮著脸。我们也很开心,一直对著她的羊驼骆马傻笑。朋友又争论起来,不断翻看手边仅有的资料,试图厘清到底哪只是羊驼哪只是骆马……也许过于吵闹骚动,一只羊驼(或骆马?)突然生起气来,皱著鼻子发出如婴儿般呜咽哭声,然后朝我们喷出口水……众人惨叫哄然逃散,乐不可抑。书上说得没错,羊驼骆马个性温驯但脾气拗强,一生气就会朝敌人用力吐口水。而且,真的没有上门牙,可以毫无预警地吐人口水,神准非常……。

 (M3-04)

我们紧盯羊驼骆马养殖场上的图说海报,认真学习牠们之间复杂的亲属关系。原来,牠们都属骆驼(Camelidae)科,骆驼科下分Lama、Vicugna、Camelus三属,然后,再细分八种。地理课本上所教的羊驼(Alpaca)应该是Vicugna的一种……Llama和Guanaco都是Lama(骆马)属……养殖场的解说员戮力地阐明牠们的血脉传承,我们也吃力地从他带著浓厚西班牙文口音的英文说明里试图建立家族配对树状关系,约略是这样:公A配母B产出C,母A配公B产出D,母C配公D产出E,公C配母D产出F……我的生物课著实失败,很快地就在冗长的动物学名和混杂的伦理关系里迷失阵亡。(PS.不要太信任我以上所写,可能错误百出)

(M3-05)

由于经济价值高,羊驼骆马被称为安地斯山的黄金。轻软质佳的上等毛、皮是以前印加王族、祭司的专用,乳、肉营养丰富,也是安地斯山脉主要肉食来源……我们在餐厅外拿著青脆草料轮流喂食,牠吃得很优雅,嚼动的嘴角非笑还笑……餐厅刚端上热腾腾的可爱动物骆马肉料理……据说吃起来有些像牛肉,十分多汁鲜美……吃或不吃,都很两难。

(M3-06)

动物与小孩经常是旅行里最美好的部分,从事旅游摄影的朋友这样叨絮著。对一个旅行者(也是闯入者)来说,他们总是快速而直接地反映出当地人文最幽微隐晦的部分,诚实且毫无保留,当然,也赤裸倒影出旅行者的渴慕和满足。我们是如斯匮乏贫瘠,与造物自然失去了亲密交通……朋友下了这样的结论。

后记:说实话,整理这些毛茸茸动物照片时,我还是无法明确辨认牠们之间的差异……当然,羊和骆驼例外。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魏瑛娟
除了是前卫剧场导演,更是个旅行狂。
这10年来,大约去过的国家约30个,对世界遗产很著迷,旅行的动力是想看世界遗产。
正在规划的行程有:马可波罗的中亚丝路、达尔文的加拉巴哥群岛、美索不达米亚、南极大陆......这些地方多不容易去,还在努力。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