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怡儒 巷弄翻书浪 订制绿洲剧场 |
(陈建仲 摄)
艺活志 Behind Curtain 光影如戏 在家上演 剧场设计师的「家」

黄怡儒 巷弄翻书浪 订制绿洲剧场

黄怡儒小档案

▲英国中央圣马汀艺术暨设计学院叙事空间艺术硕士(MA SCENOGRAPHY)。

▲曾与莎士比亚的妹妹们的剧团、世纪当代舞团、创作社剧团多次合作,二○○一年跨足商业展场设计,目前为「光助大房」设计公司负责人。

▲近年代表作:二○○五年台北国际书展、约翰走路黑牌、绿牌品酒会、LV旗舰店开幕时尚秀等。

卡尔维诺的文学作品《给下一轮太平盛世的备忘录》,以轻、快、准、显、繁讨论未来的文学品质,不过这五个想法也是舞台设计师黄怡儒对室内设计的想像。从LV、Johnnie Walker、诚品、大小剧场,黄怡儒操刀的展演空间不计其数,他擅长用平凡的材料,做出令人惊艳的作品,在有限空间创造无限,在城市都会移植大自然绿意,热爱实验尝鲜的他,相信「不管任何主题的设计,一定要符合原始的想像,就是简单。」

为爱书找一个家

在英国圣马汀攻读叙事空间设计,短短一年间又跑去瑞士学影像、布拉格读歌剧设计,位于通化街的工作室取名为「光助大房」,简单明了说出设计师的好玩个性,以及对光的要求。爱书的黄怡儒当初纯粹只是要替书找一个更宽广的收纳空间,因此工作室的首要设计重点,就是一面很大的书柜。黄怡儒幸运地在绿意盎然的通化街巷弄,找到一间四十四坪的四房老公寓,从里到外,黄怡儒灵活运用光线、色彩,说一则海与森林的爱情故事。

从巷口远远就望见刷上土耳其蓝外墙的工作室,推开同色系、中式雕花的木门,没有人不会被眼前戏剧性十足的「书浪」掳获,整面横贯前后空间,包括房门在内,一路延伸至天花板的木头书柜,被黄怡儒称为是「书的海浪」。与大门对称之处是一个挖空的大拇指竖立造型,设计师笑说:「一进门就看到『赞』的手势,心情会很好。」原木色的书架上依照建筑、室内设计、纯艺术、文学、摄影时尚等分类,穿插黄怡儒旅行世界各地的战利品、趣味公仔等等。

盎然绿意与灯影共舞

从大型家具到水晶灯、抱枕等家饰配件设计,黄怡儒不假他人之手,海浪书架前面点缀两盏大型订制水晶吊灯,一点亮墙面上就有如波光的投影,加上冷气或微风吹拂,光影随之晃动,仿佛舞动的树影。橄榄绿的墙面空间,点缀大量大小型植栽,连荷兰设计师的仿花形黑色花器,上面都放了假石莲,这些是设计师移植绿意的企图,「我一直习惯住在绿意盎然的地方,即使现在工作忙碌,周末也一定会抽空去爬山,因此工作室也特别选在植栽最多的巷口,我喜欢有生命力的氛围。」从小生长在亚热带的台湾,因此对湿度、空气有一定的敏感度,这也是黄怡儒设计中不会放弃的的元素。

原木色的沙发、咖啡桌、工作台,是黄怡儒对实验与自然的追求,取材最便宜的甲板,批土加上保护漆,木材吸收油墨之后因为毛细孔各异,随著岁月自然呈现不同的花纹,他笑说自己是全世界最不龟毛的设计师,「这是生活啊!本来就要有生活的轨迹!」可移动的沙发把手,随手可以变成一张床,体贴加班补眠的同事,沙发上散落的大地色系缇花大抱枕,也是DIY设计制作的成品,空间中最抢眼的还有两张Philippe Starck设计的小矮人座椅,黄怡儒笑著解释,「因为整个空间是模仿大自然,所以森林里有小矮人也是很自然的一回事!」

「就是要玩、要try!」

令人莞尔的顽皮,叫人更加好奇黄怡儒的个人空间。藏在公寓的最深处,海浪型书柜继续延伸到个人工作室,紧接著特别订制的灰色校园置物柜,空间中从天花板垂吊下来的Flores白色造型灯,映照著一整排的榻榻米,因为迷恋质朴的气味,加上又喜欢躺著看书,黄怡儒将榻榻米变成座椅、床与大沙发,榻榻米下方则是一格格的收纳空间,角落的绿色绒布老沙发则是从一个结束营业的老饭店搜刮而来,这个充满怀旧与随性的空间,曾经酝酿过数不清的精采设计。

黄怡儒在圣马汀学到最重的设计概念就是——随便你想做什么。他也一直相信设计不应该有任何规则,「就是要玩、要try,一直投入不断尝试。」任何空间都能慢慢生长出属于自己的格调。

黄怡儒的理想家居TIPS

◎生活下去,慢慢去试。美感是很主观的事情,有些人在日光灯下也很开心,每个人对光的需求差异非常大,只要做到自己喜欢的生活就可以。

 

文字|Olivia 特约采访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