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柏伸 面对大众口味 自然心看待 |
从黑盒子到国家戏剧院,看似天差地远的作品规模,对吕柏伸而言,始终都不曾改变的观念就是:边学边玩。
从黑盒子到国家戏剧院,看似天差地远的作品规模,对吕柏伸而言,始终都不曾改变的观念就是:边学边玩。
焦点专题 Focus

吕柏伸 面对大众口味 自然心看待

在历练多次大剧场的经验后,面对普罗大众的看戏口味,吕柏伸则以自然心看待,「如果有两千个观众喜欢看我的戏,那也没有非要追求到八千个观众。」虽然从小剧场跨足到大剧场,他看待作品的标准绝非以数字作为考量,「台湾的剧场不应该认为从小做到大才叫做成功。」

文字|许哲彬
摄影|张雅雯
第212期 / 2010年08月号

在历练多次大剧场的经验后,面对普罗大众的看戏口味,吕柏伸则以自然心看待,「如果有两千个观众喜欢看我的戏,那也没有非要追求到八千个观众。」虽然从小剧场跨足到大剧场,他看待作品的标准绝非以数字作为考量,「台湾的剧场不应该认为从小做到大才叫做成功。」

从《阉鸡》、《K24》、《Q&A》,还有为台湾豫剧团执导的《约/束》,以及明年初即将重新上演的《木兰少女》,吕柏伸在台湾剧场界中生代导演里,算是大剧场资历较为丰富的一位。从黑盒子到国家戏剧院,看似天差地远的作品规模,对吕柏伸而言,始终都不曾改变的观念就是:边学边玩。

一个从来没听过「兰陵剧坊」的南部小孩,因缘际会北上参加了兰陵第五期剧场人才培训计划,从此一脚踏入剧场界。吕柏伸说:「在接触兰陵之后,我才知道原来有人可以把剧场当作一个行业。」也因此,原本打算到美国念大众传播的吕柏伸,转念去了英国学习戏剧。在英国的那段时间,吕柏伸认为自己收获最多的是思想上的开发,而非导演技巧的锻炼或实务的剧场知识,「当我二○○二年第一次来台大戏剧系兼课时,看到学生会裁缝,又会画施工图,还会挂灯,我很惊讶,因为这些事情我都不会,到现在也是。」吕柏伸笑言,回到台湾之后,他才真正开始学剧场。

导演生涯起步晚边学也边玩

虽然出身「兰陵剧坊」,但相较于其他中生代导演,吕柏伸在台湾剧场界的导演生涯起步甚晚。二○○一年,吕柏伸受当时台南人剧团艺术总监许瑞芳邀请,执导希腊悲剧《安蒂冈妮》,他回忆:「许瑞芳老师当时在剧场里告诉我:『柏伸,今天要和灯光设计做画面。』我心想:做画面?那是什么?」经验的不足并没有让吕柏伸对剧场的兴趣打退堂鼓,相反地,他一面创作也一面持续学习,从中充实剧场实务经验。何志杰、林恒正、刘达伦等几位长期合作的设计者不仅仅是吕柏伸信任的工作伙伴,「某种程度上,他们也是传授我剧场经验的人。」

接任台南人剧团艺术总监一职之后,吕柏伸策划和导演的「西方经典台语翻译演出」及「莎士比亚不插电」系列作品,除了型塑出台南人剧团独特的表演风貌外,也让吕柏伸逐渐受到台湾剧场界的瞩目。二○○八年在国家戏剧院演出的《阉鸡》,更是带领剧团首次走进大剧场,面对新阶段的挑战。吕柏伸以往作品充满实验的「剧场性」(theatricalism),也曾经在古迹亿载金城里导演古希腊喜剧《利西翠妲》,但是,大剧场的「第四面墙」并没有减低他的玩性。「其实大剧场对我来说,跟在小剧场创作并没有太大的差别,我一样可以找到新的元素去玩。像在《阉鸡》里,我和刘达伦几乎把剧院里的Fly(悬吊系统)玩遍了。」吕柏伸说。

面对大剧场也面对有票房压力

然而,不同于两厅院委托制作的《阉鸡》,从《K24》到今年的《Q&A》,身为剧团的经营者之一,吕柏伸必须面对现实的票房压力,以及更大众的市场口味。吕柏伸承认,「这些大剧场的作品,的确选择了比较通俗的题材和热闹一点的表演方式呈现,让更多观众可以接受,这是必然的。」商业剧场因应预算控管和时间压力下的制作行程,也是吕柏伸起初较为不适应的部分。「这些大剧场的制作,可能在开排前就已经确定了舞台、服装,所以我可以花比较少的时间在排练上,但是,相对的,我也少了很多在排练场上和演员互相撞击出新火花的机会。」吕柏伸如此说道。

相较于弹性较差的商业剧场工作方式,吕柏伸仍然钟情于小剧场里的亲密氛围。譬如在《美女与野兽》的创作过程中,他和演员们经历了两个月的工作坊,一起密集地待在台南人剧团的排练场,「玩」出整个戏。他笑言:「在这段时间里,和演员挑战很多事情,看著演员跌倒、沮丧再站起来,也和他们发生许多冲突。但对我来说,这样的剧场比较有趣。」在吕柏伸的心中,理想的剧场似乎像是法国阳光剧团的工作方式,导演和演员是一起紧密地创作,而非在商业剧场里和by case(接案子)的演员「一夜情」般的工作关系。

以自然心看待普罗大众的看戏口味

因此,几出大剧场作品的经验也磨练出吕柏伸迥异于小剧场的工作模式。虽然不排斥,但是面对接踵而来的商业剧场的导戏邀约,吕柏伸提出了他对当下环境的质疑:「我认为剧场界的导演目前看来是有断层的问题。包括我以外,还有其他中生代导演们在这几年不断地被这个市场需求,这问题是可以从中看出来的。」而在历练多次大剧场的经验后,面对普罗大众的看戏口味,吕柏伸则以自然心看待,「如果有两千个观众喜欢看我的戏,那也没有非要追求到八千个观众。」虽然从小剧场跨足到大剧场,他看待作品的标准绝非以数字作为考量,「台湾的剧场不应该认为从小做到大才叫做成功。」吕柏伸颇有感触地说道。

吕柏伸近年来因为《K24》、《Q&A》等作品而没有持续推出「西方经典」和「莎士比亚不插电」系列,新作《迟到一分钟打开门》是他和演员黄怡琳、李劭婕回到亲密的黑盒子一起孕育的作品。访问当下虽然正值排练期间,演出仍有许多未知数,但他丝毫不紧张,「我觉得很好,这些不确定的事情带来的可能性,是在大剧场的制作中不会发生的。」吕柏伸兴奋地说道,不禁令人期待回到小剧场的他又要怎么「玩」剧场!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