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谷史郎亲口解密 《静/止》奇观幕后 |
下坠的表演者
下坠的表演者(Takatani 摄 国家两厅院 提供)
特别企画 Feature 舞台奇观制造者╱《静/止》

高谷史郎亲口解密 《静/止》奇观幕后

舞台上狭长的天幕,如魔术般映出一幅幅令人惊叹的画面:舞台上的演员被投影在萤幕上,仿佛正在下坠;长桌上的杯盘放大呈现,却是难以想像的视角;台上舞者起舞,萤幕上的舞者也起舞,影像与真人间似同步非同步……这些奇妙的图像构成,是怎么办到的?

文字|沈亮慧、Takatani
第297期 / 2017年09月号

舞台上狭长的天幕,如魔术般映出一幅幅令人惊叹的画面:舞台上的演员被投影在萤幕上,仿佛正在下坠;长桌上的杯盘放大呈现,却是难以想像的视角;台上舞者起舞,萤幕上的舞者也起舞,影像与真人间似同步非同步……这些奇妙的图像构成,是怎么办到的?

下坠的表演者

这张照片里的构图是这样完成的──首先,将影像投影在萤幕上,借由水面来反射出倒影,萤幕上的影像为即时影像,也就是将舞台上正在发生的动作同步投影到萤幕上。四张桌子摆在舞台中央,宛如一座桥,餐具在演出开始之前先摆好。舞台后方架了黑色萤幕用来播放影像,影像由位在舞台正上方的摄影机拍摄,用三条钢索将摄影机吊起来,就可以顺利地移动到各个方位,沿著正下方的桌子移动拍摄,表演者看起来就会有如下坠一般。再将电脑绘图组合起来,从舞者的动作、手、身体、腰部拉出轴线,跟影像重叠后,就成为观众所看到的影像。

从后台看到的桌面

这个画面也是使用即时影像,画面中央的摄影机可以配合各种高度移动到各个地方,从桌子正上方拍摄的画面会投影到后方的萤幕。一开始这台摄影机从桌子的上方降下来,从上舞台往下舞台方向移动,将上舞台的深处往前看的画面投影在萤幕上,从观众的视角来看的话,这是绝对看不到的景色。因为我认为所谓的戏剧,即舞台表演,有扮演的成分存在,在舞台上使用的道具、布景,都是从后台登场,在舞台上使用,观众看不到后台。但我不认为如此,表演本身,或是我所使用的表演形式,得以成立的原因是因为真实就在那里,很重要的是有桌子、椅子、有人真实存在于场域,有如装置艺术一样存在的形式,便是我使用这台摄影机的理由,希望观众也能产生共鸣。

时间差中的舞者

这里的影子使用的是即时影像,中途再逐渐置换成事先拍摄好的影像,也就是即时影像跟事先拍摄好的影像并存一段时间,然后再慢慢转换成事先拍好的影像。剪接影像的时候,整体的动作还没有完全确定,只是请舞者先做些有趣的动作拍摄下来,所以那是我配合音乐剪接出来的影像,舞者看过剪接好的影像后,再进行编舞,之后再跟影像整体配合而成。这样的制作方式很有趣,动作是由我这样不会编舞的人来做整体的编排,细微的动作当然交给舞者处理,但由我将所有动作排在时间轴上。这样的表演形式对舞者来说很辛苦,必须要配合时间差,要是出现差错就会变成其他影像,不过有趣之处也在这里,因为人无法全面性地去看整体,看影像的人看影像,对于眼前的舞者就不会太留意,看舞者的人就不会细看影像,也有人觉得有时间差反而更有趣,因此并非一定要达到百分之百的准确。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