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导演暨装置艺术家高谷史郎 动静之间 书写时间 |
高谷史郎
高谷史郎(国家两厅院 提供)
特别企画 Feature 舞台奇观制造者╱《静/止》

日本导演暨装置艺术家高谷史郎 动静之间 书写时间

原本专攻建筑与设计的高谷史郎,因缘际会加入了Dumb Type这个跨领域的表演团体,从此与剧场结下不解之缘。对他而言,剧场设计与装置艺术最大的不同,就是「时间」,而即将访台的作品《静/止》,核心概念就是「时间」,他使用黑色的水覆满地板,「时间跟一整面漂亮的平面成为一体的存在」,透过平静水面上人的活动,让人意识到时间的存在。

文字|沈亮慧、国家两厅院
第297期 / 2017年09月号

原本专攻建筑与设计的高谷史郎,因缘际会加入了Dumb Type这个跨领域的表演团体,从此与剧场结下不解之缘。对他而言,剧场设计与装置艺术最大的不同,就是「时间」,而即将访台的作品《静/止》,核心概念就是「时间」,他使用黑色的水覆满地板,「时间跟一整面漂亮的平面成为一体的存在」,透过平静水面上人的活动,让人意识到时间的存在。

2017舞蹈秋天—高谷史郎《静/止》

10/14~15  14:30   10/15  19: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

INFO  02-33939888

一九八四年的京都,有一群市立艺术大学的学生组成了一个名为「Dumb Type(ダムタイプ)」的小团体,参加的成员来自视觉艺术、建筑、电脑程式设计、音乐、影像、舞蹈各个领域,他们有时候集体创作,有时候各自独立发表作品,开放与包容的行事作风,跨领域及多样化的作品风格,在日本及海外都受到极高的评价,在艺术界占有一席之地。知名团员有已故的艺术家古桥悌二、灯光设计师藤本隆行、艺术家兼导演的高领格、极微电声界的大牌人物池田亮司,还有横跨影像、灯光、图像设计、舞台设计等领域的高谷史郎。

时间,让装置艺术与剧场不一样

生于一九六三年,专攻建筑与设计的高谷史郎,在京都市立艺术大学就读一年级时,应学长之邀加入「Dumb Type」的前身「KARUMA剧团」,当时的他虽然有美术与设计的经验,对於戏剧或表演却完全没有涉猎,对他而言,「所谓的剧场,里面有灯光与音响,可以控制时间与时刻,剧场就像是个大型实验场,Studio一样的地方。」自己制作的小型模型,在剧场里打上灯光后看起来会变成如何?比起电脑绘图,剧场是个可以进行各种实验,可以打造空间的地方。怀著有趣好玩的心情,再加上想试试自己能力所在,高谷史郎加入了剧团。当时的他以为「设计舞台、打造布景跟做装置艺术之间彼此没有太大的不同」,但有了作品的历练之后,他察觉两者之间的不同在于,「表演可以控制时间轴,『从几分几秒到几分几秒为止,请用这样的方式观赏』;装置艺术虽然会决定大约的时间长度,但无法控制时间轴。」

一九九○年开始,高谷史郎开始以个人名义发表作品,最初参加荷兰建筑师Daniel Libeskind的大型都市计划,一九九八年与法国里尔国家交响乐团合作,担任作品Dangerous Visions的影像制作与导演。一九九九年与知名音乐家坂本龙一合作,为其歌剧LIFE制作影像与担任导演,二○○七年应山口县山口媒体艺术中心之邀,再度与坂本龙一共同制作LIFE - fluid, invisible, inaudible...,使用影像的装置艺术作品。

这两支作品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时间轴的差异,歌剧LIFE的影像时间轴配合歌剧演出,朝著一定的方向进行,从观众进场开始到演出结束为止,必须以线性来表示时间,否则演出最后无法收尾。装置艺术作品LIFE - fluid, invisible, inaudible...的时间则是分散的、片断的,高谷史郎最初接到这份工作邀约时,首先担心的是「能否把歌剧LIFE里的所有想法,顺利地透过影像表达出来呢?」他表示,「LIFE计划是廿世纪的总和,廿世纪既是影像的世纪、也是产生很多音乐跟事物的时代,有战争、有革命,是个社会激烈变动的时代。将影像以声音的形式留存下来,不去评判对错,而是呈现出廿世纪的样貌。」高谷史郎将数个透明方格从天花板垂吊下来,薄雾从方格里飘出,观看者或坐或站地抬头往上看,每一个透明方格都有影像,「宛如一个巨大的历史记忆,在雾里出现清楚或模糊的记忆,虽然被拍摄的素材本身非常清楚,但在无法控制的白雾映照之下,如记忆般的东西,有时清楚,有时朦胧,像这样的瞬间一一被看见,这就是作品的意象。」

大自然元素  让他的舞台令人震慑

高谷史郎个人或与他人合作的作品,经常使用大自然的元素,包括水、雾、雨、雪、空气、光线等,这是源自于他对艺术与科学的喜爱,他认为艺术与科学都必须借由观看自然,接受自然给予的影响才能进步,因为大自然的元素对于生命与人类而言,既基本又重要。二○○七年,他获邀参与「北极圈远征计划Cape Farewell」,这次的经验让他对自然与生命有了更深的体悟。这个计划的独特之处在于邀请科学家与艺术家一起搭帆船前往北极,期待科学家与艺术家携手合作后能激发出新的火花。

在这趟旅程中,高谷史郎发现北极的气温不如预期中寒冷,再加上印象中应该覆满冰雪的格陵兰岛,在十月天就开始融雪,让他深切感受到全球暖化正在进行的事实。当时眼所能见的有蓝天,还有灰色与黑色,因此在冰岛上陆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鲜明得近乎刺眼的绿色,让他不禁感叹人类果然还是需要绿色的存在。某天根据气象预报,高达卅至四十公尺的巨浪即将来到格陵兰,只要稍有不测便可能沉船,「只不过是巨浪程度而已,却使我们感觉仿佛漂浮在纸片上的蚂蚁般渺小,不禁对大自然的力量产生畏惧,同时也感受到大自然的伟大。」

为了庆祝东京都现代美术馆开馆廿周年纪念,知名狂言师野村万斋邀请高谷史郎为其执导的《三番叟╱Eclipse日蚀》与《MANSAI波丽露╱转生》担任舞台设计。野村万斋告诉高谷史郎,《三番叟》源自于日本神话中天照大神(即太阳神)躲进岩洞里造成日蚀的典故,为了引出太阳神所跳的舞就是三番叟。高谷史郎在能舞台上方悬挂一大块萤幕,再将投影机悬挂在天花板上,如此一来,萤幕的影子刚好覆盖住能舞台,舞台的周围则有影像显示,营造出日蚀的状态。能舞台也根据演出需要,将右舞台的挂桥移到舞台正后方,打造出非常洗练简洁,充满神圣氛围的舞台。《MANSAI波丽露/转生》则为野村万斋演绎的波丽露配上精采的影像,舞蹈即将结束之际,从舞台后方升起一整片的白色萤幕,舞台整体转为白色,最后配合身穿白衣的野村万斋跃起的时机,全场瞬时灯暗,转黑,结束。这次的演出被称为「仅有一夜的奇迹」。

《静/止》  透过水波「演出」时间

这次来台演出的《静/止》ST/LL为高谷史郎的另一出杰作,作品的核心概念为「时间」,他认为时间是个非常困难的概念,看不到又难以意识到,甚至连时间是否存在都还在讨论。参与制作的众人针对「时间」进行各方面的思考,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完成。讨论过程中,高谷史郎首先连结到的意象是水波,人站在水中,一移动的话就会产生波纹,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控制的部分,但却从这里感觉到时间的存在。“Still”是什么都没有的状态,但借由人的动作,开始产生时间。此外为了打造没有杂物、如镜面般的整片地板,高谷史郎使用黑色的水覆满地板,「时间跟一整面漂亮的平面成为一体的存在」,就是这个作品非常重要的设计概念。

有位日本学者赞赏高谷史郎的优异之处在于,以一个概念为核心,将表演者与其他幕后人员的想法统整后再创造,对每个人提出的想法产生共鸣的同时,以多样形式表现出来。透过作品感受到的情绪逐渐发酵,在心中留下美好余韵,再三吟味,让人不禁开始期待这次的演出。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人物小档案

◎1963年生,毕业于日本京都市立艺术大学(Kyoto City University of Arts)美术学院环境设计学系。

◎1984年,与一票同学们创办现代舞团「蠢蛋一族」(Dumb Type),专责舞团视觉及技术层面的创作开发。1995年「蠢蛋一族」前任艺术总监古桥悌二离世后,继任为该团艺术总监,期间,「蠢蛋一族」的重要创作有:《抑是》OR(1997-1999)、《备忘录》Memorandum(1999-2003)、《航行》Voyage(2002-2009)等。

◎ 个人发表的装置艺术及演出作品有:《冻框》Frost Frames(1998)、《冰核》Ice Core(2005)与《雪晶∕光纤类型》Snow Crystal/fiber optic type(2005)、《时计》、Chrno(2006)、《寂静》Silence(2012)、《气质》Composition(2013)等。

◎ 创作执导的戏剧/舞蹈作品有:《明室》La Chambre Claire(2008)、《色度》CHROMA (2012)、《静╱止》ST/LL(2015)。

◎合作对象包含法国里尔国家交响乐团(Lille National Orchestra)及法国乐团Art Zoyd、作曲家坂本龙一、狂言师野村万斋、烟雾塑形艺术家中谷芙二子、陶艺家乐吉左卫门等。

◎2015年,获日本文部科学省颁发的第65届美术奖(艺术媒体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