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床剧团首登国家剧院魔幻之作 拾起台湾经济奇迹背后「被遗忘的」那群人

河床剧团新作《被遗忘的》以矿坑灾变为创作基底,用其诗意的超现实风格,让当年隐没在地底的矿工劳动情境、心境重现天日。 (张震洲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河床剧团新作《被遗忘的》以台湾矿坑灾变为创作基底,用其诗意的超现实风格,让当年隐没在地底的矿工劳动情境、心境重现天日,导演郭文泰将矿工的生命情境作为当代资本主义社会的隐喻,延伸至全世界的劳动现况思考。

2021秋天艺术节:河床剧团《被遗忘的》

11/6-7  14:30  11/6  19: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

INFO  www.opentix.life/event/1423210602932854792

2021秋天艺术节河床剧团《被遗忘的》以台湾1984年三起矿坑灾变为创作基底,用其诗意的超现实风格,让当年隐没在地底的矿工劳动情境、心境重现天日,导演郭文泰将矿工的生命情境作为当代资本主义社会的隐喻,延伸至全世界的劳动现况思考。

台湾百年的煤矿采集事业曾缔造辉煌的经济奇迹,而全世界的采矿行动亦让过去的工业社会蓬勃发展;然而,在经济发展的路上,成千上万名的矿工因此类高风险的工作而丧失生命。在这之中,资本家是最大的获利者,随著采矿事业的式微,被牺牲的矿工们,他们的面孔与姓名也逐渐为人所遗忘。郭文泰表示,「这个作品并不只在讲矿工的故事,而是透过矿工曾历经的劳动条件回看现今的蓝白领阶级是否也受到同样的压迫?每一个在困苦环境下的劳动者,对於家庭的责任与爱所做出的牺牲。」

《被遗忘的》这个作品便从这些被遗忘的矿工开始,结合影像、舞蹈、音乐、身体艺术及雕塑,自开采煤矿的相关素材意象为创作起点,如安全帽、矿车轨道、采矿台车、坑道、煤块、矿镐(采矿工具)、氧气面罩、煤尘等,在准备演出的过程中,导演与制作团队也去了三至四个不同的矿坑进行田野调查,郭文泰说:「到了瑞芳猴硐矿工文史馆,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们介绍矿坑里面的气氛、那个感觉,工人进到矿坑里,岩层间的煤矿高度仅有30至60公分,他们必须躺著或侧身工作,而下方的温度则高达40度。为了方便工作,一下去就开始脱衣服脱个精光,进到越深的地方就越暗,仅有头灯,要与黑暗共处相当长的时间,若是设备出任何意外,会产生一氧化碳中毒。想像,他们不是下去1次、1天、1年,而是是一辈子、你的人生。」

河床剧团《被遗忘的》筹备长达3年、已於国家戏剧院进行2次试演,集结各领域优秀的创作者,包含作曲家柯智豪、编舞家田孝慈、影像艺术家苏汇宇、灯光设计王天宏等。曾参与试演的观众,如诗人、剧场导演鸿鸿表示:「卡士铁路奇一般绝美的视觉创意,迪米特里一般迷人的魔幻逻辑,但却无言地讲述著台湾最深刻的社会记忆,其中的阶级批判更是引人共鸣。这是一个应该出现在纽约下一波艺术节的作品。」

表演艺术评论台驻站评论人汪俊彦则表示:「长期郭文泰的作品都是在相对小的空间,密闭性让演员及表演和观众间的身体感很强烈。这次看到他在这么大的视觉场域中,仍能有效掌握跟观众的关系,尤其是空间调度、动态线条及颜色,本来担心身体感会不见,但显然导演依然有能力驾驭大剧场的观众视觉,并且大度。郭文泰没有把矿工的问题局限在台湾,反而隐隐拉出一条上溯到欧洲工业现代性的历史状态,批判性地不断重组这么大规模的全球与在地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