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s | 挑戰邊界

乾杯 #2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聊著聊著,我發現他的工作故事十分引人入勝,像是每晚開發專屬於他自己的招牌調酒的實驗過程,或是國際調酒競賽第一階段的筆試內容。儘管要求調酒師精通各種不同類型的酒品知識是很合理的,我卻從沒想過他們會需要參加筆試。聊了幾小時後,我發現自己對調酒藝術的鑑賞能力大幅提升,而我,其實很享受談論調酒。

但更重要的是,我感謝這段經歷提醒了我:跨出舒適圈、遇見新的人和他們的故事,是多麼重要。

就像科學家花大把時間在實驗室做實驗,去酒吧對於藝術家來說是再自然不過的「工作」,這些深夜遊覽是「田野調查」,也是積極「尋找靈感」的工作之一。話雖如此,請別誤以為我是嗜酒成性才書寫乾杯系列的第二篇,或是拿了台灣調酒協會的業配,相反地,我只不過是想分享我在「田野」時學到的寶貴課程。

一次台南之旅改變了我

直到不久前,我到酒吧或餐酒館時,都盡量避免坐在吧檯。坐在一個陌生人對面,還得進行一些尷尬的閒聊,實在令人筋疲力盡。酒精是唯一將我們連繫在一起的東西,而享受飲酒的樂趣並不意味著我也享受談論這件事。然而,我的態度在上次的台南之旅後改變了。當服務生將我帶到吧檯前的位置時,填補我與調酒師之間寂靜空白的艱難任務,也突然來臨。我隨口問及附近有沒有什麼推薦的餐廳,調酒師拿出手機,告訴我一些他喜歡的餐廳名單。他的好品味(這些地方看上去比許多在旅遊指南上名列前茅的觀光餐廳都要好得多),和他樂於分享的態度,都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聊著聊著,我發現他的工作故事十分引人入勝,像是每晚開發專屬於他自己的招牌調酒的實驗過程,或是國際調酒競賽第一階段的筆試內容。儘管要求調酒師精通各種不同類型的酒品知識是很合理的,我卻從沒想過他們會需要參加筆試。聊了幾小時後,我發現自己對調酒藝術的鑑賞能力大幅提升,而我,其實很享受談論調酒。

但更重要的是,我感謝這段經歷提醒了我:跨出舒適圈、遇見新的人和他們的故事,是多麼重要。我想起了一位同事,每當我們一起共進晚餐,我都必須做好心理準備,在接下來3個小時裡聽著他沒完沒了的獨白,而我只能說不到幾分鐘的話。他並不真的希望進行一場對話,他要的是一個能夠一次又一次聆聽他故事的聽眾。

如何維持自己的好奇心?

所有的孩子都經歷過一段不停發問的成長期:「這是什麼?為什麼?」這些永無止盡的問題對家長來說無疑是疲勞轟炸,但卻是我們認知發展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過程……然後,在某個時間點,我們逐漸停止發問,自動填入了自己的答案。我們「學會」愈多,就愈不願意「學習」。

這不是一個多麼深奧的領悟,但卻至關重要。我們該如何維持自己的好奇心?如何持續給自己驚喜?我們多常暫停自己的思緒並且傾聽?乾杯!

(本文出自OPENTIX兩廳院文化生活)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39期 / 2021年05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9期 / 2021年05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