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一) Feature | 解封!? 容「疫」挑战 大未来!/国际现况

上海 解封之后的「疫」想天开vs.「艺」想天开

《五虎上将》中的赵云。 (「王者荣耀」官方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疫情趋缓下,中国的文化和旅游部日前宣布营业性演出场所可以恢复演出,但贩售座位数不能超过最大核载量的30%,对靠市场生存的演出企业来说,相当於演一场赔一场,30%的票房也许连场租都不够。在此状况下,表演艺术圈的各种求生方式纷纷出笼,或与电竞产业合作,在电竞赛事中表演与游戏内容相关的舞蹈,透过直播而名利双收;或如沉浸式戏剧《无眠之夜》特地与电商平台合作,另行制作线上带货直播,拓展潜在的产业价值……

初夏江南,天低吴楚。苏杭一线,映日荷花别样红。乌衣巷、秦淮河,樯声咿呀而灯影依旧;山阴道上,早已是目不暇接。

中国大陆的疫情虽然尚未清零,但日益蓬勃的地摊经济和夜市经济,开始渗透各个城市的动脉和肌理,大街小巷浓郁的烟火气也意味著,中国大陆已进入了「后疫情时代」。

中国文化和旅游部适时地发布了营业性演出场所可以恢复演出,尽管强调开卖座位数不能超过最大核载量的30%。但这一消息对於整个演出产业来说,无疑是一个利多的讯号!

只能卖30%座位  不演等死,演出赔死!

五月底,上海文化广场剧院和上海人民大舞台分别用一档音乐剧集锦音乐会「二○二○年五月廿九日」和中文版音乐剧《魔女宅急便》宣告归来。这也是疫情以来,上海复演的第一场商业售票音乐会和商业售票音乐剧。随后,赖声川的表演工作坊专属营运的「上剧场」也恢复重启。而作为上海乃至长三角文化地标的上海大剧院,则以世界经典舞剧《天鹅湖》揭开了全年复演的序幕。

与此同时,江浙等地的演出场馆也纷纷张灯结彩,恢复营业。

这一系列的热闹景象,的确提振了众多行业人员的信心,甚至让人感受到了疫后「文艺复兴」即将到来的勃勃生机。不过,在一片歌舞声中,也传来了另一种冰冷的声音,知名的民营喜剧团体「开心麻花」总经理在社群媒体上说:「真正靠市场生存的企业,上座率达90%以上的毛利,也不过单场销售额的10%左右,限制上座率不超过30%,相当於演一场赔一场,30%的票房也许连场租都不够。不演等死,演出赔死!我们怎么办?!」

话虽残酷,却一下子道出了演出行业对复工的实质问题。也就是说,当下的30%「文艺复兴」政策,只是在重复以往歌舞升平的故事,并不能真正解决这次肺炎疫情对演出行业带来的冲击和危机;我们真正应该思考的是,面对自然灾难,如何转「危」为「机」,才是后疫情时代的「文艺复兴」对演出产业提出的新命题!一句话,倘若面对今后未知的自然灾难,音乐、戏剧、舞蹈等表演艺术,除了剧院式舞台,还能有什么新玩法?

《五虎上将》舞蹈演出  跨上电竞舞台 

这是一次「疫」想天开,更是一次「艺」想天开。

在传统的行业思维里,艺术和电玩游戏、舞蹈和电子竞技是怎么也走不到一块儿去的。但有心人却注意到,六月在上海电竞中心举办的「王者荣耀」电竞联赛总决赛的中场秀上,却上演了一出惊艳绝伦的中国舞。这出名为《五虎上将》的舞蹈演出,从拥有数亿游戏用户的「王者荣耀」内涵里,提炼出战魂的文化精神,通过「英雄列传式」的舞蹈编排,五个「戏剧式」的形象出现在了上亿观众的萤幕面前,他们陌生又熟悉,赵云执枪、黄忠握弓、关羽提大刀……在雄浑的音乐中,黄沙绿叶萦绕,舞者以手中武器为支点,跳跃飞舞,身型旋转。配以新东方主义舞美视觉的冲击,让参与和观摩赛事的观众,如痴如醉地走进舞蹈所传递出的故事情绪和想像世界。这场视觉盛宴由谭盾作曲,大陆首位国际六项舞蹈大奖获得者黎星编导兼领衔主演,演出当晚,官方直播间持续有数千万人线上观看,而各大平台直播间总人气则高达1.8亿;而巨大的流量和广告商户,也让合作双方名利双收。

透过电竞游戏这种当下年轻人最喜欢、最流行的社交、娱乐方式,我们发现以往主流的传统文化和艺术形式,正在被另一种方式启动。这一次是电竞盛典上的《五虎上将》,那下一次会是什么呢?

《不眠之夜》的沉浸式带货直播给观众带来的完全是一种新奇的体验。 (芮卿 提供)

结合电商平台  《不眠之夜》上演「直播带货」

同样意想不到的是,沉浸式戏剧的经典之作《不眠之夜》则上演了「直播带货」的新玩法。这部作品改编自莎士比亚的名作《麦克白》,在伦敦和纽约成功上演后,被引进到上海进行了全新的创作。故事发生在一九三六年的上海麦金侬酒店内,观众可以在这个空间内自由探索,去发现、收获不一样的内容。

虽然今年的疫情催生了表演艺术的各种线上演出,也催生了线上购物、直播带货的热潮。但《不眠之夜》并非是原封不动地搬到线上进行直播,而是和知名电商淘宝天猫合作,将沉浸式演出的线上直播打造成为一种新产品。为此,制作团队在原剧的基础上创作了一条全新的故事线,再现了旧日老上海曼德雷酒吧转让前夕的狂欢派对,带观众探索了一场不为人知的「《不眠之夜》前传」。直播中,幽暗的灯光,各种文艺氛围的画面和歌曲,让观众看到的是两位嘉宾主播轻声细语地穿行在两条故事桥段线中,引领观众进入到《不眠之夜》的不同场景,打开了一个个「宝盒」,发现了一个个神秘物品……

显然,这样的沉浸式带货直播演出给观众带来的完全是一种新奇的体验,和其他电商直播粗暴叫卖的氛围相比,简直可以说是一种颠覆性的美学享受。因此它带来的业绩也是傲人的,据统计,整场直播全时段线上观看人数超过百万;互动数量达到三百八十四万,社群媒体的话题讨论近两亿。如此巨大的关注度和传播力,及直播所带来的经济收益,无疑让《不眠之夜》和演出行业发现了更多可能性。《不眠之夜》中文版出品人、上海文广演艺集团总裁马晨骋表示,这场直播为线下艺术的变现、表演艺术拓展潜在的产业价值提供了新的可能,甚至可能为中国戏剧行业带来崭新的商业模型。

真人秀《致无名之辈》  为戏剧人找生存之路

值得关注的还有当红影视剧明星黄磊的举动,他曾经和赖声川等一起创办了乌镇戏剧节,此次他将在网路综艺和戏剧之间搭起桥梁,推出戏剧真人秀《致无名之辈》。按照黄磊的规划,这是一场戏剧人挑战极限生存的真人秀,他将担任节目发起人,号召八位明星朋友,各自推荐一位自己喜爱的戏剧演员。这八位被推荐的「无名演员」将会来到乌镇一处老剧场,在这里的一个月,他们将进行排练、公演。明星推荐人将以不同方式进行资源加持。最后一次的巅峰盛典公演,结合乌镇戏剧节,由来自全国各地明星大咖们最终评选出一位顶级的戏剧人,为他打造专属戏剧厂牌,其中包括乌镇大剧院一年的使用权和戏剧顶级资源支持。

以黄磊在业界的知名度和人脉,这个专案能得到广告商和合作客户的青睐,应该不是一件难事。不管这个节目为疫情后的戏剧人能否找到一条生存出路,它至少为表演艺术在探寻一种新的玩法,提供了新的探索。

此外,在上海还出现了一些新的演艺空间:相爷府茶楼里的相声、育音堂live house的独立乐队演出、思南公馆(会所)的「思南夜派对」,地摊经济的街头艺人等等。

从表层上来看,《五虎上将》的玩法是在跨界,《无眠之夜》是在带货,《无名之辈》是在做秀;但在深层上却说明,固有的演出市场早已饱和,在疫情的倒逼下,表演艺术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它必须开拓和寻找新的演艺空间,才能给自己找到生存的机会和成长的出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不仅适合自然生物,在这里,也适合艺术!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1期 / 2020年07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1期 / 2020年07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