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三) Feature | 没有戏的日子,他们开外挂!!!

嚎哮吧~~匿名者的「疫」外之旅 嚎哮排演与「油土伯」的不解之缘

嚎哮排演的《匿名者》系列影片在疫情期间引起广大讨论。 (截自嚎哮排演YT频道)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其实「嚎哮排演」的「油土伯」生涯并非疫情下才开始,当初起意拍片,主要是为了填补手上没有案子时的空窗期。没想到5月疫情升温时,他们的《匿名者》系列影片切合时事发挥,竟让点阅率一口气暴涨十几万,也让更多非剧场同温层的观众认识他们。对自己的创作定位是「不分创作媒介说故事」,他们也相信表演没有界线,从舞台到影像都可以发挥自己的喜剧长才。

OPENTIX Live X 嚎哮排演《茱罗记公演》

预录播出:8/26  19:30

直播演出:8/27  19:30

https://www.opentix.life/event/1427186291364282373

 

嚎哮嘉年华 三戏连演

《凶宅III:终菊之战》

11/12~14

《全家都去你家》

11/19~21

《哑侍改了一改再改》

11/25~28

台北 水源剧场

由黄建豪、萧东意、王健任所组成「嚎哮排演」,并非在防疫期间才开始拍摄YouTube影片(以下简称YT),然而真正在网路上引起轩然大波,则确实肇因於今年5月萧东意上传新一波的《匿名者》系列影片,新增了如〈把口罩给我戴起来!〉、〈端午不返乡,来学点英文吧!〉,使点阅率一口气暴涨十几万。将过去可能限缩在剧场同温层的观看人数,一口气扩散至社会各个角落,该片甚至登上报章版面,引起广大讨论。

嚎哮排演以喜剧见长,对於自己的创作定位是「不分创作媒介说故事」,因此不限剧场到影像,他们相信好的戏剧元素放诸四海皆准,长年以来不止活跃於舞台,於2018年参与影展,亦获得瞩目。虽然如此,踏入YT,黄建豪承认当时大伙难免觉得难登大雅之堂。

科班表演者的YT初体验

回想拍摄YT的起源,其实是为了填补手上没有案子时的空窗期。

「希望不要让自己闲下来吧。」萧东意说:「就算做这件事情没有钱,也可以当作宣传管道,毕竟现在网路影片这么多,我们想说也可以试试看,跨界丢个脸好像也没什么?」黄建豪附和:「对啊,刚开始多多少少觉得很丢脸啦,学了表演那么久,还要出去抛头露面的。」台湾的YT对当时的他们来说,较像是一群人为了寻找话题而不断产出的作品,少有正面的讨论,因此曾经踌躇再三是否真要做这件事。

「是后来有一次我看到一个欧美的YT作品,点进去了解才发现他们也是一个剧团,他们票甚至卖到了半年、一年后了,我们才觉得,既然有这么多观众喜欢,我们为什么要去否定?就硬著头皮、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做了。」黄建豪说。

因为如此,嚎哮排演可说是早非常多年就将触角伸向网路影片的团队,使他们在疫情期间能够不断推陈出新,尝试更多如直播聊天、漫画主题分享……展现多种可能,让自身能量不因三级警戒而放松。

黄建豪 (嚎哮排演 提供)

暑假放太久,开学前的阵痛期

虽然如此,这段时间也真够松了。

嚎哮排演和多数人一样,警戒期间使大伙的工作一口气停摆。王健任表示一开始也会心急,第一时间努力寻找哪里还有资源可以申请,有什么是不必群聚也能够推动的计画?「不过这种事情久了以后,会发现等待的时间仍属多数,且大多都是在做一些纸本工作,不必出门、在家里可以处理掉的。所以如果忽然要出去面对人、或者开启排练、跳到另一个工作方式,就突然会觉得很累。」

萧东意有感,说焦虑的感觉大多浓聚在前期,到了后期渐渐开始享受待在家无所事事的恣意时光,「像我前几天出门,为了11月的演出排练,就觉得:哇,好累喔。」他说这种感觉就像是放暑假的学生,忽然之间发现要开学一样,整个心神都还没有收回。

即便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还是会感到疲倦吗?黄建豪说当然啊,「其实我们就跟上班族一样,表演没有特别高贵或者神圣,我们同样都在面对问题、都是在动脑,只是我们的称谓叫做『演员』,但平心而论都一样辛苦。」

「特别是久久没排练,然后还遇到一个很资深的对手演员的时候。」萧东意说。王健任接著说:「排练好玩是好玩,但是痛苦的时间还是说多很多……。」

语毕,三人大笑。虽然好玩,不过真的好累啊;虽然累成这样,不过还是好快乐啊。

王健任 (嚎哮排演 提供)

迎接10周年「开学日」

回到「赋闲」在家所产出的《匿名者》系列,萧东意说里头的笑料哏都是非常「速食」的,想到什么就拍,「顶多就是执行的过程很累而已,因为我家没冷气,很热,如果一个cut没拍好就又要重来一遍……但这些都还好啦,相对於剧场,这工作还是轻松很多很多。自己拍片以后就能理解,YT筹备过程这么快速,观众接受到的反应也会是很速食的,看过就忘。我们真正的主力还是会放在剧场上,影像作品的目标,也是在於充满巧思剧情的短片。」

「暑假」就快结束了,嚎哮排演此刻正在为年底的演出做筹备,那是他们成军10周年的纪念之作,连续3周3档演出,严选10年来对他们别具意义、且观众回响热烈的作品。此刻只能祈佑疫情日日往好的方向开展,让演出顺利进行。

那么,不如邀请团员分享一下重启排练后的想法?

黄建豪说:「其实就算没有疫情,不管什么时候,排练都很痛苦。」

王健任同意:「光是出门就累了。」

「突然间要排练真的……」萧东意说。

啊,他们的慵懒的埋怨,是如此真诚却带著一种莫名的兴奋——眼前彷佛一群始终不肯把衣服扎好的高中生,甩著他们的书包,一连疲倦的模样,却比谁都冲得还快,奔往学校的方向——年底11月的演出,Coming Soon!

萧东意 (嚎哮排演 提供)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8/17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40期 / 2021年07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40期 / 2021年07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