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灾降临 岂止是停演了得? |
刘冠详《弃者》原本设计简晶滢、邱怡文两位舞者分别各演出两场,受台风影响,观众也因次错失欣赏邱怡文跳舞的机会。图为邱怡文为《弃者》拍的
刘冠详《弃者》原本设计简晶滢、邱怡文两位舞者分别各演出两场,受台风影响,观众也因次错失欣赏邱怡文跳舞的机会。图为邱怡文为《弃者》拍的(陈艺堂 摄 云门剧场 提供)
专题 台风过后……

天灾降临 岂止是停演了得?

对台湾人来说,台风的光临是家常便饭,有人期待天降台风假,但对演出团体来说,一次台风可能就毁了大半年筹备的演出,停演难以重演,还须让观众退票,之前的付出、票房的收入付诸流水,对财务多半艰困的表演团队,可说是不可承受之重。如何让损失减轻,对身处台风热区的艺术工作者,不可不存防患之心……

by 魏君颖、陈艺堂 | 2017-10-01
第298期 /2017年10月号

对台湾人来说,台风的光临是家常便饭,有人期待天降台风假,但对演出团体来说,一次台风可能就毁了大半年筹备的演出,停演难以重演,还须让观众退票,之前的付出、票房的收入付诸流水,对财务多半艰困的表演团队,可说是不可承受之重。如何让损失减轻,对身处台风热区的艺术工作者,不可不存防患之心……

生活在台湾,台风已成了年年来访的常态。随著气候变迁,台风也不再是七八月「期间限定」的季节产品,早从五月,晚至十一月,长达半年的时间,台湾都有可能遭受台风侵袭。尽管气象预测科技进步,面对台风预报却也不见得百分之百准确,各县市首长究竟是宣布停班停课,还是照常上班上课,每回台风过境,也难免有几次预测失准,无论是让学童冒著风雨上下学,或是无风无雨却让上班族「捡到一天假」,总没有令人满意的决定。停班停课与否、停多久?都让各行各业动见观瞻。

随著台风假视为「防灾假」的观念逐渐被大众接受,台风天不叫外送、百货公司、电影院也未必不畏风雨地开门,而演出活动也往往随著停班而取消、延期。台风带来农业灾损,打乱交通,对于表演活动来说,每档节目都是经历数月甚至数年辛苦规划、联络的成果,正如农民在作物采收前遇上天灾的无奈,演出团体面临经年数月排练,却因台风被迫取消,辛苦谁人知。

停演未必能再演  经年筹备化流水

今年七月底,尼莎台风袭台,以两厅院售票系统发布的异动公告看来,台风过境的周末,全台至少有廿多档艺文活动受到影响。原订在台中国家歌剧院加演作品《男言之隐》的故事工厂,必须取消两场已经完售的演出。剧团表示损失惨重,先前投入的成本无法回收。除了财务上可能的损失及增加的成本,最令人惋惜的,莫过于花上长时间接洽、筹办的节目因此取消,或是历经发想、反复排练,好不容易演出的新作,面临取消或是减少演出场次的命运。同受「尼莎」影响,云门剧场依新北市发布的停班停课公告,取消刘冠详编舞的新作品《弃者》周六晚间与周日下午的演出,制作单位原本设计简晶滢、邱怡文两位舞者分别各演出两场,受台风影响,观众却也因此错失欣赏邱怡文跳舞的机会。

除了台风等天灾,八月份的全台大停电,突如其来的分区限电,也让人措手不及。当不可抗力的意外因素让节目取消、中断,演出单位和场馆如何迅速做出反应,进行后续安排?在什么时间点决定演不演?考量哪些因素?如何通知观众?停演之后是否能改期演出?当中牵涉到的不只是场地档期,还包括演出者、技术等众多人力调度,更别提因此损失的票房收入,以及因为处理所增加的相关费用。

天灾和种种「不可抗力因素」可能打乱原有的演出脚步,无论是相关准备如道具运送、演出者交通,甚至是户外演出搭台等等,都可能影响最后演出呈现。台北表演艺术中心亦在八月底举办相关活动,邀请云门舞集及台北艺术节等单位分享经验。如果剧场从业人员都有可能遇上天灾,我们能从经验丰富的演出单位和场馆中学到什么?

保险能否减风险?  政府能够帮什么?

如果不测风云和旦夕祸福都是经营表演艺术的必然,面对节目取消随之而来的财务压力,相关保险商品是否能够符合需求、分散主办单位的财务风险?以商业剧场发达的英国为例,已有专为表演艺术团队服务的保险公司,如Integro公司旗下的UK Theatre Insurance,以及Hencilla公司为中小型剧团服务、量身订做的Showtime保单,包括针对设备的物品保险、节目取消、巡演及公共责任险等。历经尼莎台风之后,存在已久的商业保险「节目中断险」,再次成为相关从业人员的关注焦点。只是对于经费有限的国内表演团体而言,保费是否能够负担,以及保障是否能符合需求,仍是投保前需要仔细思考的问题。相对于农业损失有农委会与业者共同推动的农产作保险,面对风灾对表演艺术所带来的冲击,又有什么,是政府能做的?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