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安全为要 盼达成「三赢」局面 |
李惠美表示,站在两厅院的立场,希望尽量帮艺术家,也希望艺术家体谅场馆的责任还包括员工与观众的安全。
李惠美表示,站在两厅院的立场,希望尽量帮艺术家,也希望艺术家体谅场馆的责任还包括员工与观众的安全。(许斌 摄)
艺活志 Behind Curtain 台风过后……

人员安全为要 盼达成「三赢」局面

演出场馆、策展单位如是说

台风停演,不只是团队的痛,对表演场馆与策展单位来说,也是相当难以处理的棘手情境。没有人愿意看到团队的心血创作无法呈现,但场馆必须考量的是艺术家、场馆员工与观众的人身安全,考虑层面更为复杂,而宣布停演时,也必须想办法达成「好作品可以如期演出,观众看到演出,剧场保有票房收入」的三赢局面。

文字|魏君颖
摄影|许斌
第298期 / 2017年10月号

台风停演,不只是团队的痛,对表演场馆与策展单位来说,也是相当难以处理的棘手情境。没有人愿意看到团队的心血创作无法呈现,但场馆必须考量的是艺术家、场馆员工与观众的人身安全,考虑层面更为复杂,而宣布停演时,也必须想办法达成「好作品可以如期演出,观众看到演出,剧场保有票房收入」的三赢局面。

身为国内最富经验的演出场馆,国家两厅院艺术总监李惠美直言,因台风取消演出「是团队的痛」。主办节目丰富的两厅院,亦能了解每一场演出都是团队经年酝酿的成果,一定非常希望能演出。如果政府宣布停班停课,当然直接停演是最单纯的做法,但相关的损失怎么办?在两厅院的音乐演出,取消或许还有机会找空档期改期演出,戏剧舞蹈节目必须考虑装台、拆台的时间,不易找到空档期,若再卡到外籍艺术家的巡演行程,这次演出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李惠美表示,站在两厅院的立场,希望尽量帮艺术家,也希望艺术家体谅场馆的责任还包括员工与观众的安全,所须考虑层面又更复杂。

考量人员安全为先  建立应变机制

面对台风来袭,是否照常演出,首先场馆必须考量的是艺术家和场馆员工都必须从居住地出发至剧场,必须确保人员安全;再者,即便艺术家愿意上台演出,前后台的人力都必须到位,不只是验票领位的人员,甚至包括清洁和保全人员都到位,才能确保演出的品质。依据现行的天然灾害停班停课的相关法规,如果工作所在地经辖区首长依「天然灾害停止办公及上课作业办法」宣布停班停课,法律上工作人员可以拒绝出勤。假如在台北市已经宣布停班停课的状况下,两厅院决定照常演出,那么馆方必须预留时间联络、寻找可到班的工作人员,在内部机动的救灾部队协助下,人力可能无法不如平日充足,就连周边驻店,即便能够营业,也可能有供应品项受限的问题,服务可能打折扣。台风年年来,两厅院也已经建立了分工的机制,建筑物防灾经验丰富,确保场馆硬体不会因此受损。每年遇到的状况和应变方式可能不尽相同,虽然已有通则,仍必须看个别的状况做调整。行之有年的「节目紧急停演处理要点」,和内部面对天然灾害的的紧急应变及分工办法,也是因应不同状况下,逐渐编修的结果。

相较之下较为「年轻」的云门剧场,营运三年以来,已经遇到五次台风。身兼演出团队,具有多年来国内外巡演及户外大型公演经验,云门对于天候的应变已是身经百战。例如云门国际事务资深经理王淑贞提到,二○一四年曾在美加巡演《流浪者之歌》时遇上暴风雪,造成道具运送延误,连带地影响演出服装,一边紧急中在当地寻找布料,进行染布、裁剪,制作另一套服装应急;一边则是抢在演出前奔往车程六小时外的火车站拿服装箱,最后赶在演出前十五分钟抵达剧场,让舞者得以换上原本的服装上台。

云门文化艺术基金会执行总监叶芠芠也表示,面对天灾,在安全第一的大前提下,再思考如何做到三赢:好作品可以如期演出,观众看到演出,剧场保有票房收入。

同样在场馆的风险管理上,云门剧场除了每年例行消防、逃生演练,面对风灾也跟两厅院同样建立了一套应变机制。如有台风警报,则内部的紧急联络网便会启动,尤其在需要对外发布公告的情况下,确保网路畅通也是相当重要。位处淡水的云门剧场,若新北市宣布停班停课,则节目停演;以此原则,七月底的《弃者》演出取消了周六晚场及周日午场的演出,然而周日的淡水无风无雨,因此错失演出机会,令人相当扼腕。

何时决定停演?  考量因素众多

几乎年年遇上台风的台北艺术节执行总监刘丽婷,也认为台风来袭逐渐成为常态。台北艺术节、艺穗节、儿童艺术节三节均落在台风可能来袭的季节,若遇上停班停课,基本上都会停演。刘丽婷认为面对不同状况,很难说有SOP(标准作业程序),但是知道如何防范、在什么时间点做决定,便会让事情比较顺畅。因此,台北艺术节团队会在得知有台风生成时,便开始沙盘推演,在处理的原则和可能性上有很多的讨论。在台风来之前,行政团队便会模拟很多的可能性,在陆上台风警报发布时,公告相关处理原则,以及退票办法。停课公告一出,确定演出取消的通报系统、后续的公告等程序就会开始运作。

随著停班停课公告而取消演出,当然是对人员安全而言最稳当的决定,但背后的损失该怎么办?云门剧场经历这次《弃者》停演的状况后,叶芠芠表示有个研拟中、尚未实施的新想法:将决定是否停演的时间点订在表订开演前六小时,而非全然依循地方政府的全天停班停课公告、在前一日或当日清晨就宣布节目取消。如此一来,对于台风动态的掌握也可更接近演出时的实际状况。

对于场馆而言,停演与否,还须考量的另一个因素是观众。除了票务之外,讨论节目是否照常演出时,场馆亦须考量许多服务层面的问题。例如若可上班的工作人员不足,现场的服务必须打折,观众是否能够接受?包括驻店能否提供餐饮服务,都是场地管理者在营业前需要确认的事情。此外,观众到剧场的交通是否正常运作,不受影响?以云门剧场为例,从捷运站到剧场的接驳车是否照常运作,关乎观众是否能顺利安全抵达。叶芠芠表示,如果照常演出,节目可能也会做些调整,例如增加迟到观众进场的机会、取消或缩短演出座谈时间;也可能会提早开放大厅区域,让观众可以先躲雨等等。换言之,面对台风时的演出,场馆需要因应的相关观众服务细节,并非仅限于开演与谢幕之间。

设法通知观众讯息  尽可能让观众看到演出

随著沟通模式的改变,现今不少场馆和演出单位皆会在网站、社群媒体上公告节目异动讯息,或是利用预录电话语音录音系统,让观众可以查询节目是否异动,售票系统上也可以寄信通知。负责台北艺术节、艺穗节及儿童艺术节三节的行政总监刘丽婷表示,若是个资法允许,让主办单位透过简讯通知观众,直接将节目异动状况通知到手机上,是比较直接的做法。但尽管如此,就算做再多的通知,还是会有联络不到的观众。如儿艺节仍有现金购票的观众,并未在售票系统留下资料,仍可能因为不知道演出取消讯息而白跑一趟。

若因台风停班停课,无论演出取消或是照常进行,都会产生额外的票务作业。就两厅院而言,即便节目照常演出,也多半会协调主办单位,看是否能让不克前来的观众全额退票。不过,即使可以退票,对于期待看到节目的观众来说,无法看到实际演出,仍是最大的损失。以《弃者》为例,云门剧场发布演出因台风取消的公告时,同时提供退票之外的选项——受影响的观众可以换票,观赏前两场确定演出、亦未满座的场次。此次虽然只换了廿张票,却不失为一种弹性应变的方法。然而若遇上满座的演出,就未必能如法炮制。二○一五年台北艺术节的《蜕变 人形机器人版》由坎城影后伊莲.雅各担纲演出,在售票之初,场次便秒杀完售,却遇上苏迪勒台风捣乱被迫取消部分场次,幸而在协调之下,确认场地无虞、机器人也没有损伤后,艺术家愿意一日演出三场,让被取消场次的观众有机会看到节目。对于演员,及机器人来说,都是项大挑战。

户外演出重视舞台安全  保持冷静、继续行动

遇上天候状况影响演出,室内节目可能还有些转圜调度的空间,对于户外演出,考量的因素又更多。户外演出的舞台必须花上好几天搭设,遇上风强雨大的天气,因牵涉到成本与费用问题,更必须想好停工的时间点,例如避免装台的人力成本都花下去了,最后还是得拆;或是搭设工程必须暂停,避免强风对舞台结构造成损伤。自一九九五年起开始做户外演出的云门舞集,面对天候影响经验丰富,亦能应变各种状况。决定是否停演的评估因素包括气象局的台风警报、人事行政局的停班停课通知、技术人员对舞台的安全评估、艺术总监对舞码安排及舞者演出的安全评估,加上主办、合办单位的意见,和现场实际风雨和交通状况综合评估,当中又以舞台的安全评估最为重要。例如二○一三年苏力台风来势汹汹,考量之下,最后决定拆舞台并取消演出。

云门舞集演出经理陈若兰分享,二○○三年原订户外演出《薪传》,遇上天候不佳,又恰好舞者带了服装,最后决定将舞码从《薪传》改为《水月》,「反正舞台上本来就有水!」。尽管户外演出会拟好有雨天备案,云门团队的信念仍是「不轻易让演出不发生」,因此会想办法让演出继续完成。面对各种天气变化,陈若兰说:户外演出没有SOP,如果说有,就是保持冷静,继续行动(Keep Calm and Move On)。她也表示,虽然不知道老天爷要开什么样的玩笑,但准备好了就有一半的胜算。

叶芠芠也提醒,演出团队在进场时,就要和馆方讨论停演的机制是什么,确保场馆跟团队相互都有了解,有基本原则跟共识,遇上台风,才有空出时间面对当下更重要的事情。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