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三) Feature | 没有戏的日子,他们开外挂!!!

拚搏!!在虚拟的野台 「没有野台戏的戏班」的生存之道

布袋戏班把这段时期视为「充电期」,持续精进手上技艺。 (长义阁掌中剧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在三级警戒下、无法作戏的日子里,传统戏曲团队是如何探索生存之路,或找到另一个表演舞台?他们或在困境中持续充电,或跟上数位潮流,将YouTube频道转换成线上舞台,或透过Podcast频道与戏迷分享,甚至借用「堂会戏」概念,在频道中提供「打赏」机制,让演员增加额外收入也与粉丝互动……沉潜中发展新技能,等待回归野台的那一日到来——

长义阁掌中剧团《烈火玫瑰鸳鸯梦》

9/12  嘉义市政府文化局音乐厅

 

台湾的Covid-19疫情於5月升温,5月19日全国进入三级警戒,确诊数字曾一度飙升至五、六百例,而死亡案例也居高不下;不过,也在各方努力下逐渐稳定,近期确诊数字降至二位数,终於在69天后的7月27日,将警戒降至二级。疫情紧绷、人心惶惶的过程里,不可避免地造成百业萧条;对於以「民戏」(注1作为经济支持的传统戏曲团队,面对的不只是剧院关闭、演出停演,更因宗教活动禁止、庙宇暂停开放等防疫措施,断了重要命脉,甚至有后场乐师必须转往工地工作,赚取收入。

从「不能演戏」到微解封、二级警戒后「略有松绑却有限制的演戏」,这些暂时缺少野台的戏班有什么生存策略?能否找到另一个让自己活下去、或继续表演的舞台?

在困境里持续充电

台湾中大型传统戏曲团队(以歌仔戏、布袋戏为例)主要有三块营运项目,分别是民戏、艺文场公演、教学,部分剧团也会参与电视录影、布景制作等,而这些都在三级警戒下全数停摆。长义阁掌中剧团制作人黄锦章表示,农历5月至7月的民戏取消60余场,而剧团过往会於此段时期投注在公演、夏令营等活动,由於无法转为线上,加总后初估损失超过百万。

拥有正职员工而仍须维持固定开销的长义阁,在警戒升级、演出取消的挣扎里,团长凌名良秉持「剧团是一家人」的信念,认为如果此时让所有人离开剧团,过去投资的一切也会付诸流水。於是,透过贷款、纾困等项目所挹注的预备金精算,维持剧团营运、团员工作的动能,咬牙翻转疫情。在去年疫情所造成的停摆里,长义阁曾透过影像作品,以「戏饭」之名,同时行销溪口在地稻米与剧团,今年除延续前述计画外,继续精修影片拍摄与剪辑技术,6月开始将年初公演《掌中家书.朱一贵》化作Kuso短片,宣导防疫;更将这段时期视为「充电期」,包含对过去创作继续精修、活戏与后场音乐的内部集训,同时参与地方社造团体「台湾田野学校」的线上课程,试图结合所长,在摆脱困境后能发挥剧团的「社会责任」,积极面对疫情带来的消极。

戏演的日子,戏班一样进行后场音乐的内部集训。 (长义阁掌中剧团 提供)

线上,成为另一种野台

疫情所造成的冲击,确实让戏班措手不及,而中南部冲击来得相对晚,演与不演也在不确定性里摆荡,这可在民戏大团春美歌剧团、明华园天字戏剧团、秀琴歌剧团等剧团脸书上观察到。不过,冲州撞府的他们应变能力是不容小觑的,很快在网路上找到属於他们的另一种野台。

除在防疫限制下维持练习动能,或是运用线上软体开发排练方法外,也搭上「网路播映」的热潮,除参与政府策划的「艺Fun剧场—精采上线」、「唱响打狗城」,也积极运作剧团YouTube频道,让观众在家能接收到同样质量的作品。「线上讲座」同样带给观众不同体验方式,如明华园当家小旦郑雅升、明华园日字团小旦陈昭薇都运用科技拉近距离。除了比较严肃的线上活动外,戏曲演员也擅用网路直播功能,展开有别於见面会、签名会的线上互动,特别是明华园天字戏剧团陈昭香、吴奕萱,春美歌剧团郭春美、孙凯琳,两对天王小生级母女都让现场魅力穿透萤幕,带给粉丝抵御疫情的满满能量。孙凯琳更在疫情期间,用电绘开启全新技能,替宠物、家人与自己绘制,也开放粉丝委托;在脸书的字里行间里,充满著对绘图的兴趣,以及妈妈春美的几句调侃,化作另种激励。

此外,开设Podcast频道也成为戏曲人开发的外挂技能之一。义兴阁掌中剧团的主演王凯生算是「超前部署」,在3月底创立第一个专属於布袋戏的Podcast频道「布袋戏,讲予恁听」,并在艺术家专访外,於近期再推出布袋戏一人主演台语读剧《重头开始》,充实频道内容。另一个引起骚动的戏曲频道,是戏曲编导刘建帼在演出延期排练取消后,与歌仔戏小生李佩颖合作「戏曲好聊人」,7月初上传的Ep00便分享了野台戏的疯狂粉丝经验,似乎正显现了「野台」是这群戏曲人的重要起点。

比较特殊的是明华园天字团当家小旦孙诗雯借用明清之际的「堂会戏」(注2概念,推出《歌仔戏堂会》直播演出,将「堂会」打造在个人粉丝专页「雯?起舞—孙诗雯」,并提供「打赏」机制,就如贴在外台布景的赏金,让戏曲演员能有额外收入与观众支持,来渡过疫情。虽说堂会与野台不同,但正体现网路平台的多元转换,跨越空间限制。

春美歌剧团郭春美、孙凯琳这对天王小生级母女,都透过直播让现场魅力穿透萤幕,带给粉丝抵御疫情的满满能量。 (截自孙凯琳脸书,春美歌剧团同意刊登)

期待真正解封的日子

从微解封到二级警戒,疫情趋缓下的限制开始松绑,而民戏在「空旷处」、「演员阴性证明」等防疫条件下得以再次启幕。相较於艺文场演出,民戏回复速度快上许多。但黄锦章也说了他的忧虑,由於其他宗教相关活动,如流水席等,目前仍是禁止,便会缺乏信众的香油钱挹注,庙方是否有意愿邀请民戏演出,其实是个问题。

不过,在二级警戒的第一天,高雄便迎来第一场民戏演出,在文化局的协助与支援下完成防疫准备,小倩歌仔戏团到了仁武湾内代天府为池府王爷祝寿。野台,似乎再次回来了!但,何时才会真正解封,让野台回到疫情前的机制?或者,回不去了,我们终究得面对「后疫情时代」的作法?至少此时,「现实野台」与「虚拟野台」会同时存在。

注:

1.     又称「野台戏」、「外台戏」。多在民间寺庙的酬神庆典中进行,庙方为出资方,邀请歌仔戏、布袋戏等剧团演出,具有宗教祭仪的功能性。

2.     时兴於明末至清代,指的是由个人出资,邀集演员於特殊节日在私宅、会馆、戏园等处作专场演出。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8/17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40期 / 2021年07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40期 / 2021年07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