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编辑的话 Editorial

晚安,还有再见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晚安,是兼具开场与结尾的问候语,虽然我们现在较常用它来结束这一天,似乎说完就要阖上眼睛。再见,用来道别,也带著「下次相见」的语意,有种对这次遇见、就将离别的不舍。

这一年,晚安。但可能不一定适合用「再见」。

上半年的肺炎疫情,彷佛世界都为此停摆,让人怀疑末日将至。疾病祸延的不只是身体健康,更撼动经济、政治、乃至於艺文产业——艺术家染疫、场馆关闭、艺术节停办……我们绷紧神经,每个月的编辑会议从「看著专题成为芭乐票」、「盯著编辑表格发呆」到陆续去探索艺术家的成长记忆与防疫策略、演出的线上制作以及幕后工作者的生活等,甚至也一度苦笑说,年底的年度现象回顾大概只剩下「COVID-19」;终於,迎来台湾的「后疫情时代」。「生生灭灭」似乎是我们这次回顾今年的另一关键字,包含仓储大火、建物整修、数位科技、地方场馆、城市行销等议题都未被疫情掩没,慢慢在我们暂时缓和的步伐里梳理出来。在即将与今年告别的时刻,期待能迎来明年的积极作为。

於是,编辑部除了选出了三位2020 PAR People of the year——郑宗龙、Baboo与庄东杰,肯定他们在表演艺术领域的付出外;更邀请到四位在不同艺术领域有杰出表现的艺术家,包含甫获金马影帝的莫子仪、传艺金曲奖最佳演员奖得主朱安丽、近年创作与邀演不断的舞蹈家叶名桦与小提琴家陈锐,说说他们的年末感触,以及自己告别二○二○年的方式;同时,我们收集了几场跨年表演,让大家除在台北101看跨年演唱会外,也能有其他跨年行动能够除旧迎新,扫除阴霾。

这种对新一年的期盼,也在NSO,因为他们於年末宣布,迎来新任的艺术顾问准.马寇尔(Jun Märkl)。这位德、日混血的指挥家,只於二○一八年与NSO有一次合作,便留下深刻印象——不只是NSO团员对他深表肯定,马寇尔也很喜欢台湾这个地方。在本期杂志,我们专访了马寇尔,提及过去也望向未来;同时也从「指挥」的角度,与NCO音乐总监江靖波谈国乐团的「西乐训练」指挥,向台北室内合唱团艺术总监陈云红请益不同类型的指挥模式。我们还回溯指挥的历史脉络、职衔释疑、个性百态与台湾的培训机制等,用「指挥.不指挥」专题来对这群「无声的音乐家」进行不止於纸上的对话。

晚安,再见。

我对今年说也对明年说。

《PAR表演艺术》 第336期 / 2020年12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6期 / 2020年12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