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Columns | 续聊天

聊「北美馆馆长记过」风波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套用Jan Kott的说法,不但时间不存在,连历史也是不在场的,我们的公共事件一向是这样缺乏论辩和斗争的过程,导致台湾社会有一种公众的失语,我们很习惯在公共空间保持沉默,留待在同温层众声喧哗。於是,我们连历史的暴力都还感觉不到,历史就结束了,我们的历史里只有轮回没有暴力,再加上我们都希望自己看起来不暴力。可是沉默本身就是暴力的,因为它默许了保守者代言我们的自由。

《PAR表演艺术》 第337期 / 2021年01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7期 / 2021年01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