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职伤的迷思与转机 |
(日安焦虑 绘)
焦点专题 Focus 音乐职伤的迷思与转机

音乐职伤的迷思与转机

钢琴家郎朗4年前因练习过度,导致左手手臂受伤,休养了1年多才重返舞台。他在2019年接受《纽约时报》访问时没有多谈复健过程,倒是说了一句:「我利用这段时间重新思考了我所做的一切。」

作为乐界指标性人物,郎朗的话也为长久以来各界对音乐职伤的讨论,画出了不同重点:受伤不该只是埋头关注生理的治愈,若能从心态、思维全面调整,未来的音乐之路反而更加宽阔。

本期专题将带大家从音乐家、医生、学者等多方角度,谈一谈在现代的医疗与音乐环境中,有哪些更理想的应对方式,让职伤也能够是崭新的开始。

文字|吴毓庭、日安焦虑
第338期 / 2021年03月号

钢琴家郎朗4年前因练习过度,导致左手手臂受伤,休养了1年多才重返舞台。他在2019年接受《纽约时报》访问时没有多谈复健过程,倒是说了一句:「我利用这段时间重新思考了我所做的一切。」

作为乐界指标性人物,郎朗的话也为长久以来各界对音乐职伤的讨论,画出了不同重点:受伤不该只是埋头关注生理的治愈,若能从心态、思维全面调整,未来的音乐之路反而更加宽阔。

本期专题将带大家从音乐家、医生、学者等多方角度,谈一谈在现代的医疗与音乐环境中,有哪些更理想的应对方式,让职伤也能够是崭新的开始。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