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一) Feature | 解封!? 容「疫」挑战 大未来!/经验交流

黄?俨 蔡明睿 想当YouTuber? 先听演奏家们怎么说

黄?俨和蔡明睿 (林韶安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演奏家穷极一生面对的是舞台与观众,然而当舞台变成自宅、观众又在镜头的另一端时,他们该如何持续用音符传递热力?

不被疫情击垮,打击乐家黄?俨与钢琴家蔡明睿不约而同录制乐曲,以系列性的方式和乐迷们分享。弹奏上虽然已经身经百战,但自己操作录影却是困难重重。怎么收音、怎么剪接,甚至怎么开场都得从头学起。学习如何面对镜头谈话、演奏的同时,也学习如何决择在最完美的那一次,关闭录影、存档上传。

即使录制一段影片费神费时,即使两人都为按赞数不及网红的数十万或数百万感到挫折,但是细水长流的累积,都是为古典音乐的持续打底扎根。

Q:疫情开始后,两位不约而同在线上方式分享音乐与想法,能否谈谈两位最初计画思考的动机为何?想要传递的是什么讯息?

黄?俨(以下称黄):我第一集录制的时间是在清明连假,因为有二二八连假景点人潮挤爆的前车之鉴,所以不敢外出。加上疫情前去丹麦演出买了一套乐器回国,声音很好听,就想录点什么音乐试试。这套乐器名为Aluphone,声音共鸣声很长,不特别控制残响的话,音乐就会像宗教音乐,我想那就来录个《菩提树》顺便「祈福」希望疫情赶快过去。结果,得到的回应都是「唉~这很有趣耶!」「要不要改编歌曲呀?」「不然来点歌好了!」所以就有了在线上改编呈现「用打击乐演奏古典小品系列」一百首计画的想法。

本想一周一首轻松发表,可是有人提议录一百首,我算算时间,达标要两年时间耶!想想不然一周两首,一年完成好了,虽然有一点点的压力,但目前为止也累积不少曲子了!另外,刚好我今年五十岁,就决定用这一年来做这件事情。

蔡明睿(以下称蔡):我有两个线上帐号,最初是每次音乐会结束后,朋友就会帮忙将录影片段放上去,那是一个记录,但其实对於耕耘群众及售票没有太大的帮助,因为总是在音乐会之后上线。前阵子我原本有场音乐会因为疫情的关系取消,所以就决定再开新一个帐号,可以预先发布我音乐会的消息,如此一来,关注我影片的人可以事先知道,在下次有音乐会的时候,或许会买票来听。

Q:请问您如何规划选曲(或改编乐曲)?

黄:我将古典小品自己改编成铁琴、木琴等等来演奏,曲子原则上是大家可能听过的,时间上大概两到三分钟的长度就可以了。曲目的设计,我是把笔记本摊开,排定一百首预计要演到明年三月,根据母亲节、父亲节、端午节、情人节、贝多芬生日、除夕、过年……想到什么点子先写下来,就像为一个频道规划节目。

独奏之外,因为我很喜欢联弹,所以有时也找团员或认识的朋友一起演奏二重奏或三重奏。录著录著,没想到前阵子竟然还有好友主动拿谱给我说:「唉~快点回去练一练啊,看什么时候要来录这一首(笑)!

蔡:目前我规定自己两个礼拜出一集,把四集当作是一个周期,两集我自己来介绍,比较聚焦在专业上,在影片中分享一些乐曲的相关音乐背景、历史与知识等,另外两集则是一般的爱乐者也耳熟能详的曲子。要找一百首钢琴小品比较困难,所以我未来也计画将声乐小品放进来。这里我会找不同乐器的伙伴,以及非音乐圈但同样艺术领域的朋友来分享,例如有经营画廊的、有学过音乐的记者等,这样就可以有更多不同角度跟内容的对谈。

黄:我的一百集里,可以有演奏家来合奏,或者作曲家来聊他、演他的曲子,这样其实也蛮有趣的,我老婆说要是有廿个特别来宾,等於每五集就有一个,然后第一百集之后还可以办桌,请特别来宾一起来!(笑)

蔡:目前我也是希望可以做到一百集,但因为钢琴曲的复杂程度跟长度都比较高,加上还需要一些熟练的过程,所以会需要花长一点的时间。

黄?俨 (林韶安 摄)

Q:自己一人做影片拍摄会不会不方便?需要助手帮忙吗?

黄:不会呀,因为很专注!不过为了要录音,我只好常常耐著性子说「好吧!好吧!再一次、再一次!」也因为这样我索性一直录,一次、五次、十次,从中选哪一次。后来我就根本不切了,不然之前每次走过去切掉、又重来、又切掉,这样我怕会烦躁……

蔡:我也是怕这样,有人在旁边我反而会有压力,所以我都一个人静静地录。

黄:所以你也是不喜欢有助手?

蔡:我绝对不希望耶!我觉得是时间压力,如果对方来,然后时间到了又要走,那我宁可自己录到我想要的标准,觉得好了我就开心下班。

Q:两位认为制作过程中最困难的地方在哪里?

黄:做影片真的是一个挑战,音乐会只要演完就结束了,但录音很硬,打错音就要重来。像我一开始只用手机直接就拿脚架录,错一个音重来、错一个音重来……这也就算了,开始的时候又要讲「大家好,我要演什么曲子…」然后讲完之后就开始打……打完错了,就只好重来,连讲都还要再一次!

录到后来已经讲到都笑不出来,就决定不要刻意剪接了!因为用剪接的方式录根本没有「技术」可言,录音就是一次录到底,即便是录制线上的影片也要让人看得出技巧、看得出真的有练,然后将谱背下来演奏。

蔡:像?俨那样的持续一周两首实在太令人佩服了!我永远记得我录完第一集之后回家躺了两天(笑),因为我是先弹琴,没有问题就好了,但是录讲话,我大概录了廿遍!「讲话」对我来说很难,后来我连讲的内容都先写逐字稿,先想一想,才不会有赘字、词穷发生。

黄:还有一人要分饰两角,自己跟自己合奏很难!录好一部分后,要用另一台机器播放,然后带耳机听著录第二个声部。结束之后又要剪成同步,因为拍子那么一点点不整齐其实很难对,就要花比较多时间慢慢调……

蔡:这真的是最难的!我曾经想录一个协奏曲的片段第二乐章,想弹了乐团后再弹独奏,但我发现我那个弹性速度实在很难对上!

黄:所以才会讲说,像我们这样录音技巧不厉害的,与其靠电脑一句句修,我宁可多练廿次,可以一次OK、一次录到底。

蔡:有时大家会还会说收音、音准不够好!但我都已经录好了没有弹错音唉,说真的我们比较care我们有没有弹对、有没有弹漂亮!

蔡明睿 (林韶安 摄)

Q:至今是否收到过让两位感动或挫折等回馈?对两位有什么影响呢?

黄:我有几个很大的收获,第一个是学到很多录音、剪接等等方法,请教了很多人的建议,也添购了器材来试试看。第二个是因为录音,所以有机会思考什么样的曲子适合改编成打击乐来演奏,或者如何改才会好听。例如原先的交响曲有管乐音色,或有长音,打击乐要用什么方法可以贴切表现,都是需要考量的问题。再来就是,古典音乐常常有听过、甚至耳熟能详的旋律,但却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曲子。事实上,就算是古典乐圈的专业人士,却不一定清楚了解内容。所以我也会在影片里提示一点点背景、知识教育,当一个媒介让人放松欣赏,又可以获得资讯。做到现在,我还是常常会再回去检查录音的品质、画面等,看看未来要如何调整,期待一百集可以愈做愈好,不可以愈来愈偷懒(笑)!

蔡:朋友给我的建议很多,有的说要尝试不同麦克风,或者要放不同位置;有的说我用的琴有很棒的声音,但怎么有点轰、有点闷,或有点音准问题;有的甚至看到画面,还跟我提议要不要把地毯撤掉……这些意见五花八门,但其实都是因为替我著想,也都是很好的回馈。目前我能够做的就是尽量提升录音的品质,传达我的音乐跟想法,其他的就慢慢来了!

Q:目前疫情已渐渐平缓,两位预计日后是否将会持续这个计画?

蔡:因为我还有做一些线上教学,就是觉得需要耕耘基本群众,我会持续一直做下去,这是最基本的希望,让古典音乐更贴近人群。

黄:这段期间比较有时间做这些事情,但我已经可以想像,当乐团又要开始忙的时候,怎么有空去做这些?所以目前只要有机会,就一点一点做起来。我曾认真想过这一百集认真做完会有什么效益?如果真的具体的留下什么的话,我可能把改编好的这一百首整理成适用打击乐版本,未来初级或是中阶的学生就可以直接拿这些古典音乐的曲子来练习,这样他们就不需要花时间改编,并且还有示范影片,哈哈!

蔡明睿 (林韶安 摄)
黄?俨 (林韶安 摄)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1期 / 2020年07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1期 / 2020年07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