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一) Feature | 瘟疫中的日常生活:心灵纾困(可能)提案/提案3:阅读吧! 瘟疫蔓延时,找寻给未来的启示

2020新点子实验场剧作选摘 《如此美好》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人物

父亲

男子

乐手

场景

舞台上有一个大型压克力水箱,水箱内有一张气垫床、一张矮桌、一个洗手台数个矮书柜跟一个马桶。右下舞台是候机室,水箱后是一个像阳台的高台,散落摆著几盆枯萎的盆栽。左下舞台会随著父亲的台词,而转化为不同空间。

2020新点子实验场:王靖敦《如此美好》

7/14  1930

7/5  1430

台北 国家两厅院实验剧场

INFO  02-33939888

第三场

(音效:Attention Please, all passengers for flight CI753, this flight will be in the air by thirty minutes. 搭乘CI753的乘客请注意,航班预计将在三十分钟后起飞,感谢您的耐心等待。)

灯光渐亮。

儿子躺在床上,床随著水漂流。

父亲打手机。

手机铃声。

男子:(接手机)喂?喂?

父亲挂手机。

父亲:还是现在开车去接他,搞不好还来得及?……不对,车子早就被儿子卖了。(顿)他说我开车出去他会担心,就联络车行把我的车卖了,莫名其妙,有什么好担心的!不过就一次要开出车库的时候,倒车档打成D档往墙壁kiss了一下,那有什么,又没人受伤。为了这件事,我气得一个月不跟他说话,真的是莫名其妙!然后人家来拖车的时候,他又一声不吭把自己关在房间,我敲门问他怎么了?他又不理我,我一开门,看见他在那边哭。奇怪,说要卖车的人不是你吗?你哭什么?(顿)……后来我懂了,我就跟他说,你放心,以后你回家,我还是去接你,现在不是用那个什么网路叫车很方便吗?就好像我去接你一样,不要哭了。

乐手在二楼阳台弹奏《把悲伤留给自己》。

父亲:我们楼上住了一个不知道是音乐家还是歌手什么的,每次只要到了吃饭的时间,他就会弹这首歌。一开始觉得很吵,后来也习惯了。既然不能开车,每天吃饭有个声音陪我,也不错。我开始邀他下来一起吃饭,慢慢地,跟他一起吃饭变成了每天固定的行程。

父亲哼唱《把悲伤留给自己》旋律,走上舞台高处。

灯光转换。

父亲:你都不出门的?我知道了,你一定是那种网红,就是在家里唱唱歌、拍拍影片就可以赚钱的那种。时代变了,真的不一样了。

父亲拿起浇花器,往水箱中浇水,浇在男子身上。

男子看天空。

父亲:奇怪,这盆栽什么时候枯的?你要学学九重葛,争气一点,有点活力,好不好?

乐手放下吉他,拿出一碗粥。

父亲:你怎么又买?不是说好了下次我请你吃饭吗?(顿)算了,买了就买了,下次记得,我请你出去吃饭,记得阿!

乐手搅著粥,吹凉。

父亲放下浇花器,乐手欲喂父亲。

父亲:我没有那么老,我可以自己吃。

父亲欲接过粥,但手却止不住发抖。

父亲: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算了,今天让你喂,当作办家家酒。

乐手喂了父亲一口粥。

父亲:你上次陪我去看医生的那个钱我给你了没有?每次都你带我去,医生好像跟你很熟喔!(吃粥)你知道吗?以前喂我儿子吃饭的时候,我有想像过这个画面。

男子吹口琴,但不成旋律。

父亲:等我老了……不对,现在就老了,呵。反正就是如果老了,如果啦!不健康了,不能够照顾自己,那我儿子可以喂我吃饭。他一定会很细心地把菜吹凉,慢慢地喂我,因为我以前就这么喂他的。

父亲吃粥,短沉默。

父亲:我有没有跟你说,我上个礼拜…… ㄟ?还是上个月,不对,好像是去年,我想不起来了。反正就是我去坐高铁的事情?

乐手摇头。

父亲:我闲著没事,想说干脆坐高铁去台北找儿子好了,反正敬老票自由座一趟只要350元。到台北跟儿子吃一顿胃溃疡的晚餐,再坐回来也花不了什么时间。回来的时候,我前面坐了一个小朋友,大概才两岁吧!一直回头看我,叫我阿公、阿公,我就说乖、乖!他妈妈很不好意思,我说不会,我喜欢小孩。我们就这样一路玩回来,要下车的时候,我就拉著他说乖、乖,跟阿公回家。他妈妈吓坏了,一把抱起小孩,惊恐地看著我。我觉得很抱歉,我忘了我没有孙子,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我只是……我也说不出来我只是什么,我只是就……很抱歉。

父亲略为激动,乐手拍拍他,帮他擦嘴巴。

父亲:你爸妈呢?

乐手重复喂粥,没有回答。

父亲:我看你跟我儿子年纪也差不多,你爸妈应该也不会比我大多少吧?你怎么不回去陪你爸妈?你不觉得奇怪吗?我儿子不在我身边,都是你在陪我,那谁在陪你爸妈?那一定是有别的人在陪你爸妈吧?那谁去陪他们的爸妈?为什么不让大家都回去陪他们的爸妈就好了?好奇怪,我一直想不懂。

乐手停止喂粥。

父亲:你不要陪我了,真的,你回去,回去陪你爸妈。

乐手不动。

父亲:还是你爸妈也不见了?

乐手点点头。父亲上前拥抱乐手。

父亲:希望你爸妈不见之前,你有好好地抱过他们。这点我跟我儿子做得不错,每天晚上我们都要kiss good night,只是他很少回家……哎哟!等一下等一下(父亲腰痛),扶我下去。

乐手从父亲的旅行箱拿出毯子为他盖上。

父亲:还好有你帮我,不然我这下就完蛋了。你知道吗?我儿子说要带我去新加坡玩,希望到时候这个老腰争气点,至少撑到回来……我躺一下,躺一下就没事了……你不要笑,以后等你老了,也是会变这样……好了好了,忙完了就赶快回去,下次记得,我请你吃饭阿!

乐手点点头,儿子用口琴吹起《把悲伤留给自己》,乐手后弹吉他加入。

(音效:巨大的秒钟声响)

乐手用力拍打吉他面板,每次他拍打,父亲都会在椅子上剧烈的咳嗽。

父亲:没关系,你可以拍用力一点,这样我比较好咳出来。

男子拿扩音器。

男子:爸?爸?

秒钟、乐手声响消失,只听见父亲哼唱。

父亲声音消失,剩下一片静默。

灯光渐暗。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30期 / 2020年06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0期 / 2020年06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