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活志 Behind Curtain | 伫遮 ? 门道

Dub Lau:寻找自己向往的山海

Dub Lau (周凌雕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独立工作者飞抵异国,放弃自由身,进入团队担任专职,以双重的「新人」身分,看见了何种台湾剧场风景?本期透过马来西亚的舞台技术统筹Dub Lau之眼,窥探异乡人的自我碰撞与现实壁垒。

来自马来西亚的Dub刚结束自己历时最长的专职工作。有些忧虑却没问出口的是,他会否离开台湾剧场?在中学便接触戏剧的Dub,自知不喜欢表演就走技术,又因马来西亚教育体系缺乏剧场技术相关科系,就修读录音工程专业文凭,也接触剧场幕后工作。剧场,好像未曾离开过他。此时,他正在台东打工换宿,想著接下来的规划。他,暂时离不开台湾。

以制作管理、舞台管理与技术统筹为主业的他,除在学院毕业后曾有数月的专职工作,后来都用「自由接案」的方式在各地留下足迹,更曾到纽西兰担任星空导览员。他说:「我是比较叛逆一点,有机会就去。」再加上并无刻意经营固定团队,就算有人想找他再次合作,也不一定能掌握行程。2018年在中国成都工作时,主动接触台湾剧场,来到嘉义草草戏剧节,竟成为一个契机。2019年9月,在东欧巡演的他接到了阮剧团副团长、也是在草草戏剧节结识成为好友的余品洁来电,询问工作意愿,专职也好,接案也行。Dub说:「余品洁不是第一次问我要不要考虑这件事,我也不知道我会答应。」现在回想,那年11月就开始专任於阮剧团,他决定地比想像快。一部分是对草草戏剧节的兴趣,一部分是把余品洁视为朋友,而Dub更归咎於「年纪到了」,是不是该好好检视过去的累积,安排未来的规划,不能再任性而为?

制作经理,是Dub在阮剧团的身分,也带来不少挑战。在他以往的工作认知里,制作经理是技术背景,从事技术统筹、场地规划、执行团队组成等工作内容;但台湾的独特生态下多会用执行制作、舞台监督等取代,且多半以单一制作为导向。因此,这是剧团与Dub双方的第一次。过去的接案可以专心处理一个案子,但剧团除有多项制作外,也有日常的团务行政工作。他还说,自己是个「新人」,缺乏台湾「朋友」(人脉)。这段与剧团彼此磨合的过程,更多的是对自己能否胜任的质疑,这也成为阶段性任务完成后决定离职的因素之一。

曾问来自槟城的Dub,家乡是个怎样的城市。「海」,是最蔚蓝的关键字。他说,从家出发到其他地方,是沿著海岸线走。现在的他,踏著东台湾的海涌,嚷著想学会冲浪。我以为,Dub最喜欢的是海洋。但今年农历年因疫情无法返乡的他,去登山与露营,背景是油绿的群山,不高的身形扛著看似专业的配备,不白的肤色烙得更黑。山里海里去的他,停不下来。不管是那些相对细腻、繁琐的幕后工作,如团队沟通、场馆联系、时程规划、判断技术等,或是务实地探访每次工作与合作机会。就连此刻是在工作与工作之间,仍维持出发状态,寻找那片向往的山海。

profile

移人:Dub Lau

职业:制作管理、舞台管理与技术统筹

简历:马来西亚槟城人。槟城剧团Plasticity Theatre Troupe成员。曾任George Town Festival 2019 Production Manager、2020草草戏剧节《天空》执行总监、阮剧团制作经理(2019-2021),目前待业中。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9/0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41期 / 2021年09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41期 / 2021年09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