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寳刀未老的柴卡斯基(Shura Cherkassky)。(新象文教基金会 提供)
即将上场 生活艺讯广场/即将上场/音乐篇

俄罗斯的冰封热情

年关将届,音乐节目数量缩减不少,而挑大梁的都是俄籍音乐家。不过,他们都实力不凡,具有高度欣赏价値。

年关将届,音乐节目数量缩减不少,而挑大梁的都是俄籍音乐家。不过,他们都实力不凡,具有高度欣赏价値。

慕洛娃小提琴演奏会

2月17日 19:45

柴卡斯基钢琴演奏会

2月22日 19:45

经典俄国芭蕾音乐

2月23日 19:30

吴文修独唱会

2月27日 19:30

以上皆在国家音乐厅

慕洛娃酷劲十足

一九八二年莫斯科柴可夫斯基音乐大赛会场,慕洛娃穿著农妇样式的白底碎花洋装,出现在舞台后方的老旧电梯旁。她在决赛上拉的是柴可夫斯基和帕格尼尼。但和那些激情派小提琴家不同的是,她的脸像被抹上一层速乾胶一样,两眼直瞪著,即令最难的段落,连嘴角都不牵动一下。那年她和胖壮的史达德一同得到首奖。史达德已于前年来台,慕洛娃也将于今年跟进。慕洛娃不仅人冷,拉琴也冷,演奏风格倾向现代,精确而理性。「有些乐评家说我的演奏太冷,其实他们也说密尔斯坦和祖克曼太冷……,只要在演奏中去掉一些没品味的花巧就会被人家说太冷……」慕洛娃率性的说:「反正他们不能拿密尔斯坦怎样,又能奈我何?」她这种冰山美人的酷劲不仅风靡了无数娃迷,也征服了不少指挥家的心,包括当今顶尖的柏林爱乐指挥阿巴多在内。慕洛娃个性毫不妥协,要是和指挥不对味,她会直著性子拉琴,不顾指挥和乐团,然后抛给指挥家一个「蠢」字。一九八三年她就是仗著这股骄蛮之气,不满苏联当局的轻视打压,冒著KGB追捕的危险,向赫尔辛基美国大使馆寻求政治庇护成功。

不过,在西方世界闯荡十年,慕洛娃坦承见识要开阔许多,见解也含蓄不少。尤其是巴洛克音乐方面的认识,使她坦承以前对巴洛克音乐真髓的了解「接近于零」。慕洛娃现已有七张唱片,大多还是冷硬的曲目,例如巴尔托克、普罗高菲夫、萧士塔高维契、史特拉汶斯基、西贝流士、柴可夫斯基的协奏曲等。这次来台的曲目安排,是贝多芬、德布西、巴哈无伴奏、布拉姆斯等四首奏鸣曲,想必酷劲应不减当年才是。

俄国经典芭蕾音乐

现场乐团伴奏的古典芭蕾在国内逐渐盛行,但是全场只演出芭蕾音乐的演奏会仍属罕见。联合实验管弦乐团将在「名家系列」音乐会中,邀请到莫斯科波修瓦剧院首席指挥兼艺术总监雷札瑞夫,演出柴可夫斯基《胡桃钳》、普罗高菲夫《罗密欧与茱丽叶》以及葛拉兹诺夫《雷梦达》等三部俄国经典芭蕾组曲。雷札瑞夫是一九七二年柏林卡拉扬国际指挥大赛金牌奖得主,目前活跃于国际舞台,足迹遍及柏林爱乐、慕尼黑爱乐、德勒斯登爱乐、克里夫兰管弦乐团等国际知名乐团以及米兰史卡拉剧院、纽约大都会歌剧院、阿根廷柯隆歌剧院等世界级歌剧院。他曾于一九九一年率领波修瓦剧院前往参加爱丁堡音乐节,演出柴可夫斯基《尤金.奥尼金》,成为当地乐界一大新闻。

柴可夫斯基三大芭蕾舞剧之一的《胡桃钳》是广受大众喜爱的舞码,柴可夫斯基曾把舞剧中的小序曲、进行曲、糖梅仙子、俄罗斯舞、阿拉伯舞、中国舞、芦笛舞以及花之圆舞曲等八首曲子编写成《胡桃钳》芭蕾组曲。但这次雷札瑞夫带来的是波修瓦剧院专用的改编版,据实验乐团表示,乐谱尙未抵台前不知内容如何。有人说葛拉兹诺夫是柴可夫斯基最具代表性的传人,从民族主义的传承来说,也许是有几分道理,因为葛拉兹诺夫以述而不作出名。他的代表舞剧《雷梦达》也被视为继柴可夫斯基《睡美人》之后,最受欢迎的俄国芭蕾舞剧。不过,与柴可夫斯基不同的是,处于一个革命、混乱的不确定年代,他的音乐透露当时知识份子的消极面,既没有帝国时期的锐气,也缺乏追求现代的热情。葛拉兹诺夫的作品因此呈现灰色和隐世的田园色彩,有俄国音乐少见的内省。

柴卡斯基舞台亮宝刀

柴卡斯基近年似乎是走老运了。前年他八十岁时(他生于一九一一年十月七日)在卡内基厅办了一场八十岁生日演奏会,结果赢得乐坛一致推崇。现场实况透过Decca公司发行两张一套唱片,又勇夺去年十一月公布的「留声机唱片大奖」器乐奖。乐评人盛赞他的宝刀未老,技巧精练,像长靑的「彼得.潘」(小飞侠)。他的演奏技巧仍极其完美,瑕疵甚至比当代大捧特捧的神童纪新在卡内基厅的演奏要少上许多!

柴卡斯基生于俄国的敖德萨,但很早就被带到美国。从小展露耀眼的钢琴才华,九岁时曾在白宫为胡佛总统演奏。和那些平步靑云的当红钢琴家比起来,他的演奏生涯起起落落,总挣不到拔尖。原因是他那率性的脾气。他喜爱浓烈的色彩、宽广的幅度、即兴而个人风格明显的演奏。他的演奏有著精致的乐句,流畅如歌的弹性速度,偶而带点尖锐的金属声。因此他的李斯特、萧邦、柴可夫斯基、拉赫曼尼诺夫都有迷人的魅力;但相反的,他的贝多芬等古典作品常成为争议焦点,乐评家说他的演奏是老式、过时的浪漫主义,是霍夫曼派的后继。不肯屈服的个性使他演奏生涯的不顺遂在战后持续了二、三十年。近来他的价値逐渐获得肯定,一方面似乎是他达到了更好的圆融,另一方面则可能是在狂飙的世纪末,对浪漫主义又重新产生向往吧。他的唱片在台湾不多,除Decca的新片外,在DG与卡拉扬合作灌录的李斯特匈牙利幻想曲可说是代表作,其它散见Nimbus等小厂牌,有兴趣的乐迷可以先预习一下。

吴文修独唱会

继去年的歌剧选粹之夜后,旅日男高音吴文修将再举办一场个人独唱会,由印尼华侨黄胤灵(Noorman Widjaja)指挥首都歌剧交响乐团,演出数首歌剧选粹及义大利歌曲。

祖籍福建的印尼华侨黄胤灵任职于纽伦堡歌剧院,十多年前曾以钢琴家的身份来台演出,去年则以指挥的身份来台演出歌剧《万里长城》,参与演出的声乐家莫华伦、林惠珍对黄胤灵的指挥与钢琴造诣十分赞赏。这场独唱会将演出《命运之力》、《弄臣》、《阿莱城姑娘》、《乔宫达》、《鄕间骑士》以及吴文修最拿手的《奥泰罗》、《丑角》等歌剧选粹与数首义大利歌曲。

 

特约报导|杨忠衡.陈效真

专栏广告图片
数位全阅览-优惠方案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年鉴广告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