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子不语──末世纪启示录》(邓玉麟 摄)
即将上场 生活艺讯广场/即将上场/舞蹈篇

末世纪舞蹈

舞蹈一定得优雅或充满喜悦、欢乐吗?舞蹈家陶馥兰的新作将以粗朴的肢体语言,汲取其多年观察民间祭仪的心得,呈现世纪末乱象的惊动和心悸。

舞蹈一定得优雅或充满喜悦、欢乐吗?舞蹈家陶馥兰的新作将以粗朴的肢体语言,汲取其多年观察民间祭仪的心得,呈现世纪末乱象的惊动和心悸。

《子不语──末世纪启示录》。

2月25日〜3月1日7:30 pm

皇冠小剧场

《云门舞集春季公演》

2月4~7日 7:30 pm

2月5、6日 2:30 pm

国家剧院

满台的透明塑胶布,穿著红黑二色舞衣的舞者在其中舞动,小绿鸟的振翅声和纸、米及盛水米缸打击出来的音响,营造出一种粗朴的感觉,并带著一丝生命的悸动。这是第一届皇冠艺术节的开锣演出,也是多面向舞蹈剧场的春季公演《子不语──末世纪启示录》。

编舞家陶馥兰曾在去年五月份受 Dance Theater Work-shop(简称D.T.W)的邀请到纽约,做为亚洲艺术交流基金会(Suitcase Fund)的第一位亚洲艺术家,《子不语》的创作构想便在那里酝酿成形。

陶馥兰说子不语有几个层面的涵意,首先子不语怪力乱神;台湾从解严以来,社会的巨大变化都给人一种惊动的感觉,尙未走出一条比较淸晰的轨迹,孕藏舞作中的有对政治现象的探讨,也有对大自然环境遭受人为破坏的哀悼。此外,舞者在《子不语》中没有说话。他们以转化自民间祭仪八家将、乩童的肢体动作,来展现末世纪的景象,讨论人的各种欲望。

毕业自国立艺专的林惠玲,为整晚的演出作曲,她把人和纸的声音编织在她的音乐中。过去她也曾和古名伸、郭晓华等编舞家合作过,是位极敏锐的年轻作曲家。

肢体动作是这次演出著力最多部份,相较于陶馥兰去年的舞作《北管惊奇》的细致线条,这一次的公演有较粗朴的风格及动力。

云门舞集的春季公演已在一月中展开,台北是他们的最后一站。舞码有黎海宁的《春之祭礼》,古名伸的〈缄默之岛〉,何晓玫的〈水.镜〉和林怀民的〈稻香〉。

(本刊编辑 黄尹莹)

专栏广告图片
数位全阅览-优惠方案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
数位全阅览优惠方案广告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