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来自雪梨的苏安伦蔲勒。(Ian Hobbs 摄影)
即将上场 生活资讯广场/即将上场/舞蹈篇

舞踏春原上

关渡平原上艺术学院的舞蹈系师生合力推出了五个舞码,「身体气象馆」策划了一系列「后舞踏」的表演,还有「云门」、「光环」、「雪梨舞团」也一起同庆春回大地的喜悦。

关渡平原上艺术学院的舞蹈系师生合力推出了五个舞码,「身体气象馆」策划了一系列「后舞踏」的表演,还有「云门」、「光环」、「雪梨舞团」也一起同庆春回大地的喜悦。

《1994 后舞踏表演祭》

〈澳洲篇〉

1月21〜23日 19:30

〈台港篇〉

1月24〜25日 19:30

〈美国篇〉

1月26〜30日 19:30

幼狮文艺中心

《国立艺术学院舞蹈系年度公演》

1月28〜30日 19:30

1月29〜30日 14:30

国立艺术学院舞蹈厅

《奥林匹克》

1月25〜31日 19:30

实验剧场

《雪梨舞团与Synergy打击乐团》

1月8〜10日 19:30

1月9日 14:30

国家戏剧院

《云门舞集春季公演》

1月15〜16日 19:30

基隆市立文化中心

1月20〜21日 19:30

花莲县立文化中心

1月26〜27日 19:30

嘉义高工大礼堂

1月30〜31日 19:30

台中市立文化中心

「身体气象馆」一月又将盛大推出来自旧金山、雪梨、香港、台北等地的表演艺术家所演出的《1994 后舞踏表演祭》。

舞踏(Butoh)不同于日本传统舞蹈的「舞俑」,是日本现代艺术家于战后六○年代所创造的舞蹈形式,发展至八○年代,舞踏已受到欧美表演艺术界的高度重视,认为此乃形成所谓「后现代舞蹈」重要的因素之一。到了八○年代末期,包含「舞踏」因素所孕育而成的「后现代舞蹈」,又自行发展出一套融和自邓肯以来的现代舞蹈所重视的解放精神,而形成的「即兴表现」,这种「舞踏」与「后现代舞蹈」之间的互动关系,在此特以「后舞踏」一词诠释之,「身体气象馆」的王墨林如是说。

此次的演出的总题为《魇》,分为「美国篇」、「澳洲篇」、「台港篇」三个部分。「台港篇」由李笑玲、吴文翠、胡民山等人担任演出,台湾的息壤画会负责装置,香港的张辉设计灯光,音乐则由王明辉负责。「澳洲篇」由苏安伦蔲勒和珊卓派琳演出。「美国篇」的演出团体是旧金山骨迷宫的六人舞团。

《后舞踏表演祭》亦受香港邀请于一九九四年二月举办的「艺穗节」中演出。

舞跃关渡

自从搬到关渡新校址后,艺术学院舞蹈系的年度公演都在校内的剧场举行,目前学校一共有音乐厅、舞蹈厅、戏剧厅三个剧场,并期望将来这里能成为关渡平原上的西区(West End),形成另一个表演艺术重镇。

今年舞蹈系的公演有五个舞码。罗斯帕克斯编作的〈加州日记〉是他对加州生活的一段回忆。他在三十六岁时,曾于加州居住了一段时期,舞蹈中有两个代表他自己的「我」,分别由男女舞者饰演,是「我」的内心和外在。角色还包括一群学生、一位神秘女郞、三名行动古怪的舞蹈老师,教著不同派别的技巧。舞蹈没有明显的开头和结尾,在爵士乐慵懒的情调中,他们或沈思踱步,或快速奔跑,或嬉闹同欢;当「我」进入舞台时,其他人便停止动作,一一退去,「我」和「我」便展开一场和自己对话的双人舞。舞蹈生活化的风格倒映出加州阳光海岸的风情画。

双人舞〈亚当和夏娃〉是美国舞蹈家玛丽安东尼的作品。舞作的音乐给人一种神秘安静的感觉,讲伊甸园中的亚当和夏娃,以及女人是男人的肋骨所生成的故事。夏娃趁亚当睡著的时候偷尝禁果,人类从此发现了自己的身体。在尝禁果前,夏娃的动作质地是无知纯净的,然后她便变得叛逆、狂野,充满了诱惑;编舞家以线条优美的托举和地板动作描绘两人之间的爱恋。

〈竹林〉是古名伸多年前的舞作,仿佛在说明传统与人如血源般不可分割而又复杂的关系。舞台上最先出现的是一名身穿黄绿色布衣手握竹杖的男子,依序出现数名重复著相同舞步的舞者,踩著前人的脚步前进;他们传递著竹杖,仿佛在说,不管你是否在意,传统都会成为个人生命史中很大的一部分。舞者以竹杖敲地的声音和脚步声交织出一片大自然的声响。这个舞作曾由美国夏威夷大学聘专家记载成舞谱,这次演出是这个舞作的「第九版」,过去曾经有五度以舞谱重现,在美国各大学流传。

中国舞蹈的部份有孔和平的〈喀拉玛克琴曲〉,以蒙古歌手腾格尔的吟唱和马头琴曲入舞,描写蒙古人民无处为家的沧桑史;他们曾是草原上最不可一世的游牧贵族,如今却连按自己的方式生活都办不到。「迁徙」是舞蹈中一个很强烈的意像,舞者茫然地在草原上前进,却不知道该要走向何方。最后一段是他们对往日快乐生活回忆,有许多骑马射箭的漂亮动作。

〈萧士塔高维琪组曲〉是客席芭蕾舞蹈教师霍华拉克特别为艺术学院舞蹈系所编的新作,六段舞蹈一气呵成,流畅而富有音乐性。舞蹈中有欢乐的快板双人舞,浪漫的慢板双人舞和男女舞者的群舞及四人舞,拉克对编作现代芭蕾有其独到的细腻及气势,在此舞中表现无遗。年度公演的票由年代售票系统发行,团体另有折扣优待,校方并备有直达关渡校区的专车,详情请洽舞蹈系(02)8938778。

《奥林匹克》之舞

在古希腊的奥林匹克平原上,每四年就要举行一次盛大的体育竞技会,来自各邦国的运动好手在这里一展身手,会期中,战争宣吿终止,人们也都放下工作来共襄盛举;比赛的优胜者还会被尊为英雄。「奥林匹克」也因此成为运动会的代名词。

光环舞集把他们的春季公演题名为《奥林匹克》,但这场「运动会」却是在实验剧场涂了油的地板上举行的:涂满婴儿油近乎全裸的舞者,在地板上整齐划一的动作翻滚如「水上芭蕾」;在无阻力的状态下活动,有如「滑雪」;舞者的互动则像是「摔角」,诸如此类,充满了趣味性。光环舞集的团长刘绍炉说:「我觉得有趣是很重要的,伟大不伟大是比较次要的问题。」

民主的精神也是《奥林匹克》所追求的理想。刘绍炉说,光环的舞者也参与创作的过程,大部份的舞作由舞者的即兴开始,而且没有独舞者和配角之分,身体的任何部分都可以是表现的主题。他很欣赏极限主义音乐家Philip Glass的作品,除了以他的音乐配舞外,也在自己的作品中强调极限主义(minimalism)的两个特性:重复(repeatition)和淸晰(clarity)。他的舞蹈没有敍事性的故事,完全是一种纯舞蹈的喜悦。曾是游泳健将的刘绍炉想吿诉大家舞蹈也是体育的一种,一点都不艰深难懂,希望大家也能像亲近体育般的来接近舞蹈。

被称为「澳洲之光」的雪梨舞团和台北的云门舞集这个月都将在国家剧院一展身手,呈现现代音乐加现代舞蹈的完美结合,请见本期特别企画。

(本刊编辑 黄尹莹)

专栏广告图片
数位全阅览-优惠方案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
专栏广告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