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c Relief 喜剧照亮伦敦城 |
The Horne Section是个在正式戏院试演、实验性结合爵士乐的喜剧表演。
The Horne Section是个在正式戏院试演、实验性结合爵士乐的喜剧表演。(Alex horne 提供)
伦敦

Comic Relief 喜剧照亮伦敦城

Comic Relief是个自一九八五年由知名喜剧演员编剧家Richard Curtis和Alexander Mendis发起的慈善活动,目的是希望所有伦敦人做一些有趣的小事或小小的改变,然后能够有所贡献、帮助他人的生活,尤其是帮助英国以外或非洲国家为主的慈善活动。自那时起,每年三月英国顶尖的喜剧演员便齐聚一堂表演,由英国国家广播电视BBC转播。而今年除了喜剧表演,还有其他许多活动不断电地接力,就连时尚设计师Vivienne Westwood也加入设计T恤义卖的行列,使其成为全伦敦入夏前最活跃的活动。

 

 

Comic Relief是个自一九八五年由知名喜剧演员编剧家Richard Curtis和Alexander Mendis发起的慈善活动,目的是希望所有伦敦人做一些有趣的小事或小小的改变,然后能够有所贡献、帮助他人的生活,尤其是帮助英国以外或非洲国家为主的慈善活动。自那时起,每年三月英国顶尖的喜剧演员便齐聚一堂表演,由英国国家广播电视BBC转播。而今年除了喜剧表演,还有其他许多活动不断电地接力,就连时尚设计师Vivienne Westwood也加入设计T恤义卖的行列,使其成为全伦敦入夏前最活跃的活动。

 

 

每年此时此刻,喜剧表演总是掀起活动的最高潮,当中“Red Nose Day”也最引人注目,演员带著如小丑般的红鼻子,象征引人发笑或是逗趣的使命,出现在大街小巷的平面广告上或是杂志封面,这颗红鼻子每年都有不同的样子,也象征每年不同的主题。除了这象征性的红鼻子,全伦敦城,大街小巷,学校里办公室里甚至就在大街上,都能欣赏到各式不同的喜剧,观众也能透过一边欣赏表演一边共襄盛举参与公益。

The Horne Section 爵士乐与喜剧结合

虽然不见得所有喜剧都是挟带著公益之名,但许多颇具实验性或是喜剧界里的老将新秀,都会挑选此时机牛刀小试一番,因而在这前后,我们有机会欣赏到与正规表演截然不同的演出。The Horne Section便是个在正式戏院试演、实验性结合爵士乐的喜剧表演。首先,The Horne Section以爵士乐队开场,串场的主持人Alex Horne走到场前来高歌,揭开今晚的序幕,歌词中不仅提点了今晚表演的重点,还开了戏院外挂的麦可.杰克逊照片的玩笑(一般戏院外会挂出表演演员的照片),重申「他们不是麦可」。

雅俗共赏的表演夹杂些餐厅秀的味道,团员不仅开自己玩笑,同时也在现场找观众乐子。由于该团来自爱尔兰,所以表演内容不断以爱尔兰作为嘲讽的对象。整出喜剧秀,分别由爵士乐团串场主唱及其他四个表演团体轮流上场表演。首先上场的,是一名佯装酒醉的喜剧演员,为了环保拯救地球,只好将酒瓶中的酒都喝完,才能将酒瓶丢入资源回收筒,借此嘲讽英国酗酒和环保的议题。

第二组上场的双人组,则是名为New Art Club的双人组,他们以笨拙的方式愚弄观众,将一个「现代艺术」的花瓶,用最为奇怪的方式展现在观众面前。并且开始自述,团员失恋后,两人为了转移注意力,兴起练习现代舞的想法,希冀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演员之一说道:「你看,这么多观众,我们真的找到自己的一片天了。」紧接著两人开始毫无章法的滑稽现代舞演出,短短的十几分钟,与HBO自制影集「痞客二人组」有异曲同工之妙。

接著,三男一女名为Stomp的组合上场,没有任何一句对白,四人以身体、水管、手掌演奏出打击乐,并安排彼此较量的竞技方式,演出一场静默喜剧。而掀起高潮的则是Paul Foot带来的独白演出,搭配上现场爵士乐团演出,看似带有诗意的朗读,却以韵脚带来语言上的谐音和谐意之趣。而负责开场及串场的爵士乐团和主持,在当中也有一段如急智歌王般的即兴演出,他随兴地提问台下观众的国籍,而钢琴手则负责solo该地区的歌曲。另外,他们也以爵士乐与语言之间的奥妙,将所有爵士表演中听起来艰涩的曲名,一一以演奏方式呈现在观众面前,并向观众谢幕。

Honest 四十分钟演员与观众交心起自己的人生

不同于大堆头人马演出,Honest是喜剧演员Trystan Gravelle的个人秀,但其中最为不同的是,没有舞台,而是演员本人与观众并肩而坐,与观众掏心掏肺地表述自己的人生。像是个说书人一般地道出自己最近悲惨的生活经验,全场观众屏住呼吸,听著他娓娓道来人生故事。表演者运用如诗般的语言,不断地形容他看到的景象和心理的想法,重复以“Honestly”(老实说)的表述,在他遇到不同遭遇时,自己心里想法的脱序,与外在世界期待的反应之间的不同。肩并肩的演出不仅拉近与观众间的距离,甚至有种像是偶然在酒吧中巧遇正好生活过得不顺心的落魄人,藉著酒意抒发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心情。这种悲中藏喜的说故事技巧,让人豁然开朗,原来喜剧真正的最高境界,并非让观众不间断地发笑,反倒是如何在悲惨不如意的生活中,说故事的人还能够乐天、嘲讽式地观看这世界。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