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合传统表演与现代剧场的国宝演员 《墙壁中的精灵》 金星女尽展功力 |
金星女在《墙壁中的精灵》中一人演出多达卅余个角色。
金星女在《墙壁中的精灵》中一人演出多达卅余个角色。(宽宏艺术 提供)
戏剧

结合传统表演与现代剧场的国宝演员 《墙壁中的精灵》 金星女尽展功力

改编自日本剧作家福田善之同名作品的《墙壁中的精灵》,叙述主角之父因受牵连被指控为共产党异议人士,从此不得不躲入家中墙壁以逃避追缉,而主角女孩听见墙壁里传来的声音,相信那里面有个受困的精灵。担纲的韩国国宝级演员金星女,六十年表演人生流转在传统戏剧与现代剧场之间,在剧中除了要从五岁女孩演到成为人母,更挑战演出多达卅余个角色,表演功力尽现其中。

文字|陈茂康、宽宏艺术
第290期 / 2017年02月号

改编自日本剧作家福田善之同名作品的《墙壁中的精灵》,叙述主角之父因受牵连被指控为共产党异议人士,从此不得不躲入家中墙壁以逃避追缉,而主角女孩听见墙壁里传来的声音,相信那里面有个受困的精灵。担纲的韩国国宝级演员金星女,六十年表演人生流转在传统戏剧与现代剧场之间,在剧中除了要从五岁女孩演到成为人母,更挑战演出多达卅余个角色,表演功力尽现其中。

宽宏艺术I戏YOU戏剧节《墙壁中的精灵》

2/24~25  19:30

2/25  14:30

台北市艺文推广处城市舞台

INFO  07-7809900

将金星女称作南韩国宝级演员,不只由于她自五岁登台至今已届一甲子的剧场人生,更因这六十年来,她出身韩国传统戏曲「唱剧」(changgeuk),同时是唱剧的发展原型单人叙事说唱「板索里」(pansori)演员,亦曾长年参演民俗表演「广场戏」(madangnori),当然也涉足现代戏剧的训练与演出。光她一人就代表了几乎所有韩国传统戏剧型态,从演到唱、从歌到舞、从小到老,这是金星女的舞台生命,而这独一无二的演员功力,也都能在《墙壁中的精灵》戏里一一展现。

韩战背景下的小人物沧桑

《墙壁中的精灵》改编自日本剧作家福田善之同名作品,原作在日本颇受欢迎,已有搬演超过三百次的纪录,由「美丑剧场」制作的韩国版自二○○五年首演、二○一四年重制巡回至今,将近两百六十场演出,成绩亦不遑多让。韩国版编剧裴三植选择将原著里的时空背景——于一九三○年代西班牙内战时,主角之父因受牵连被指控为共产党异议人士,从此不得不躲入家中墙壁以逃避追缉——改换至一九五○年代韩战时期。这项更动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成为了这出戏的灵魂所在,它得以在原作的设定之中,更贴近了不管是演员金星女本人或当代韩国观众所历经的时代,对于战后卅年间的记忆与哀愁,甚至对台湾观众来说,或许也不是个太过陌生的异国故事。

女孩听见墙壁里传来的声音,相信那里面有个受困的精灵;父亲与妻女虽只有一墙之隔,却必须屈身其中才得免全家受其所累。他教导女儿唱起俄国民谣,歌颂著截富济贫的歌萨克英雄史天潘.拉辛(Stepan Razin)的英勇事迹,女儿口中的那首歌,母亲当然也不陌生,那是当年,出身地主世家、受过大学教育的丈夫,一边指导目不识丁的她读书写字时,随口哼唱的歌曲。如今他们必须这样活著,在混乱的现世中、在虚无的罪责下、在日夜的恐惧里,在墙的两边。

游唱于传统与现代间

全剧中,金星女不仅要从五岁女孩一路演到出嫁成为人母,同时由她一人演出多达卅余个剧中角色,男性或女性、年长或年轻,随著角色个性、职业出身的不同,还需转换方言口音。韩国传统单人说唱表演板索里虽即是以这样的形式呈现,《墙壁中的精灵》则运用现代戏剧的表现手法,让整体演出不单著重口说叙事搭配音乐节奏,而是融合多种乐曲类型与叙事手段的独角戏。导演孙振策、同时也是美丑剧场的创团人与艺术总监,当年的创团目标就是要将韩国传统剧场元素融入当代作品之中,他们自称这样演出为「游唱剧场」,更强调民俗表演里特有的喜剧反讽与观演互动。即使故事有其沉重感伤的部分、就算台上自始至终就只有金星女一人,在异国歌谣、传统歌舞、流行音乐等多样的乐曲编排里,在不同的角色、不停地转换之间,也能看见许许多多在大时代中艰苦求生的小人物们,各自绽放的璀璨生命。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