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新作 黄狄文《小王子》 在沙画中悠然起舞 |
小王子与玫瑰
小王子与玫瑰(Keith Hiro 摄 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 提供)
全球抢先看 World Stage

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新作 黄狄文《小王子》 在沙画中悠然起舞

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的新作《小王子》,让黄狄文重拾其戏剧文本分析的看家本领,要让曾受过专业戏剧、杂耍训练的廿位儿童舞者一同进入沙漠,进入不同行星,进入成长,进入各种关系交织的奇幻世界。此外,黄狄文更邀来香港沙画艺术家海潮合作,「海潮的角色就是担任飞机师,舞台上有一个飞机装置,这也是海潮发挥力量的地方」,在机中作画的海潮,作品将以巨型实时投影与舞者们互动。

文字|张慧慧、Keith Hiro
第295期 / 2017年07月号

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的新作《小王子》,让黄狄文重拾其戏剧文本分析的看家本领,要让曾受过专业戏剧、杂耍训练的廿位儿童舞者一同进入沙漠,进入不同行星,进入成长,进入各种关系交织的奇幻世界。此外,黄狄文更邀来香港沙画艺术家海潮合作,「海潮的角色就是担任飞机师,舞台上有一个飞机装置,这也是海潮发挥力量的地方」,在机中作画的海潮,作品将以巨型实时投影与舞者们互动。

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小王子》

8/11~12  19:30

8/13  15:00

香港 沙田大会堂演奏厅

INFO  www.ccdc.com.hk

「这是我的一个秘密,再简单不过的秘密:一个人只有用心去看,你才能看见一切。因为,真正重要的东西,只用眼睛是看不见的。」安东尼.圣修伯里(Antoine de Saint-Exupéry)笔下的狐狸对小王子轻声说道。

或许,也曾有尾聪慧的狐狸在黄狄文心底,不闪不避地睁大眼睛,对他这么说过:「跳舞吧,真正重要的东西就在那里。」

从演员到现代舞者

自一九九六年香港演艺学院毕业后,他加入城市当代舞团(CCDC)成为舞者刚渡过廿年,去年转换身分为副艺术总监,仍是多数人眼中享受舞台的开心果、搞笑高手,但他坦承:「其实,我从小到大有一种空间恐惧症,面对陌生人,或是到陌生的地方,状况严重时,我会紧张到全身甚至头皮都大冒汗。」他站上舞台,投入表演,某一部分是「想战胜自己的心理状态」。

最初,黄狄文想当的是演员,通过亚洲电视台招聘成为儿童节目主持及演员,首度在培训过程中接触现代舞,也见著日后的老板曹诚渊。但电视台的科层组织,逐步磨蚀他对舞台的爱,工作之余的舞蹈课反而让他「找回演戏给我的热忱,灵魂的存在」。

电视台工作未满两年,青年黄狄文仗持著家人支持,还有大把可供挥霍的青春,重回校园,「我还记得,填报名填表时,需要决定就读哪一科——现代舞、芭蕾舞、音乐剧等,我看著这些中文,但完全不晓得这些是什么东西来的,刚好有一个读演艺学院的朋友经过,我拉住他,问『我该选哪个好?』他说,『黄狄文!你选现代舞吧!』我二话不说,就填了现代舞。」

从戏剧性舞蹈到纯肢体舞蹈

二话不说,一头栽入现代舞,「我从来没有后悔过」,舞蹈让他找到呼吸的空间与力量,「像我的亲人,不离不弃」。

黄狄文是「00合」创办成员之一,亦曾为「00合」、「霹雳啪勒身体剧场」及「东边现代舞团」编舞。但真正让他为人所知,奠定舞台上鬼灵精、欢快风格的则是CCDC发表编创的《男人炒饭》(2003)、《欢乐今宵》(2007),香港《文汇报》评价这两档作品「笑翻全场之余又勾起无数集体回忆」。

自言创作「像航海的人,在每一次创作中找到一块新大陆」,黄狄文少时的戏剧训练背景,让他自然地在肢体中加入戏剧成分,企图贴近当时还属于小众的现代舞市场,「阅历多了以后,我觉得动作本身就有足够的质地供人品尝,因此,我减弱了戏剧性,由内在情感而非表现主义式地驱动肢体,像碧娜说的,去靠近『为什么动』,我想这是大多舞蹈创作者都想达到的目标。」

这是为何他在《忽然四季》(2008)突然有了编创上的巨大转折,专注于纯肢体的探索,并持续发展至《下一秒》(2009)、《别有洞天》(2012)、《思缠想后》(2014)等作,去年的《拼途》则是由十五位舞者自身的生活故事组成,获2017香港舞蹈年奖「杰出中型场地舞蹈制作」奖。

不同阶段的阅读领悟

「如果我的手脚还健在,我会继续跳舞,直到我真的不能动了。」他顿了顿,「跳舞时我能抛开自己的身分,进入一个奇幻的世界。」

这回,合家欢当代舞剧《小王子》延续以家庭观众为对象的编创路线,让黄狄文重拾戏剧文本分析的看家本领,要让曾受过专业戏剧、杂耍训练的廿位儿童舞者一同进入沙漠,进入不同行星,进入成长,进入各种关系交织的奇幻世界,「我太喜欢《小王子》了,在不同阶段翻阅都会获得不同领悟。我对小王子离开自己的星球,抵达六个星球接触不同的人的旅程,特别有感触。有趣的是,圣修伯里让小王子去面对了看似负面的教材,谈关系、感情的沟通,从而启发他往正面的路途前进。」

黄狄文谈起他的玫瑰,语气轻柔,「我过去不懂爱情,但现在我最亲爱的人,已跟我共度廿多年,经历了许多喜乐,像是小王子与玫瑰花,时间的付出与相处,书中说臣服是一种责任,我也觉得臣服是互相的爱护,」所以没有一方是臣服者啰?他大笑:「不!如果在关系中要分谁上谁下的话,那肯定是我。」

另一方面,呈现这些意涵深远的故事情节,也是他把守的目标,「想在舞台上呈现《小王子》是我的贪心,希望能透过不同的媒材配合,让每个段落都能让观者明白。」这不是黄狄文首次在舞台上运用多元媒材「说清楚一个故事」,二○一○年的《崩城故事》取材自音乐剧《西城故事》West Side Story,以庞克、歌剧、爵士等元素,营造层次丰富舞台效果,而本次新作的最大亮点,则是与香港沙画艺术家海潮的合作。

现场沙画与舞者互动

开启故事的重要场景是沙漠中小王子与飞行员的相遇,黄狄文与海潮的合作顺利成章,「海潮的角色就是担任飞机师,舞台上有一个飞机装置,这也是海潮发挥力量的地方」,在机中作画的海潮,作品将以巨型实时投影与舞者们互动,「比如六个星球中,有个星球主人是酒鬼,海潮会画一个酒瓶,独舞者则在酒瓶中舞蹈,或是小王子在沙漠中找水井等场景,也会跟沙画有互动。」

除了以沙画串连场景外,该作幕后设计阵容亦十分坚强,有新锐时装设计师杨展、音乐人伍焯堃创作并现场演奏的轻爵士乐,还有由纸艺创作团队Stickyline,为舞者制作的纸面具等。小王子的旅途是否能透过此些殊异媒材开启观者们更广袤的想像?值得期待。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