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文彬与TCO」音乐会 从曲目出发 探寻国乐多种可能性 |
指挥家简文彬
指挥家简文彬(台北市立国乐团 提供)
音乐

「简文彬与TCO」音乐会 从曲目出发 探寻国乐多种可能性

已与北市国合作过两次,这次再度站上国乐团指挥台,简文彬抛出雄心壮志:「我想开发国乐器各种演奏或组合的可能性,去寻找不一样的国乐声响。」在十一月的「简文彬与TCO」音乐会中,除了以过去的创新作开场,简文彬并委托作曲家创作新曲挑战演奏形式,别出心裁的实验,让观众听见、也看见国乐无限可能的未来。

文字|李秋玫、台北市立国乐团
第299期 / 2017年11月号

已与北市国合作过两次,这次再度站上国乐团指挥台,简文彬抛出雄心壮志:「我想开发国乐器各种演奏或组合的可能性,去寻找不一样的国乐声响。」在十一月的「简文彬与TCO」音乐会中,除了以过去的创新作开场,简文彬并委托作曲家创作新曲挑战演奏形式,别出心裁的实验,让观众听见、也看见国乐无限可能的未来。

【TCO】名家系列—简文彬&TCO

11/18  19:30 台北市中山堂中正厅

INFO  02-23832170转255

相对于西洋交响乐数百年的历史,近代成型的国乐交响仍属于发展阶段。习惯了西洋古典音乐的「成熟」,许多学者常将国乐与之相较、挑出弱点——乐器性能差、音准不稳比比皆是,即使百年来演奏者技术已大为提升,但国乐团低音不足的声响仍为人诟病。然而在与台北市立国乐团讨论的过程中,指挥简文彬却语出惊人地问:「低音不足,会不会就是国乐团本身的特色?国乐团是否真的有必要调整成西方交响乐团那样的声音?」已与北市国合作过两次,这次再度站上国乐团指挥台,简文彬抛出雄心壮志:「我想开发国乐器各种演奏或组合的可能性,去寻找不一样的国乐声响。」

借由创作  引导发展方向

国乐的走向,最重要的关键在于乐曲。因此音乐会曲目首先挑选了有「香港新音乐之父」称号的作曲家林乐培在一九七九年创作的《昆虫世界》。此曲是作曲家当年为探索民族乐器性能与配器时所写的乐曲之一,共有〈勤蜂嗡嗡〉 、〈蜻蜓点水〉、〈春蚕吐丝〉、〈穿花蝴蝶〉、〈昆虫世界〉五个乐章,从吹、拉、弹、打等不同组合到全体合奏,展现了各种乐器的特色,也体现了他「从传统寻根、从前卫技法找路」的成果。

音乐会从经典曲目为指标,带出三首委托创作:洪千惠《冥间传奇》借由〈虎门开〉、〈七夕〉、〈放水灯〉、〈抢孤〉颠覆鬼月恐怖的既有印象,赋予祭典嘉年华的意义外,更让各类乐器有发挥机会,并藉著乐器群竞奏等形式开拓声响。此外,简文彬也特地挑出冷门却具有表现力的乐器——三弦,委托新加坡作曲家王辰威创作了《阿勒颇》协奏曲,透过乐曲表现阿勒颇的文化魅力、提醒人们战争对人类可怕的摧毁力,并祝愿当地百姓早日走出困境。由于三弦没有一般弹拨乐器的「品」,因此作曲家采用阿拉伯木卡姆音阶,让乐器表现微分音的特色之美。

双乐团、双指挥  突破框架

压轴的《镜子─双国乐团协奏曲》由王乙聿创作,首度挑战「双乐团、双指挥」,指挥台上除了简文彬,团长郑立彬也将亲自出马。谈起两人渊源,郑立彬笑说:「我们算是师兄弟,因为他出国前跟陈秋盛老师学习,我毕业后也跟著老师一段时间。后来我到北市交,简老师曾来客席指挥,演出理查.史特劳斯《英雄的生涯》,乐曲需要一个铜管乐队在后舞台吹奏,当时就是我协助指挥。」此次在作曲家的设计下,两位指挥将并列在舞台中央,乐团则拆成两团左右以V字型放射排列。观众入口处也将有唢呐小乐团,因此舞台上不但有镜子般反射、映衬之外,前后更有环绕的音响。而台上「双彬」的互动、对应甚至跨越该如何进行,将考验作曲家在「编剧」上的创意。

以过去的创新作为开场,委托作曲家创作、突显独奏乐器、甚至打破演奏形式……「简文彬 & TCO」这场别出心裁的实验,让观众从传统中走出,在精采之外,听见、也看见国乐无限可能的未来。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