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零——每一出制作都是一个学习 |
演出制作事二三

归零——每一出制作都是一个学习

表演艺术制作是一个团体工作,需要的工作技能可以规范与学习,但「人」却是具备各式各样的性格,及来自各不同社会层成长背景的养成。经过多年的种种不同制作的试炼,我一路以来每进一出新制作,都会带著自己的纪律,归零的心态,启动同理心,去理解未来要工作的团队的需求,以及建立所需要的模式。而这模式每每都会不一样。我也同样地透过每次的进程,持续学习。

文字|林家文
第300期 / 2017年12月号

表演艺术制作是一个团体工作,需要的工作技能可以规范与学习,但「人」却是具备各式各样的性格,及来自各不同社会层成长背景的养成。经过多年的种种不同制作的试炼,我一路以来每进一出新制作,都会带著自己的纪律,归零的心态,启动同理心,去理解未来要工作的团队的需求,以及建立所需要的模式。而这模式每每都会不一样。我也同样地透过每次的进程,持续学习。

说起来有点奇怪,从本性来理解,我不是一个善于社交的人(people person);却身╱深处于一个需要大量沟通的工作;不论是时间、事情,更不用说各式各样个性特质的「人」的互动。我在对教书时曾对受教的学生,曾提出在表演艺术界工作「一定要喜欢『人』(human being)」的观点。我所谓喜欢人指的就是一视同仁——平等待遇,毫无歧视,整个的不同都是理所当然。

表演艺术制作是一个团体工作,需要的工作技能可以规范与学习,但「人」却是具备各式各样的性格,及来自各不同社会层成长背景的养成。经过多年的种种不同制作的试炼,我一路以来每进一出新制作,都会带著自己的纪律,归零的心态,启动同理心,去理解未来要工作的团队的需求,以及建立所需要的模式。而这模式每每都会不一样。我也同样地透过每次的进程,持续学习。

一个演出有制作团队加一个场馆加一群观众,共同存在,因而完整。制作团队如何运用场馆设施孕育演出呈现,场馆如何搭配运作在孕育过程成为助力。两方从不同的立场、不同的角度、琢磨、办事、补位,最后得到观众喝采感动为回馈。

在我的观察里,制作团队与场馆每每在共同执行完成演出过程中最常说的句子就是「为什么?!」

这其实是突显了双边可能产生了故步自封的现实。 如何避免,我想两点提点可以参考。

重视提问的重要性

在做一个制作时,我常被问的不是提问什么,而是什么时候应该提问。我的回答是: 不确定—问、不知道—问、我以为—问、我认为—问、我听说—问。不臆测的提问,就是积极寻找解决方案的态度。不耻下问是有信心的表现,是有做万全准备之努力。但同时应答对方也应具有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善意。也因我们常常会让对人的喜好,导致影响了自己对应该要处理的事务,有所延误,有所踌躇而错失良机。这种误会或错误是最令人扼腕的。又,从另外场馆的角度,例行周期的演出常态及频繁度,为了管理上有一规范,也就会推论出一个演出管理通则。但是一旦馆方用理所当然的「都是」态度去推论每一个演出,危险的是忽略了表演艺术之多变是因为人类参与的结果。所以我们要看重在大量的、普遍的资讯下的观察力与理解力,进而到确切的提问。一个好的演出经验是团队与场馆全力携手合作的成果,提问是从最基本到最好的开始。台湾即将又会有更多的场馆,期待!

重视进场前的准备,避免「当下解决」的困境

演出制作最令工作人员肾上腺素往上飙的时间就是进剧院装台期,逻辑上,所有的部门都做好自己的功课,到舞台上,有限的时间(通常约四十四小时)内,组合、整合、完成。但是现实是,若进馆前未能有确切的纸上作业、沙盘推演。又缺乏提问的过程检查。就常常会发生在某一时刻的当下发生未被布局但又必须要被完成的需求。不管最后解决是否圆满,要能看见「当下的拮据」,就是将自己放在一个窘迫的困境。因为这样的困境,挑战的是当下仅能有的经验值、技术支援、经费条件、有限的时间。乐观来看是一个挑战,但也是一个赌注。不要让自己,更不应该让一出制作落入这样的阻碍。

剧场常言:「演出至上(the show must go on)。」这句话说的是一个责任,不是用来合理化制作的草率!

 

文字|林家文 个儿小 强烈意志 精准性格 慷慨的心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