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手快乐,下一个会是你吗?
(Norman Normal 绘)

年终将近,又到了舞团一年一度舞者征选的日子,同时也将要面临舞者去留的难题。离职本来就是常态,每个人在不同的阶段都有不同的人生规划,各行各业都一样。不过在BDC,因为舞者条件的特殊性,所以总会希望他们能多待几年,除了身体训练需要时间培养之外,另一方面也是希望他们能有稳固的收入,生活也能安定。但要成为职业舞者,并不是容易的事,每天8小时的工,耗体力也耗脑力,东奔西跑的演出生活,有些舞者还不习惯,出去才3天就想回家,常拿其他职业舞团为例,人家是出门在外两个月,我们是出门在外天天想家,可能是台东太温暖,哪里都不想去。

再过几天就是舞者征选,想起这8年来的每一次征选,都带给我们难忘的快乐征选经验,他们大多是非科班生,只为圆舞蹈的梦想而来。虽然身体技术不成熟,但总能预见他们的未来,想像只要再多一点时间训练,假以时日,肯定会发光。不过这些原本爱跳舞的孩子都必须经历过一段最煎熬的过程,在亲身经历跳舞变成职业之后,才渐渐明白,掌声的背后,原来要承受这么大的压力,背负训练的苦痛,身体受伤的风险,新制作的脑力激荡,到演出时有修不完的笔记。跳舞已不再只是快乐这么简单,在梦想与现实中纠结,当梦想幻灭,热情不在,加上扛不住编舞者给的压力之下,离开的念头自然就会浮现。撑不了的,另寻他路也不是坏事,趁早梦醒,至少试过,人生也不用感到遗憾。而撑过最艰难的,在几年的磨练之后,确实都会有明显的成果,倒不一定是变得舞艺高超,但每一个人都能在台上发出自己的光采,让观众记得每一个独立的样子。

就在10月底舞团在澳洲演出新作《我。我们》第一部曲,彩排结束从剧场回饭店的路上,舞者小志突然跟我说他有事,直觉应该是想离开舞团,果不其然,当下听到的时候,心里有点失落。该来的还是来了,每年心脏都要经历两次不同的心跳动,一是舞者离团时悲伤的跳动,另一个就是舞者征选愉悦的跳动。但在小志分享他接下来的人生规划之后,顿时从难过转为开心。从小学念舞蹈班一路到大学舞蹈系毕业的他,跳舞这么多年,好像都没有好好思考过,除了跳舞,人生还有没有其他的选择,所以他想趁早转换跑道,尝试不一样的工作,在离开舞团之前,他早已经做好安排,决定到舞团邻近的国本农场学习,给自己3年的时间,为转业做准备,得知国本农场也欢迎小志的加入,心情也轻松很多。

BDC的工作方式有别于一般舞团,我们的生活跟工作密不可分,舞者相处也非常紧密,所以只要有舞者离开,他们会用很多次夜晚的聚会说再见,直到欢送觉得差不多了,才会放下。而我也一直在练习面对每次舞者说再见。过去几年,只要舞者离开,我就会感到自责,是不是哪里没做好,没能够满足舞者的期待跟欲望,惦记著他们离开舞团之后,工作顺不顺心等等,所以总是需要花很长的时间来平复心情。这次小志的诚实以告跟分享,也点醒自己,不需要为舞者的离开而感到难过,珍惜共同的回忆,彼此相互祝褔,希望每一个人都在新的工作领域中,有更好的发展,更精采的人生。

学会说再见,放宽心胸进入下一段旅程,送别丰盛的2023,期待2024新舞者带来新的火花。

(编按)本文完稿于2023年12月初。

专栏广告图片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2024/02/26 ~ 2024/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