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尔在此》 传统传承者的艺道之路

《李尔在此》戏到最后,吴兴国在舞台上卸下戏服,生命回到原点。戏,不过是为了寻找人的本质。 (张震洲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当代传奇剧场《李尔在此》自宣告此演出为吴兴国台湾封箱后,票券一位难求,启售一个月三场演出即达九成以上,火速加开一场及贵宾包厢席次,也於开演前一周全数售罄,可见观众不只支持经典作品,更显示出传奇演员吴兴国的无穷魅力。

当代传奇剧场《李尔在此》

9/24-26  19:30  9/27  14: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

10/3  19:30  10/4  14:30

高雄  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戏剧院

INFO  02-23923868

由国家两厅院主办、当代传奇剧场演出的《李尔在此》,自宣告此演出为吴兴国台湾封箱后,票券一位难求,启售一个月三场演出即达九成以上,火速加开一场及贵宾包厢席次,也於开演前一周全数售罄,可见观众不只支持经典作品,更显示出传奇演员吴兴国的无穷魅力。

彩排记者会中,吴兴国表示,最近起床时想到这是最后一次演出《李尔在此》,便有著浓厚的告别情绪。廿年前演出李尔王时,他把所有当时遇到的情绪与愤怒全数投射到这个角色里,不觉得自己是个八十岁的老人;此时,出演李尔王,则是感受到自己真的有八十岁的感觉,岁月的内化与淬炼,在诠释这个角色时又有著不同的视野。六个无头的巨型雕像包围著李尔王,象徵著李尔王是个空有权势但未经思考便做决定的昏君。

一九八六年,吴兴国结合一群青年京剧演员,创立当代传奇剧场,以改编莎士比亚四大悲剧之一《马克白》的创团作品《欲望城国》打响名号,因此广受国际邀约於各大艺术节演出。接下来创作的《王子复仇记》(改编莎剧《哈姆雷特》)、《楼兰女》(改编希腊悲剧《米蒂亚》),将传统京戏的唱、念、作、打融入西方经典,成功颠覆观众对京剧既有的认知,也让吴兴国成为传统戏曲艺术发展与创新的掌旗「先锋」人物。

但一路走来,这条路并不平顺,在国内虽然受观众欢迎,却不被传统艺界理解。一九九八年,当代传奇剧场因资金申请与经营等相关困难让吴兴国宣布暂停剧团,带著满腔怀疑与愤怒,他决定抛下一切自我放逐,碰巧法国阳光剧团创办人莫虚金(Ariane Mnouchkine)邀请他授课,远走异乡的他,却以《李尔王》为素材创作了廿五分钟的独角演出,大受好评。莫虚金甚至激动地说:「如果不回到你的国家,重启你的剧团,我真的会杀了你。」

休团这个挫折让吴兴国的心情就如莎士比亚笔下「自我放逐」、「自己把国家毁灭」的李尔王,与其说他在演出李尔王,不如说他借此自我梳理,《李尔王》中一人分饰十角的心情揣摩,更像是一场心理治疗。因此,戏到最后,他在舞台上卸下戏服,吴兴国本人唱著:「是胜,是败,是爱,是恨,是喜,是悲,是宫廷,是蔽野,是繁华,是凋零。」生命回到原点,戏,不过是为了寻找人的本质。

「《李尔在此》是老天爷赏给我的,也是我的宿命。」吴兴国总是这样说著这出戏。今年原定由国家两厅院邀请当代传奇剧场演出《凯撒大帝》,却因一场全球爆发的肺炎疫情,让计画不得不暂时搁置,两厅院却不想放弃与当代传奇剧场的合作,於是刚於一月受邀至智利圣地牙哥艺术节演出的《李尔在此》成为最好的机会,独角戏的形式也不受疫情影响,吴兴国就如同当年创作时,宣誓「以一已之力,吾亦勇往之」的意志。

《李尔在此》全剧分成三幕,吴兴国以一人分饰十角的方式,用莎翁最经典的悲剧,把毕身京剧绝学彻底发挥,成就了这出伟大的独角戏。从第一幕的〈戏〉起,每个锣声、亮相、记鼓与身段,以京剧老生的悲怆与苍劲,呈现出被不肖女儿放逐的李尔王,行走於暴风雨的荒野之中的悔恨交加。第二幕的〈弄〉,吴兴国穿梭扮演十个角色间,彷若连珠炮一般的念白功夫及瞬间角色变换,技巧身段之困难,强烈的戏剧性表现出猛烈的生命力。最后一幕〈人〉,角色恢复到吴兴国本人,优美的戏曲唱腔及声韵,以宁静表达「低回浮生梦,潸然前尘过」的意境。

当代传奇剧场创团至今已卅四年,吴兴国也不得不面临交棒的事情,尤其这次影响甚巨的疫情及传承问题,更让他思索到他如何退,怎么退的状态。《李尔在此》是他第一个封箱作品,吴兴国之后希望把历年呕心沥血的作品,一出出复刻,也一出出封箱。吴兴国说:「把当代传奇的经典好好演一遍,对热爱的舞台深深一鞠躬,以最浪漫的方式完成一个演员的舞台生命。」

【欲知更多详情,请见《PAR表演艺术》杂志2020年9月号焦点专题「在此,吴兴国」;免费下载《PAR表演艺术》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