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利尼克的政治迷因 后川普时代的民主预言 莎士比亚的妹妹们的剧团《人民之王》

舞台上,演员是各种标签、符号和姿态,演示著不同的性别、阶级、种族与地位,却同样被分化孤立的个体,彼此间的裂痕与冲突难以消弭。 (张震洲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针贬时事的《人民之王》於二?一七年问世后,在德语剧坛造成热烈回响,导演Baboo与丹麦导演莉芙.海尔姆去年合力执导丹麦版本,今年则搬回台湾,由本地演员与设计群通力合作,这也是叶利尼克的剧本首度在台湾上演。

莎士比亚的妹妹们的剧团《人民之王》

12 /11-12  19:30  12/12-13  14:30

台北  水源剧场

INFO  02-23111390

二?一六年十一月,在举世震惊之下,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川普赢得美国总统大选。德国《日报》Taz以「恐怖小丑的胜利」为头版头条标题,形容这位「仇恨移民、仇外心理、拒绝全球化、保护主义和怀旧」的领导人,在这场选战中的胜出。与此同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奥地利剧作家叶利尼克(Elfriede Jelinek)展开了新剧本《人民之王》Am Königsweg的写作计画,其灵感正是来自川普的胜选。

针贬时事的《人民之王》於二?一七年问世后,在德语剧坛造成热烈回响,短时间内各大剧院争相搬演。去年,由莎士比亚的妹妹们的剧团与丹麦屋舍剧院(Husets Teater)共同制作,导演Baboo与丹麦导演莉芙.海尔姆(Liv Helm)合力执导丹麦版本,今年则搬回台湾,由本地演员与设计群通力合作,这也是叶利尼克的剧本首度在台湾上演。

《人民之王》由一个双眼渗著鲜血,失明的卡通人物猪小姐(Miss Piggy,形象取自美国电视节目《大青蛙木偶秀》The Muppet Show)担纲叙事,她如希腊悲剧的先知卡珊德拉,通过全篇近百页的冗长独白,言语讥讽、滔滔不绝地诉说关於一个财大气粗、俗不可耐的独裁者,如何带领国家走上毁灭的道路。同时援引希腊悲剧《伊底帕斯王》的典故,人们将伊底帕斯视为救星,希望他能从瘟疫中拯救城邦,结果却发现他才是给城邦带来瘟疫的罪人。

对叶利尼克而言,川普的胜选不仅是对美国民主投下一颗自杀炸弹,更可预见的是,民粹主义高涨,反智、反菁英的社会,如何迎来灾难、深渊、死亡和恐怖,以致西方民主体制衰亡。这显示了人类文明发展两千多年以来,人类对威权的顺从与渴望从未改变――人们希望改变,人们想要新的,但其实他们想要的是旧的,所以旧的只能伪装成新的出现。

Baboo表示,在这个剧本中,叶利尼克不仅是寻找一个替罪羔羊,收拾这个残局,她更想探究,民主危机背后的结构性问题――民主如何走向死亡?而知识分子能做什么呢?目前为止似乎无所作为。当我们在剧场里探讨这些议题,那些有大把时间却没有价值感的人已经把票投给了川普,以及其所代表的极右派政权。或许,每个人都该为这一切负责,每一个人都无法置身事外。

曾数度搬演叶利尼克剧作的导演莉芙.海尔姆认为,这是叶利尼克历年剧作中,最具有个人色彩的作品,充分投射她做为一个知识分子,对这个政治时局的愤怒与无力。「叶利尼克就是她笔下的盲眼先知,对当代世人激烈地提出她的真知灼见,却发现在这个网路,社交媒体发达的时代,每个人都是盲目的,没有人真正在听。於是,剧末,她作出了献祭,选择以沉默抵抗这个众声喧哗的社会,同时也内省、回望,试图给这个疯狂的世界带回一丝理性。」

《人民之王》的合作始於二?一七年,Baboo获亚洲文化交流协会奖助,赴纽约研习半年,期间参与林肯中心导演工作坊(Lincoln Center Directors Lab),与来自丹麦的莉芙.海尔姆相遇、交流。基於两人过往作品对「后戏剧剧场」的兴趣与实践及对彼此剧场美学的高度认同,决定连结双方的资源,展开跨国合作,共同执导一部剧作。这也是莎妹剧团继《餐桌上的神话学》、与日本第七剧场《交换手札》三年计画后,再度启动不同形式的跨国合作,也是近年莎妹剧团持续经营、深耕国际网络的具体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