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專題(一) Focus | 告別2020的幾種方式/我的告別方案

舞蹈家葉名樺 告別會讓我輕輕卡住的年少心

葉名樺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生命有喜有悲,顯然我把選擇性遺忘當作生存機制。可面對二○二○世界的動盪,我倒不想遺忘;它比真實還要真實、殘忍卻更能有機會檢視未曾見到或已經遺忘的細節。

在告別二○二○年前,我想先告別廿歲的我。

說來有點害羞,也有點不要臉。

一次在國外工作對方問我年紀,沒有喝醉也沒有慌亂,我甜美微笑並回答:“I am 26. ”話一出口後我瞬間清醒;一九八三年出生的我,這一題答案應該是卅六歲。當下是否成了那種很怕說出自己真實年齡或非常在乎變老的女人…… 而後,我認真地檢討了一下,到底是怎麼了,會說了那樣的回答;廿到卅歲傳說中的黃金十年,我無意識但認真地遺忘很多事情,有點斷片有些躊躇,原因是?

借用星象唐綺陽老師說的「牡羊蠻會斷捨離的,本來就很會整理自己的人生,會留的都是覺得必須留的」。

生命有喜有悲,顯然我把選擇性遺忘當作生存機制。可面對二○二○世界的動盪,我倒不想遺忘;它比真實還要真實、殘忍卻更能有機會檢視未曾見到或已經遺忘的細節。

所以告別二○二○年,我選擇告別會讓我輕輕卡住的年少心,也據說是一生中最混亂的青春階段,用來獻祭。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36期 / 2020年12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6期 / 2020年1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