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活誌 Behind Curtain | 幕後群像

開演前一百小時|國家交響樂團舞監高冠勳、李艷玲 藏身樂宴的幕後精靈

NSO舞監李艷玲(左)與高冠勳(右) (鄭達敬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林林總總的分內事務,既多且雜簡直可用包山包海來形容。NSO的舞監高冠勳與李艷玲如何應對這裡裡外外、瑣碎繁複又可能狀況紛陳的工作呢?

與劇場形式的演出不同,大部分的音樂演出,演出裝臺、拆臺得在同一天內完成。對職業樂團而言,團務與演出能順利運行,除了有賴指揮、演奏家在臺上綻放光芒,背後也都有強大的技術團隊與行政團隊等許多幕前幕後的推手一齊努力,讓所有事務得以按部就班完成。在這之中負責執行這些繁瑣的任務、協調大家的工作分配、確認各個細節並且須直面團員的靈魂人物,大概非舞監莫屬了。

平時包辦排練大小事,諸如舞臺上「看得到」的舞臺配置、樂器編制、特殊樂器租借、拆裝臺等等,乃至觀眾「看不到」的排練次數及協演人員的確認、排練時隨侍待命、工作人員安排、主持技術協調會議、演出現場的場勘,以及看似簡單其實充滿學問的演出便當該如何選擇,往往都由舞監這些小精靈們一肩扛起,可說是責任重大!

林林總總的分內事務,既多且雜簡直可用包山包海來形容。NSO的舞監高冠勳與李艷玲如何應對這裡裡外外、瑣碎繁複又可能狀況紛陳的工作呢?

防疫工作一手包  打造最多擋音板

這一年受到疫情影響,臺灣在如此的景況下仍能保有現場演出,必備的部署工作自然不可少。高冠勳表示:「現在防疫時期,很多搭臺的需求都跟防疫有關,以前不太介意距離的問題,現在只要有合唱團在臺上,都有加大舞臺的需求。」

除了量體溫及消毒等標準配置,舞監更得每日確認團員們的身體狀況、督促團員填寫防疫聲明書、適時放置透明擋音板隔絕各聲部間的飛沫,以及更重要的關鍵:為了讓團員彼此或與觀眾間維持足夠的安全距離,每場演出該向觀眾席擴充多大的延伸舞臺區域,都是需要盡早敲定的事情。也因為了拉開樂團與合唱團的安全距離,在原本舊有的擋音板之外,還另外訂製壓克力板自行加工成堪用的大小,他笑著說道:「我們大概是全臺灣擋音板最多的樂團了。」

演出執行有聖經  新曲演出考驗應變

NSO有滿編的四管編制(註1),在團員調度上相對有比較大的彈性,所以從巴洛克、古典樂派乃至近代的曲目基本上都游刃有餘,也因此建置出每首曲目的專屬「執行聖經」,每當以後要再搬演相同曲目時,只要將執行聖經從檔案庫中撈出,就可以知道究竟該有什麼樣的配置、該安排多少位樂手、需不需要請協演、有沒有特殊樂器的需求。

狀況比較棘手的是國人作曲家的作品,因為大部分是首演,沒有已建置好的執行聖經可參考,拿到樂譜時可能又很逼近演出時間,如果樂曲有著特殊的聲響需求,找尋指定的樂器就得花費一番心力,在在考驗舞監的應變能力。

演出之外,就靠舞監掌握全局。 (鄭達敬 攝)

拉高天線隨時警戒  上場時刻最緊張

也因為需會處理各種狀況,「觀察」就成了舞監相當必備的本事。舉凡排練時觀察團員有沒有個別需求、有沒有少搬什麼設備等,特別是每場演出的第一次排練,紙上評估的事項要首次實際執行,需要反覆確認的細節便多了起來。當樂手一上場調音,得留意是否少搬了譜架、椅子等工具;排練過程中則隨時待命,仔細觀察指揮有哪裡做了調整,譬如說法國號從左邊移到右邊,就必須馬上記錄下來,往後的排練也要一併更動;或是臨時有團員要進出,但通常雙手都拿著樂器,幫樂手老師開門也是身為舞監的體貼;排練後記下所有演出者調整過的內容,諸如樂器種類繁多的打擊樂器,可能一位演奏者就須負責好幾樣小樂器,演奏者依自己的喜好調整完的排列順序就需要記錄下來,下次一併更新。舞監李艷玲說:「如果排練的位置沒有太大的問題,那就會延續使用到演出結束」。

演出時的狀況又跟排練不太相同,樂手一上場時是舞監最緊張的時刻。舞監必須很仔細地觀察各個團員有沒有異狀,像是是否有擺放錯的位置或少放的椅子、譜架,尤其前後曲目編制大小不一樣時,更需要仔細核對;如果團員少帶了配備上臺,是否有打手勢向舞監求助或是急匆匆往後臺移動,也是必須注意到的事情。最常被遺漏的大概就是弱音器(註2),體積不大又不是平時必備品,常常在開始調音才發現留在後臺,如果注意到團員忘記攜帶,這時就要適時阻止調音往下進行,因為「一旦開始調音、指揮一上臺就沒有轉圜的餘地了」。現在防疫期間,因為不得於後臺群聚,所以團員會在七點開始陸續上臺熱手,因為演出前可以自由上下臺,也就減少了遺漏配備的事情發生。

混亂中指揮大局  百寶箱不可或缺

除了平時的排練與各種定時或不定時的演出行程,處理過最特殊且緊急的狀況是團員需要叫救護車。某次在音樂廳的例行性排練結束,某位團員在觀眾席漏踩一階樓梯,明顯的外傷與大片出血讓現場目睹的大家都有點手足無措。此時的舞監即擔任起冷靜又理智的要角,關心現場狀況、幫忙止血之餘,也協調好大家的分工,確認有人叫救護車,並一路護送傷者上救護車,才暫時解除了這棘手的風波。

如同平時排練可能充滿危機,出門在外公演更是要預想到各種狀況且適時做出應對。舞監的專用工具箱即是為了順利解決疑難雜症所衍生的產物,裡面包羅萬象、應有盡有,一般常見的五金工具是基本配備,譜架燈、熨斗、電暖器、樂器需要的備品,如備絃與鼓皮、備用樂譜,都是用來處理演出遇到的狀況。舉凡電暖器可在天氣太冷時替受凍的雙手回溫、熨斗可以替不平整的演出服救急、備絃則是避免提琴類樂器遇到斷絃時沒有新的絃可以替換。演出相關工具之外,醫護用品也是舞監工具箱裡相當重要且不可或缺的一環,感冒藥、腸胃藥、貼布等,可以緊急處理外傷與緩解身體的不適。工具箱裡的物品如此繁複,就是為了預防突發狀況發生時,找不到得以解決的工具。

在後臺監督一切。 (鄭達敬 攝)

發現問題解決問題  溝通無礙工作無礙

對於自己的工作,高冠勳的感想是:「這個工作不只要預想、預防,還要發現問題,並且解決問題。」李艷玲則有感而發:「舞監的工作就是靠經驗值累積起來的,經驗的傳承非常重要。」舞監的工作囊括了臺前臺後,總結來說就是「無論如何都得讓演出能順利執行」的角色,在如此高壓的環境下,冷靜、足夠的抗壓性與良好的觀察力確實是舞監不可或缺的能力。

而兩位舞監也特別提到,與團員之間的互動及應對,在防疫期間有明顯的提升,可能因為近期很多事情充滿了變動性,所以與人的溝通就更加重要。如何把工作辦得妥貼又與各方溝通順暢,算是防疫期間為舞監這角色帶來的小小挑戰吧。

下次看演出時,除了注意臺上光鮮亮麗的演奏家,也可別忘了在後場疲於奔波、努力解決各種難題的舞監,正是確保演出能順利進行的幕後功臣呢。

註1. 弱音器是用來讓降低樂器發出的音量,或是讓音色較為柔和的輔助工具,隨樂器不同弱音器也有不同的種類、形式。

1. 木管樂器編制的數量,可以用來界定管絃樂團的規模。而四管編制,指的是管樂器的每個聲部都配有四名樂手的編制,例如長笛聲部配有3位長笛、1位短笛。 

(本文轉載自OPENTIX兩廳院文化生活)

學習打擊樂的高冠勳連定音鼓鼓皮更換都一手搞定。 (鄭達敬 攝)
舞監的百寶箱。 (鄭達敬 攝)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38期 / 2021年03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8期 / 2021年03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