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瑞拉斯與林惠珍的〈飮酒歌〉點燃音樂會歡樂氣氛。
卡瑞拉斯與林惠珍的〈飮酒歌〉點燃音樂會歡樂氣氛。(鄧惠恩 攝)
面對大師 面對大師

與卡瑞拉斯同台詠歎 訪三位女高音林惠珍、邱玉蘭、廖雪眞

與巨星同台演唱是什麼滋味?興奮!緊張!二月二十四日卡瑞拉斯的音樂會,雖然寒風細雨,廣場上近兩萬名樂迷與場內滿座的聽衆以最大的熱情「贊助」了當晚與卡瑞拉斯同台演出的三位本國女聲樂家,而她們的精采表現也博得了大家的讚賞。

文字|林靜芸
攝影|鄧惠恩
第6期 / 1993年04月號

與巨星同台演唱是什麼滋味?興奮!緊張!二月二十四日卡瑞拉斯的音樂會,雖然寒風細雨,廣場上近兩萬名樂迷與場內滿座的聽衆以最大的熱情「贊助」了當晚與卡瑞拉斯同台演出的三位本國女聲樂家,而她們的精采表現也博得了大家的讚賞。

音樂會上半場,聲音輕亮的抒情女高音林惠珍與卡瑞拉斯,以威爾第《茶花女》中歡樂的〈飮酒歌〉將音樂會熱熱鬧鬧的氣氛點燃,而第二位出場的我國旅日女高音邱玉蘭,出場好戲是與卡瑞拉斯在台上打翻醋罈子,大吵一架(馬斯卡尼《鄕村騎士》一景)一對怨偶針鋒相對,滿足了觀衆「看戲」的興頭,獲得了滿場的喝采。下半場的壓軸好戲由廖雪真以比才《卡門》高難度的詠歎調與卡瑞拉斯共享最後熱情的掌聲。

問起與卡瑞拉斯一起站在台上演唱的第一個感覺是什麼?三位女歌唱家一致的回答是:「嚇了一大跳!—怎麼那麼大聲。」卡瑞拉斯二十日抵台,次日記者會前半小時,三位女歌唱家才有機會跟他見面,二十二日卡瑞拉斯有獨唱會,二十三日綵排,由於時間有限,每人與卡瑞拉斯相處機會不多,也只能跟樂團「走」過一次。練習時,卡瑞拉斯聲音一出來,由於「太好聽了!」女聲樂家們聽得連自己的詞都忘了,卡瑞拉斯還調皮地跟她們眨眨眼,「不過他只用輕聲唱,音量全不放出來,實在無法預期上台時要如何跟他搭配」,於是音樂會當晚他一發聲,就把「茶花女」林惠珍給著實的嚇了一大跳,「怎麼那麼大聲!」而廖雪真則感覺到他全身毛髮都豎了起來,聲音飽滿,充滿了力度。而要在台上準備跟卡瑞拉斯「吵一架」的邱玉蘭也因綵排時無法預測卡瑞拉斯的情緖,結果這場架原本是要慢慢「上火」的,誰知道當晚卡瑞拉斯一開口就「沒好口氣」,邱玉蘭起先被嚇了一跳,之後才回神來「還以顔色」。

上台前,三位女歌者的情緒緊繃到了極點,卡瑞拉斯卻一臉從容的到各個休息室向她們一一祝福,叮嚀她們別緊張並預祝演出成功。「完全沒有架子!」廖雪真說,綵排時看得出他因前一晚有演出,顯得有點累,可是一堆人要他簽名,他毫不猶豫的提起筆來滿足樂迷的要求,卻把在一旁的三位女歌唱家們看得心疼,「直覺想去保護他,讓他休息」,所以雖然跟他同台,廖雪真卻沒有他的簽名,如今回想起頗爲遺憾。

憶起從報名參加、甄選到入選名單宣佈,三人都經過了漫長等待的煎熬,「本來不抱希望了,甚至都停止了練習」,突然獲知由卡瑞拉斯親自選中「腦中一片空白」,這幾個月來的心情可以說是起起伏伏、患得患失。如今緊張、壓力、興奮已過,再回想這一段經歷,三位女歌唱家都覺得「好像做了一場夢」。或許,下次還有機會再見到他,也或許只能從CD唱盤中再與他同歌,不過這一段美妙的經歷卻是永生難忘。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