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瑞拉斯把聲音比作女人,變化無常、難以捉摸。
卡瑞拉斯把聲音比作女人,變化無常、難以捉摸。(寳麗金唱片 提供)
面對大師 面對大師

「聲音像女人,我必須小心溫柔的應付她……」 獨家專訪卡瑞拉斯Jose Carreras

世界三大男高音之一,西班牙籍的荷塞.卡瑞拉斯(Jose Carreras)在二月下旬台北的兩場音樂會中再次展現他的智慧和音樂性。一位經年累月演唱的歌劇明星要保持聲音的彈性和音色的明亮是需要相當費腦筋的,因爲聲帶就像一把剪刀,常用而不知如何保養就會越來越鈍,有一天只能用來砍樹枝,而不再能剪絲帛了。

世界三大男高音之一,西班牙籍的荷塞.卡瑞拉斯(Jose Carreras)在二月下旬台北的兩場音樂會中再次展現他的智慧和音樂性。一位經年累月演唱的歌劇明星要保持聲音的彈性和音色的明亮是需要相當費腦筋的,因爲聲帶就像一把剪刀,常用而不知如何保養就會越來越鈍,有一天只能用來砍樹枝,而不再能剪絲帛了。

很多歌者在唱久了歌劇和太粗重的作品之後,常常不再能應付纖柔的作品,強弱明暗的層次也越來越有限。卡瑞拉斯却在他二月二十二日晚的藝術歌曲獨唱會和二十四日晚的歌劇選粹之夜,充分顯示他力度和音色層次的寬廣,強弱轉變之間的隨心如意。我想最讓我感動的是他的專注和投入。他的歌曲詮釋認眞誠懇,深入人心;唱歌劇時更是全力以赴,毫無保留。

這樣一位成功認眞的歌唱家,我獲得專訪的機會,深覺榮幸。他有問必答,誠懇坦白,對很多的問題有其獨到的見解,似乎這些都是他曾經思考過的問題。他也非常健談,英文能力很強,用字恰當。他自然而有禮的態度,使得訪談非常順利。對我來講這是一次頗爲珍貴的經驗。

學唱之初

席:卡瑞拉斯先生,聽說你很早就顯示出歌唱的天份,請問你何時正式開始學唱,跟過幾位老師?

卡:你知道男孩子有變聲期,我的變聲期發生在十二歲到十三歲之間,到了十七歲我就正式開始上聲樂課了。我一共跟過兩位老師,第一位學了兩年,第二位三年。

席:都在音樂學院裏?

卡:不是,都是在外面上的私人課。在音樂學院我只學鋼琴和理論,從沒有上過聲樂課。

席:你認爲誰對你目前的聲樂成就影響最深?

卡:我和我第二位聲樂老師Juan Ruax默契較深,受他的影響也最大,我今日的聲樂技巧應歸功於他。正式演唱以後,每次排練、每次公演,也都是學習的機會。

聲音像「女人」

席:你現在還天天發聲練習嗎?

卡:我每天發聲練習,我認爲音階和其他各類發聲練習非常重要,當然有時也視情形而定,在一場音樂會前後,也許我會覺得我的聲音只需要休息。我總認爲聲音像一個女人,她變幻無常難以捉摸,我必須小心溫柔的應付她。

席:你需要很長時間的發聲才能正式歌唱,還是你只需要唱一兩組音階就可以唱了?

卡:這也視情形而定,有時我的聲音一開始就很好,位置很高,但有時我的聲音很懶,就需要較長的時間來暖聲。歌者就像一個運動員,他們也有很多肌肉需要鍛鍊。我可以吿訴你一些讓我非常驚異的例子:有一些我的同事,我想他們從來沒有做過任何發聲練習,但是他們唱得也很好,有一些則需要一兩個小時來暖聲。

席:那些不需做發聲練習的歌者眞是幸運,但是你不覺得這樣做有點危險嗎?因爲有一天如果……

卡:對了,如果有一天他們的聲音發生問題,他們就不知如何應付或處理了。所以我想適度的發聲練習是應該的。

完美的聲樂技巧

席:你現在的聲樂技巧是長久努力的結果,還是一切都來得相當容易,像音色、位置,還有整個發聲器官的運作?

卡:讓我來這樣講:對有些人來講,聲音的發射(emmision)很容易,但他們在樂句、音樂性、品味上有困難;相反的,有些人有以上所有的優點,但聲音的發射却不太容易,這些人就必須非常努力以獲得正確的技巧來發揮他們的音樂性。我想我是屬於後者。

席:什麼是正確的技巧呢?

卡:正確的技巧能幫助你更容易表達自己。技巧應該是用來表達感情、音樂、歌詞,而不是本末倒置,一味追尋所謂的技巧。完美的技巧是自然的,是不明顯的。做爲一位聽衆,我是希望聽到美妙自然的聲音,而不要看到或聽到歌者發聲器官的運作情形(mechanics)。

師生之間

席:我覺得你的溝通能力很強,會不會有一天考慮當老師,和年輕人分享你的技巧與經驗?

卡:這眞是一個難答覆的問題。如果有一天我眞的有時間,而我又確信一位年輕人有天賦、有個性,有做爲歌唱家的正確心態和紀律,我可能會盡全力幫助他。但是現在我不太能決定,因爲做老師是很艱辛的,需要很多的熱情,我非常敬佩他們。

席:什麼是你心目中的好老師?

卡:聲樂老師也是要有天賦的,不是說今天我在世界各地唱了卅年,我就一定會是一位好老師。—位好老師不但要敎你聲樂技巧,也應該知道你的缺點和潛力。他循循善誘有熱情、聽覺敏銳,他必須能直覺地感受到每個學生聲音或個性的異同。舉例來說,有位學生只注重感情的發揮,那老師必須敎他如何節制,有的却太冷,沒有感情,老師就要加以散發。其實聲樂的基本都是一樣的:要支持,要用橫隔膜,要有向前的共鳴,喉嚨要張開……

席:但是要張多開却是因人而異……

卡:對了,這就是關鍵所在!

席:旣然好老師那麼難得,一個年輕、沒有經驗的歌者,如何去判斷他是否找對了老師,他是不是也應該相信一點他的直覺?

卡:正是如此,一個有歌唱天賦的人絕對有一些正確的直覺,他應該相信這些直覺。在這方面一個學生不能太隨便,不要想我現在沒有進步,以後就會好的。他應該覺得每堂課都有所收獲,不管是多小的收獲。當然我們對老師也應該有點耐心,但是學生必須覺得這位老師是適合他的。如果他覺得自己不進則退,他必須要有勇氣當機立斷,找尋另一位老師,因爲這位老師對別的學生來講也許是很好的老師,但却不適合他。

子女的音樂敎育

席:你有兩個孩子,男孩十九歲,女孩十四歲,他們都有音樂天賦嗎?

卡:從一開始,我和孩子的母親就決定不勉強他們,我們只希望他們有基本的音樂修養,男孩子一直在學長笛,女孩子學鋼琴,至於他們是否學到某種程度就停止,或是要繼續,則由他們自己決定。不過照目前的情形來看,他們並沒有特殊的音樂天賦,但是他們都喜歡音樂,不論是古典或流行。我覺得這樣很好。

席:如果有一天你的孩子吿訴你,他或她想要成爲一位歌唱家,你會給他們什麼忠吿,你會說這一行很辛苦、艱難嗎?

卡:如果我說歌唱這一行太艱辛,那我就不公平了,我感謝上帝和生命賜給我的一切,我也要感謝世界各地聽衆對我的支持和愛護,我得到的太多了。但要我必須確定他們有眞正的天份,我才會鼓勵和支持他們選擇歌唱做爲事業,不然我會試著勸阻他們。無論如何,我想我的孩子不會成爲歌唱家。

席:年輕人應該什麼時候開始學歌唱?

卡:這要看人種和生長的環境,熱帶的人成熟得較早,寒帶的人成熟得較晚,一般來講,男孩子十八到十九歲,女孩子則早一點,十六到十七歲可以開始初步學習。

另一雙耳朶

席:你對德法藝術歌曲的看法如何?你也唱這些曲目嗎?

卡:我不唱德國藝術歌曲,因爲我認爲德國藝術歌曲特別需要對語言能充分掌握,而我對德文不能掌握。但是我常唱法文歌曲,例如佛瑞(Faure)、杜巴克(Dupac)的歌曲,還有比才(Bizet)、馬斯奈(Massenet)的藝術歌曲。

席:所以你不唱德國藝術歌曲是語言的原故,而不是個人品味或聲樂技巧的問題?

卡:對我來講是語言的問題,至於技巧,我認爲如果技巧正確,應該可以唱任何語言的作品。

席:我認爲一位歌者不管唱得多好,久而久之,他的聲音會走樣,或是養成某種壞習慣,因此每一個歌者都需要有另一雙耳朶來聽他,給他意見。你有這樣一位値得你信賴的人嗎?

卡:很不幸我的老師數年前去世了,但是我在巴塞隆納有一位可以請敎的人,旅行在外演唱時,我也會打電話跟他討論我遇到的困難。有一位敢對你講實話的人是非常重要的。當你到了某種地位,人們不再敢跟你講眞話,這是非常可惜的。如果你願意幫助一個人,就應該跟他講眞話。

席:可是你們雙方的關係必須非常友好,而且他的判斷力必須是你能信任的。

卡:那當然。

歌唱比賽

席:你認爲歌者應多參加比賽嗎?

卡:參加比賽是歌者走出老師和親友保護的圈子,面對更嚴格的聽衆的學習機會,但是否得獎則要視評審的人選而定。我吿訴你我的親身經驗:一九六九年我參加巴賽隆納一個非常重要的比賽,我連初賽都沒有通過。第二年我參加義大利巴爾瑪的威爾第聲樂比賽却得了大獎。到底誰對呢?我不相信一年的時間會有那麼大的差別,我不可能第一次那麼糟,也不見得第二次那麼好。雖然我絕對信任評審的廉正,但是有時他們也會判斷錯誤。我曾多次擔任西班牙聲樂比賽的評審主席,大家對參賽者的意見很少一致。所以參加比賽得不得獎並不重要,而是參賽的經驗對歌者有益。你不得獎不見得以後就不能成功。

席:得獎也不見得以後就一定成功,因爲歌唱生涯的成功與否因素很多。

卡:一點不錯。

血癌資訊中心

席:請問你所創立的卡瑞拉斯血癌基金會是否也提供有關血癌治療的最新資訊?如果台灣有人或醫生想知道,應該跟誰聯絡?

卡:我們非常樂意提供資訊,這是我們服務的項目之一,我們有一個資訊中心。(註)

席:非常謝謝你接受訪問,祝你一切順利。

卡:也祝福你。

註:卡瑞拉斯血癌基金會地址、電話如下:

Fundacion Internacional Jose Carreras Para La Lucha Contra La Leucemia

Address:Roger de Leuria 1184222 08037 Barcelona Spain

Tel:3-4591914

Fax:3-4591155

 

文字|席慕德 聲樂家,師大音樂系副教授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