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莊桂櫻的笛音纖細、靈巧。(主辦單位 提供)
新秀登場 新秀登場

慢飛的鳥飛得穩 莊桂櫻/笛子獨奏會

成爲一個大師,她有其條件限制。但做爲一個演奏家,她應可以其纖細感性,在笛界掙得一片天空。

成爲一個大師,她有其條件限制。但做爲一個演奏家,她應可以其纖細感性,在笛界掙得一片天空。

綜觀四月廿七日莊桂櫻在國家音樂廳的演出,可稱平穩。上半場稍爲緊張而有小失誤及不夠流利之處,下半場在其較自在的肢體語言中,回復了往日的水準。曲目方面,除了她自己的創作〈台灣哭調四重奏〉及我的作品〈小童〉(笛子與打擊樂)之外,全是大陸作品。在大陸大師一一登台之時,這樣的曲目恐較難獲得突顯。其實她應可選些早期她的拿手曲目,如〈茶山姑娘〉、〈在那片草原上〉等台灣樂曲,一方面展現個人風格,一方面又能游刃有餘地專注於演奏。

在音準上,獨奏與樂團都偶有失誤;而擔任拉弦樂最高音的二胡只有一把,主旋律常被掩沒;笙偶而喧賓奪主;笛子獨奏略顯深沈不足。不過,在莊桂櫻細膩、靈巧的運指及氣息控制下,倒也使得整場音樂楚楚動人,搖曳生姿。

莊桂櫻的就學歷程是坎坷的,大學考了三年,連硏究所也是三年。她自謙是笨鳥,我反倒是佩服她這種愈挫愈勇的上進心。笨鳥慢飛,只要按部就班,不好高鶩遠,反而能安全的抵達,降落目的地。

 

文字|陳中申 笛子演奏家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