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玉璽是國內難得的中音人材。(主辦單位 提供)
新秀登場 新秀登場

白玉璽/國產男中音,「聲架」不凡

毫無疑問地,白玉璽是位極優秀的「新秀」──雖然他已有多次演出的經驗了。

毫無疑問地,白玉璽是位極優秀的「新秀」──雖然他已有多次演出的經驗了。

這位完全在國內培植出來的男中音,出身於政戰學校系統,先是民國七十六、七十七年分別在台灣區音樂比賽及台北市傳統藝術季民歌大賽中奪魁,而後參加兩廳院的「歌劇工作室」,隨多位導演與唱法指導硏習歌劇理論及舞台表演,並於工作室推出的巴洛克時代歌劇《狄多女王》(普賽爾曲)中演出。自此,每年均有大小演出,包括去年於布瑞頓的歌劇《諾亞方舟》中飾演諾亞。

四月廿一日的獨唱會,白玉璽展現了他這幾年來積極努力拓展曲目的成果,無論在義大利歌曲或歌劇選曲上,皆顯現出他的用心。

整場的義大利歌曲及歌劇並不好唱。歌曲部分牽涉到十七世紀至廿世紀的曲目,有些是極古典的歌,有些帶有戲劇性,有些則近乎民謠風。在所有的義大利歌曲中,白玉璽表現最突出的爲托斯帝的三首歌,在風格的掌握上極爲道地,音色的控制、音量的收放、線條與樂句的處理、感情的投注等各方面,均十分自然,毫無「刻意」之處,尤以〈可愛的小嘴唇〉及〈我將逝去〉兩曲,表現得可圈可點。義大利歌曲部分的壓軸曲──德.庫堤斯的〈我希望你一切安好〉,亦表現不俗。

在以上這幾首歌曲中,充分展現了歌者的優點及特質:對音樂、語言及歌詞的敏感、高度的音樂性、感情的充分投入、絕佳的音色、良好的氣息及音量控制。

但若要吹毛求疵,也並非找不出缺點,白玉璽在早期義大利歌曲的部分,或因義大利文信心不足,過於努力求正音的結果,導致樂句的處理上不夠流暢,再加上他情感的豐富而予以一些歌曲戲劇化地詮釋,稍多的彈性速度,也使前面提過之問題更形明顯。如培高雷西的〈尼娜〉、馬替尼的〈愛情的喜悅〉及史卡拉第的〈我滿懷痛苦〉等曲,皆可見到歌者稍嫌刻意追求風格及義大利語音的痕跡。然而由歌者的表現上,我們可以見到一位年輕藝術家嘗試的用心,努力想在每一首歌曲中注入他全付的心力,因此仍是値得喝采的。

淸唱放射戲劇魅力

相形之下,白玉璽是一位極好的歌劇演唱者,雖僅是由鋼琴伴奏的淸唱,卻放射出歌者的戲劇魅力。歌劇選曲比演出歌劇較難的是沒有舞台、服裝及同劇其他角色的烘托,必須獨自以歌聲來營造出劇中的情緒及氣氛,才能帶動聽者的共鳴。白玉璽選唱的歌劇選粹又非在場大多數觀眾所熟悉的如〈公主徹夜未眠〉、〈爲了藝術爲了愛〉,或是他相當拿手的《塞維亞的理髮師》中費加洛的討喜選段,而是難以表現的戲劇性極高的場景,如:喬大諾的〈祖國公敵〉(選自《安德烈.謝尼耶》)、奇列亞的〈請看獨白〉(選自《阿德麗亞娜.雷庫弗勒兒》)及威爾第的〈原來是你玷汚了她的靈魂〉(選自《假面舞會》)。白玉璽在鋼琴伴奏吳季札的全力烘托之下,展現他的爆發力,不僅在角色的性格與情緒的掌握上十分精確,音色的轉換、音量的控制、語言及音樂的處理也皆十分具有說服力,尤以威爾第一曲,他詮釋的雷納托一角有血有肉,情緒的陰暗矛盾痛苦,皆經由歌聲傳達出來,令人擊節。

綜言之,白玉璽的年齡尙輕,是國內難得的男中音人才,他的音域廣、音色佳、音量足、技巧佳,加上相當用功肯學,若有機會接受長期專業之歌劇表演訓練,應會是我國歌劇舞台上的好角色。另一方面,以他的敏銳天賦,又是演唱藝術歌曲的極佳人選,不妨多嘗試各國藝術歌曲。

在這場音樂會中,吳季札給予歌者的支持是極有力的,歌劇部分,他那管弦樂般的演奏,將鋼琴的色彩充分發揮,也補足了歌劇選曲淸唱之氣勢。義大利歌曲部分,亦依時代之不同,予以風格化的處理。這場音樂會竟以「新秀」音樂會的面目出現,倒是一個値得硏究的問題。再者,「歌劇工作室」曾培養過不少聲樂新人,它的暫停希望只是一個逗號,而非句點。

 

文字|王瑋 中廣「音樂生活雜誌」主持人

專欄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