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由德國藝術家荷特.伯納所編導的《黃金?分割》(靜岡縣舞台藝術中心 提供)
日本 藝術節/日本

藝猶未盡

第二屆「劇場──奧林匹克」藝術祭

第一屆「劇場-奧林匹克」藝術祭於一九九五年在希臘雅典舉行;四年後的今天,第二屆的活動在靜岡縣舞台藝術中心代表鈴木忠志的推動下,來自二十多個國家的表演團體,自四月中旬至六月間展開一場場精采的演出。

第一屆「劇場-奧林匹克」藝術祭於一九九五年在希臘雅典舉行;四年後的今天,第二屆的活動在靜岡縣舞台藝術中心代表鈴木忠志的推動下,來自二十多個國家的表演團體,自四月中旬至六月間展開一場場精采的演出。

以「希望之貌」(Creating hope)爲題的第二屆「劇場──奧林匹克」藝術祭,邀請世界二十多個國家的二十四個表演團體,演出項目囊括了戲劇、歌劇、音樂、舞蹈及演講等大型國際藝術交流活動;自四月中旬起至六月爲止,在長達二個月的演出期間,世界各國的藝術精華在靜岡縣的靜岡市、池田、濱松、淸水四個城市的十三個表演會場繽紛展開。

有別於運動場上的奧林匹克,「劇場-奧林匹克」的誕生是由希臘著名的演出家狄奧多羅斯.提普森(Theodoros Ter Zopo ul os)所發起的,主要目的是爲延續及保存歷史性舞台藝術作品,促進國際間表演藝術交流網的設立、加強對藝術家的訓練及支援等。「劇場-奧林匹克」國際委員會的組成成員,除了狄奧多羅斯.提普森外,還包括西班牙、巴西、德國、希臘、法國、俄羅斯、美國及日本的鈴木忠志等舞台創作及演出者,他們依照當初成立「劇場-奧林匹克」的協議,以輪流舉辦的方式,讓平均四年一屆的「劇場-奧林匹克」藝術祭在全球各地依次展開。

第一屆「劇場-奧林匹克」藝術祭於一九九五年在希臘雅典舉行,來自各國的戲劇創作者以「悲劇」爲創作主題,在戶外劇場製作了一系列以古希臘舞台爲背景的作品。藝術祭首次舉辦便聚集了來自歐洲各國的藝術愛好者,多達二千多名的觀衆一睹藝術家們在希臘跨越歷史、文化、時代背景、過往與未來,所演出的一齣齣時空與境域的重逢戲碼。

用藝術拚貼「希望之貌」

四年後的今天,第二屆「劇場-奧林匹克」在靜岡縣舞台藝術中心(SPAC)代表鈴木忠志的推動下,經過長時間努力,靜岡縣政府應允提撥十三億日圓的經費,支援這項國際藝術交流活動的舉行。至於爲何「捨東京而就靜岡」?鈴木忠志表示,這場世界性的藝術活動捨棄集政經、文化於一身的東京,選擇稍偏郊地的靜岡,是希望能藉國際性的交流活動來平衡區域發展;而主題中的「希望之貌」則是希望能透過藝術文化的表現形式,驅動人體內心深處被隱沒的動能,重新找回人與人之間的互信、互愛。因多變的二十一世紀,人變得只注重現實中的得失,使得自身性靈的自由與解放在理想與現實的角力中游離;而目前日本地方政府寧可重金建設體能運動場所,對於精神性的文化建設,卻多採「次要」態度;使得一些文化藝術活動,最後仍集中於大城市,並未全面推展。

由靜岡藝術劇場三個大小會堂所組成的「總合藝術文化中心」,此次亦配合奧林匹克的舉辦,在四月正式啓幕。藝術祭中來自各國多項的作品,總合藝術文化中心依演出性質,劃分爲「雪」、「月」、「花」及「演出之宴」、「身體之競演」及「音與舞動」。除了表演藝術的演出外,還有諾貝爾文學獎作家的特別講座,以建築、美術、音樂、文學、哲思等主題所展開的國際座談會。首演的開場戲,是由SPAC製作,鈴木忠志企劃,由美籍戲劇演出家羅伯.威爾森單獨演出的《哈姆雷特》;接著由巴蜀藝術團演出川劇音樂劇《聶小倩》,故事取材於《聊齋誌異》,描述人、妖之間的愛欲故事。法國國立劇團奧狄奧座所演出的《小市民的婚禮》,及盧比莫夫所編導的《卡拉馬助夫的兄弟們》。而由羅伯.威爾森所製作演出的歌劇《蝴蝶夫人》,簡素而美麗的舞台形式,曾於法國國立歌劇劇場首演,廣受好評。

每人渴望的藝術特效藥

演出的三十九個項目中,除去半數以上的戲劇作品外,其中十四項爲舞蹈的演出。德國的荷特.伯納所編導,西班牙舞者所演出的舞劇《黃金?分割》,在巴赫的音樂中,穿揷鋼琴變奏曲的音韻,斷續地暗示身體舞動的轉化與結構;然而整體而言,除了這些肢體表演外,整個演出的戲劇性其實是非常強烈的。另一齣由法國編舞家賈克羅特.卡羅所執導的作品《朶.奇荷媞小姐》(Presque Don Quichotte),是以馬勒的交響曲所改編成的爵士風的舞劇。舞台上散置著木刻玩偶、髮辮及筆記本,舞者橫臥於舞台上,斷切的假手掌、紙屑、數百册的書本,散成片片,撒在舞台上。劇中穿插著法文台詞,但沒有故事劇情的導引,任憑想像恣意飛馳。

而在「日本現代舞抄」的單元裡,可看出日本舞者除了積極地吸收來自歐、美的舞蹈形式外,卻依然秉持著日本傳統文化的特性,隱隱呈現出日本現代舞的現今與未來。

「千呼萬喚始出來」的「劇場──奧林匹克」藝術祭,的確受到藝文界的讚賞與鼓舞。鈴木忠志曾於一九八二年在富山縣利賀藝術園舉辦的一場國際戲劇節的活動,在當時戲劇界同樣引起相當大的回應,「舞台藝術就像患者服用的感冒藥一樣,藝術家的作品是含有多樣抗生物質的良藥,令你一服暢快,效果立現……。」鈴木忠志如此說道。而的確我們也靠著選擇良性藥方來一解生活的苦悶。

整個藝術祭是一次結合東、西文化、融古貫今的競演;落幕後予人旋風般的撩亂與狂嵐後的靜謐;而在觀賞一場場風雲際會的演出後,除了讓人一償夙願外,也不禁開始引頸企盼四年後另一次精采的匯演。

 

特約撰述|襲加

 

專欄廣告圖片
數位全閱覽-優惠方案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
年鑑廣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