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麗.書娜是目前加拿大最受尊重的國際級藝術家
瑪麗.書娜是目前加拿大最受尊重的國際級藝術家(國立中正文化中心 提供)
特別企畫 Feature

獨家越洋專訪 搶看《奧菲歐與尤麗蒂茜》創作點滴 瑪麗.書娜 另類解構「玩」舞神話

前年以《身體重組/郭德堡變奏曲》翻新台灣舞蹈觀眾視野的瑪麗.書娜,又將以她最新的舞作《奧菲歐與尤麗蒂茜》到訪。這位才華洋溢的編舞家,不但本身就是優秀的舞者,更跨足詩、攝影等多元創作領域,正如她所說「編舞的點子已經用不盡了!」精力充沛的才女如她,這回要給我們怎樣的視覺驚艷呢?

前年以《身體重組/郭德堡變奏曲》翻新台灣舞蹈觀眾視野的瑪麗.書娜,又將以她最新的舞作《奧菲歐與尤麗蒂茜》到訪。這位才華洋溢的編舞家,不但本身就是優秀的舞者,更跨足詩、攝影等多元創作領域,正如她所說「編舞的點子已經用不盡了!」精力充沛的才女如她,這回要給我們怎樣的視覺驚艷呢?

2008舞蹈春天─瑪麗.書娜舞團《奧菲歐與尤麗蒂茜》

3/21~22    19:30

3/23    14:30 

台北國家戲劇院

加拿大法語區的才女編舞家瑪麗.書娜(Marie Chouinard),對台灣的觀眾而言應不陌生。二○○六年在國家劇院演出的《身體重組/郭德堡變奏曲》 bODY_rEMIX/gOLDBERG_vARIATIONS(2005),便以富原創性的舞蹈造型與動作,在台灣舞蹈愛好者的腦海裡留下深刻印象。

隔不到兩年,這精采的十人舞團將再度帶來他們的新作《奧菲歐與尤麗蒂茜》Orpheus and Eurydice(2008)。這齣舞劇靈感源自希臘神話,以詩人奧菲歐闖入陰界救回愛妻尤麗蒂茜的故事為依據。劇情裡唯一的條件是在返回陽間的過程之中,他無論如何都不能回頭看妻子,否則一切將無法挽回。然而人性的弱點,終究造成了悲劇的發生。這個耳熟能詳的神話,也曾被其他編舞家選用為創作的題材,包括碧娜.鮑許一九七五年的同名舞作。但充滿點子的瑪麗.書娜又將如何呈現她的版本呢?透過越洋電話,我們將聽到這位最受全球矚目的加拿大編舞家,親自告訴我們她的看法。

Q:你們剛到羅馬推出《奧菲歐與尤麗蒂茜》的世界首演,還順利嗎?

A非常順利,謝謝!我們現在回到蒙特婁又繼續排練,所以等我們到貴國演出時,又將更精湛!

Q:太棒了,真令人期待!其實我看了你們提供的一分鐘宣傳短片,相當絢麗!音樂也非常吸引人。

A這次音樂是由長期合作的蒙特婁作曲家Louis Dufort運用一些古老的樂器,加上電子音樂所完成的曲子,相當獨特。同時兼有古老與未來感。就像我們的服裝設計也是,採用的毛料令人聯想到人類遠古時期的衣物,但也非常現代。

Q:的確,和原本想像中的不太一樣!可否請你談談為什麼會以此神話為創作的題材?

A是這樣,我非常喜歡「奧菲歐與尤麗蒂茜」這個神話,因為它探討的是藝術創作的艱辛過程與挑戰。我們知道這是關於一位深愛著妻子的詩人奧菲歐,設法解救妻子的動人故事,過程中備受艱辛,但到了最後關頭,他被嚴禁不能回頭的關鍵一刻,他卻因擔心愛妻的安危而回頭看了一下,也因為這一決定,使得他前功盡棄,損失了一切。這種故事,其實相信很多人都應該經歷過類似的情境,也就是如果回頭將失去一切……。

聖經裡,也有一則相近的故事:一位天使來勸告市民要趕緊遷離,因為家園將被摧毀。但逃離的過程中,絕不能回頭看。好奇的市民,忍不住回頭看了一下被類似核子武器炸壞燃燒的老家時,瞬間就被化為一灘鹽。甚至我們也不該望著太陽太久,眼睛會受傷。即使是日蝕也不行。這種「不能看,否則會失去…」的情節,似乎是我們人類生命中難以逃離的命運。

Q:太陽的光芒萬般地吸引人,尤其是看似沒有危害的日蝕……

A對啊!尤其日蝕是當太陽的光被月亮擋住而轉為黑暗,這段談話使我想起由陽轉為陰所引發的和我們的劇情有關的事,真是太棒了!令我好奇的是,不知亞洲是否也有類似的傳說?

Q:關於生死相別或陰陽之隔的故事是有,但你說的這種不能為而為之……

A就像我們藝術家一樣,明明知道有些禁地(或禁忌)是不該做的,但其中的冒險性與事後發現正是促使你勇往直前的力量。彷彿我們必須面對我們潛意識的深處才能發現曙光。

不過話又說回來,這種藝術家必須受苦受折磨才能創作的西方神話(例如梵谷等等),雖然是個動人的故事,但我並不相信!我是個生活非常快樂的人!哈!哈!

Q:真為你高興!那在你的舞蹈作品裡,又如何對待此劇情呢?是忠於故事還是……

A是的,舞劇分為上下半場,前面二十分鐘,我先鉅細靡遺地將神話故事清楚交代給觀眾,甚至配合英文旁白還會有中文字幕提供給各位。等劇情確立後,我才開始解構與玩味該情節與劇中的人物關係,例如奧菲歐可能是男的也可能是女的扮演,或者同時出現五個奧菲歐在台上等等。

Q:相信您會在後半段將此題材發揮得淋漓盡致!據我所知,你們舞團也是最近才搬到三層樓的新家是嗎?

A是的,我們去年暑假遷入的,舞團的新家美極了!

Q:恭喜!所以《奧菲歐與尤麗蒂茜》是在新家編創出來的?

A沒錯,這是我們在新家編的第一齣舞作!

Q:新家安定下來了,這次會有空隨團再度來到台灣嗎?

A很不好意思,因為我三月下旬將在加拿大推出我的第一本詩集,所以無法前往。真巧,奧菲歐是一名詩人,而我剛好在今年也將我四年來所寫的詩,集結成冊。

Q:哇!真不湊巧。請問你寫詩是為了尋找更多的編舞靈感嗎?

A不、不、不。我編舞的點子已經用不盡了!我寫詩純粹是因為我的精力太充沛,寫寫詩以消耗夜晚的時光。

Q:原來如此。那請問上次來台的資深舞者Carol Prieur(卡蘿.普里厄)等人這次會再度演出嗎?

A會的,另外還有兩位也待了將近十年的舞者Lucie Mongrain(露西.蒙葛萊恩)與Carla Maruca(卡拉‧瑪魯卡)也在這齣作品裡表現得非常出色。

Q:對了,那你團裡的亞洲舞者呢?他們是如何被選入舞團的?

A以前的一位亞裔舞者Chi Long (齊蓉)因為生了孩子暫時離開,所以去年在蒙特婁有選入一名日裔舞者Masaharu Imazu,至於韓國籍的男舞者Won Myeon Won 則是去年我們在巴黎演出時招考來的。

Q:團裡的舞者都相當優秀!從上次來台的《身體重組》,就可以看出來舞者們的功力。

A對了《身體重組》已經被濃縮改拍成電影版,或許可以安排這次到台北播放耶!

Q:可以的話最好!因為有些觀眾當年或許沒看到現場的演出。

A是啊!不過我的每一支舞都很不一樣。例如今年還在各國巡演的《春之祭》The Rite of Spring(1993)、《身體重組》或《奧菲歐與尤麗蒂茜》。因為我喜歡隨著新的作品而嘗試新的觀念與做法。

Q:所以這次在動作語彙方面你想突破的是什麼呢?

A這支舞或許比較像一齣舞蹈劇場(dance theatre),因為裡面有各個角色人物,有許多的手勢,以及誇張的面部表情,有些像希臘悲劇裡對面具的使用,只不過我要求舞者以自己的臉部表情加以誇大與扭曲。在羅馬首演後,一位資深的舞評家表示他從未看過如此的演出,和目前任何舞蹈種類與形式都完全不同。

Q:很可惜你不能親自率團前來與台灣的觀眾分享你的創作歷程。

A請原諒我,雖然我很想再度回到台灣,但我目前熱中的是在創作的當下,巡迴演出則交給舞者們去做。更何況我三月中還必須待在多倫多,因為加拿大國家芭蕾舞團將演出我的舊作《二十四首蕭邦的前奏曲》24 Preludes by Chopin(1999)。

Q:加拿大芭蕾舞團將跨出古典芭蕾的藩籬,演出你的當代舞作品真是一大創舉,太好了。

A是啊!所以時間排不出來造訪亞洲。

Q:沒關係,或許下次有機會到你們蒙特婁的新舞蹈中心拜訪!

A歡迎!蒙特婁是個非常棒的城市,在這裡生活充滿創作力與活力。雖然今年冬天下了三公尺的雪,破了記錄,但我仍然熱愛這裡。最後,如果有想到你們當地類似的奧菲歐傳說,要記得告訴我喔!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訪問側記

瑪麗.書娜去年(2007)榮獲加拿大總督頒發的最高藝術勳章(Officer of the Order of Canada),而如果今年九月前到蒙特婁國際機場,也將在入境的大廳看到介紹瑪麗的短片,可見她是目前加拿大最受尊重的國際級藝術家。從她半小時的訪談中,充滿驚人的好奇心、聯想力及豪爽逗趣的表達能力,便可以看出一位悠然自得的藝術家如何在自己引以為傲的城市發光發亮。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