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文瑾
羅文瑾(林鑠齊 攝)
特別企畫 Feature 走進大觀園,誰識紅樓夢中人/新讀紅樓 編舞家的紅樓想像

李紈的雙面人生 用夢境傳達真實的慾念想望

如果以《紅樓夢》中的李紈為創作題材,我會從她兩極的心理層面來著墨,利用她的夢境來傳達她退去禮俗教義層層外衣下,赤裸真切的潛意識世界與自我內心的表白。藉編織各式各樣片段不成形的夢境,放大她被壓抑的慾望與情緒,並利用音樂暫停或群舞正在舞動時突然靜止的手法,突顯她內心與外在衝突矛盾的窘境。

文字|羅文瑾
攝影|林鑠齊
第257期 / 2014年05月號

如果以《紅樓夢》中的李紈為創作題材,我會從她兩極的心理層面來著墨,利用她的夢境來傳達她退去禮俗教義層層外衣下,赤裸真切的潛意識世界與自我內心的表白。藉編織各式各樣片段不成形的夢境,放大她被壓抑的慾望與情緒,並利用音樂暫停或群舞正在舞動時突然靜止的手法,突顯她內心與外在衝突矛盾的窘境。

在傳統時代裡,女性嫁到大家族裡,是幸福,而為家族生了男孩可傳宗接代,是奢華的幸福!然而當丈夫不幸早逝,讓女人年紀輕輕就守寡,甜蜜人生提早結束,也讓女性從此被壓抑在禮俗規範下,永遠無法改變自己命運,就如同囚禁在漫漫歲月的牢籠裡,成為一個人體貞節牌坊。

依附於男人下的影子女人

封建制度底下對女性受教權與自主權的剝奪,讓女性的存在成為一種依附在男人身形下的陰影。這道陰影只能順應丈夫或兒子的光芒來成形,一旦光沒有了,意味著連成為影子的機會也都沒有,完全失去了存在的實體感覺。李紈,就是這等的命運!

在紅樓夢裡,一出場就是寡婦身分的李紈,抱著「居家處膏粱錦繡之中,竟如槁木死灰一般,一概無見無聞」的生活態度來面對她剩餘的年歲時光。刻意封閉自己年輕身體的慾念與想望,壓抑心中仍不時在攪動的情感,為了順應大環境加諸在女性身上三從四德的道德規範,她只能讓自己無聲無息地活著,依附在僅剩的光芒——兒子賈蘭身旁繼續當個影子。

情緒宣洩的出口  慾念想望的表白

在《紅樓夢》眾多的女性角色裡,我對李紈的人物描述很感興趣。一直以來,我就很喜歡探究「個體在面對自我存在的各種心理狀態」,例如之前研究卡夫卡作品。而李紈在《紅樓夢》裡所呈現的心理狀態,我覺得就是一種鴨子划水般的矛盾衝突——外表平靜淡定,內心波動雜沓。她身邊不乏許多青春美麗的身形與肉體圍繞,但她卻要表現出清心寡欲、自甘寂寞的出世態度,採取一種對自身存在感的刻意隱藏,但卻又「滿園春色關不住」地積極辦詩社來顯現她的才與情,好轉嫁她浮動的能量到創作上,讓她在窒息封閉的環境裡找到宣洩的出口。

如果以李紈為創作題材,我會從她兩極的心理層面來著墨,利用她的夢境來傳達她退去禮俗教義層層外衣下,赤裸真切的潛意識世界與自我內心的表白。藉編織各式各樣片段不成形的夢境,放大她被壓抑的慾望與情緒,並利用音樂暫停或群舞正在舞動時突然靜止的手法,突顯她內心與外在衝突矛盾的窘境,讓她不時在音樂或群舞動作的靜止與行進切換間,進出於表裡情緒兩面的衝突變化,就像開關一樣,當舞台上一切人事物暫停動作時,開啟了她內隱的感官,讓她得以放縱在自己真實的慾念想望。而當舞台人事物又開始恢復正常運作時,她隨即披上與世無爭、心如死灰的偽裝外衣,繼續當個平淡的影子……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