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菲律賓的Acapellago。
來自菲律賓的Acapellago。(2019 Vocal Asia Festival 提供)
焦點專題 Focus 聲波水波共振 海天一線節中節/比賽直擊

台上熱情較勁 台下友情相挺 「2019亞洲盃阿卡貝拉大賽」側記

Vocal Asia Festival的重頭戲之一,就是同步舉辦的「亞洲盃阿卡貝拉大賽」,來自各國的團隊莫不摩拳擦掌,希望在這個擂台一展長才、精采奪獎。今年獲選參賽隊伍共有七組,分別來自中國、韓國、日本、香港、印度與菲律賓,各國都拿出屬於自己國家、種族獨有的歌謠,並重新改編成全新風味,讓比賽音樂會更有看頭。雖然台上競爭激烈,但台下也不吝熱情相挺,以阿卡貝拉建立的友誼,就是如此和諧。

Vocal Asia Festival的重頭戲之一,就是同步舉辦的「亞洲盃阿卡貝拉大賽」,來自各國的團隊莫不摩拳擦掌,希望在這個擂台一展長才、精采奪獎。今年獲選參賽隊伍共有七組,分別來自中國、韓國、日本、香港、印度與菲律賓,各國都拿出屬於自己國家、種族獨有的歌謠,並重新改編成全新風味,讓比賽音樂會更有看頭。雖然台上競爭激烈,但台下也不吝熱情相挺,以阿卡貝拉建立的友誼,就是如此和諧。

由於大量地被推廣,加上電影、電視節目的推波助瀾,阿卡貝拉從發源並且盛行於歐美國家,近年來也在亞洲崛起一股新的力量。在這領域中,阿卡貝拉團隊快速增長、並且愈來愈見專業,最大功臣就在於VAF的扎根。不僅在各地舉辦音樂節後灑下種子、協助發芽,一年一度的亞洲盃阿卡貝拉大賽(Asian Cup A Cappella Competition)也逐漸聲明遠播,成為一個指標性賽事之一。

二○一九年的大賽,除了國際級阿卡貝拉大師前來擔任評審之外,更邀請今年美國VoiceJam阿卡貝拉大賽之冠軍擔任演出示範團隊。相對的,在亞洲盃阿卡貝拉大賽脫穎而出、獲得優勝的團隊,也將可在明年代表亞洲參與美國VoiceJam 阿卡貝拉大賽。透過比賽的安排與鼓勵,團隊能夠相互觀摩、切磋,同時也能精進自己的專業、激發更多可能性。

由於比賽中,各國都拿出屬於自己國家、種族獨有的歌謠,並重新改編成全新風味,讓比賽音樂會更有看頭。因此,雖然台上參賽隊伍兼顧表演與比賽難免有壓力,但對台下觀眾來說,不必像古典音樂會那樣正襟危坐,而是跟著投入歌唱、打節奏、評分,並為支持的團隊緊張、加油、喝采……整場音樂會聽下來精采又盡興,直到結束後仍讓人意猶未盡,帶著討論離開會場。

日本團隊はらけーじ。(2019 Vocal Asia Festival 提供)

精采比賽加溫  壓軸之際爆發能量

今年的藝術節主要是在香川縣民會館舉行,會館位於高松市內,包括會議室與排練廳,而比賽與音樂會都在這擁有兩千席的專業音樂廳內進行。獲選參賽隊伍總共有七組,依抽籤順序上場。首先上台的是來自中國的Resound,第一首快節奏的歌曲中,男主唱帶動觀眾跟著打節奏,各個團員也在演唱的空檔向台下自我介紹。在歌唱期間隊伍排練變換,增加視覺效果。最引人注目的是在第二首歌的開頭,從緩慢的節奏開始,女歌手具民族性的歌聲響起,在真假嗓音中轉換自如,伴著回音的音效驚豔四座。第二組是韓國團Whale’s Garden,選擇的英文經典老歌〈月河Moon River〉是眾人耳熟能詳琅琅上口的曲子,女高音清純的歌聲配上和聲,經過他們的重新詮釋更獨具一番風味。最後一首《阿里郎》從一開始就以帶有強烈的情緒歌唱再進入主題,也令人感受到濃厚的韓國風情。

第三組是日本團Nagie Lane,這一團在團隊出場跟退場時都有一段音樂播放,在阿卡貝拉演唱沒有樂器伴奏、所有音效都靠人聲的狀態下,顯得格外突兀。他們的歌唱、衣著及娃娃音都充滿了典型的日系清新,不但帶動作拍手、揮手,更帶著大家一起唱一小段歌炒熱氣氛。而在歌曲中,加入了靈魂樂、R&B、混音的元素來豐富表演。第四團はらけーじ(Harake-ji)也是來自日本,從大學時就參與阿卡貝拉團隊並獲得比賽獎項。他們喜歡唱情歌,特別是關於分手的情歌,原因是他們想要告訴大家,生命是美好、愉悅,要保持堅強、保持樂觀。在男高音亮麗的歌聲開始後,那種傾訴衷腸的揪心、果然句句動人心弦。

中場後,第五組是香港的Groundbreaker@HKMM,一開口就是男女相對吟詩,帶出粵劇《帝女花》的旋律讓人眼睛為之一亮。加上合音、經過一番快節奏變化之後,又回到主題與混音,漸漸以柔和的唱法慢慢消逝。接著選曲搭配隊形變化,加上電子音效模仿。最後一首樂曲演唱前,他們告訴台下他們來自「大家都很關心」的地方,作為歌手,他們相信音樂可以有巨大影響,從不同角度也能改變世界。因此挑了挑了麥可.傑克森(Michael Jackson)的〈Heal the world〉,唱得大家百感交集。接下來Voctronica的上台令人雀躍,因為他們不但是首度參與,也是VAF第一次有印度團隊報名參賽。團隊穿著印度傳統服裝,一開場就用驚人的技巧玩聲音,之後為展現寶萊塢歌曲及Rap演唱,最後的一首歌,更把印度演奏塔布拉鼓的唱念轉化得絢麗多彩。

最後一組到了菲律賓的Acapellago,五位歌手中僅有一位女生,但每一位都像執行長陳午明所形容那般,具有Diva般的戲劇魅力。尤其在第二首貼合自己的國家特色,歌詞以椰子為主題,旋律俏皮逗趣,加上他們設計的小動作,大受歡迎。最後一首樂曲撐起紅色自動傘配上黑色衣服格外搶眼,演唱會般的熱力四射及最後女高音雄厚的美聲唱法,令人咋舌稱奇。

來自印度的Voctronica。(2019 Vocal Asia Festival 提供)

蟄伏練功  相互支援

七組團隊唱完,評審進入後台討論,台前則邀請了來自美國的Business Casual及韓國的Exit,繼續為等待結果的觀眾演唱,也讓參賽者有機會緩和氣氛。在他們多首膾炙人口的歌曲之後,評審仍陷入很大的掙扎與討論。最後終於讓所有參加團隊上台,在頒布參加獎後宣布得獎者。評審特別獎有兩項,以個人為主,獲得最佳主唱的是中國團Resound的許曉云,最佳人聲打擊則是日本團Nagie Lane的Hiro Matubara。整體團隊第三名是日本的はらけーじ,第二名是印度的Voctronica,第一名則頒給了菲律賓的Acapellago,當然他們也同時獲得了VoiceJam獎,將於明年代表亞洲前往美國比賽。

VAF比賽每一年都辦,但感覺是一年比一年好看,今年抽籤順序與團隊名次巧妙地成為正比,讓在場所有人情緒節節高升,最後能量爆發在壓軸的一隊。看到此情景,理事長陳鳳文笑著說:「我個人不那麼喜愛比賽,因為藝術無從比較,唱得好或不好是很個人的。但很欣慰最後Acapellago在今年拿了第一名,因為他們在二○一六年時,曾來台東參賽拿了第二名。當時他們還演唱了台灣原住民魯凱族的歌曲,我印象深刻,也從那時起就很喜歡他們。這幾年磨劍磨得更厲害,得名可說是實至名歸。這證明了阿卡貝拉只要不停地練習,就會得到相對的進步。」此外,對於印度團的參與她不僅感到振奮,也非常高興團隊承諾明年帶來更多印度團隊共襄盛舉。

想起當名次宣布時,無論台上、台下甚至後台,都發出尖叫。無論是剛認識的朋友,或是已成為團隊的粉絲,每個人都有一致的心情。上了舞台就放手展現最美好的一面,在後台便為夥伴們打氣。不吝於多一聲鼓勵、多一些掌聲,以阿卡貝拉建立的友誼,就是如此地和諧。

菲律賓的Acapellago獲頒冠軍首獎。(2019 Vocal Asia Festival 提供)
美國Walton Arts Center總裁Peter Lane代表評審團進行賽後講評。(2019 Vocal Asia Festival 提供)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專訪冠軍團隊

Acapellago:歌唱讓我們更凝聚,帶給觀眾喜悅、悲傷與笑容。

剛獲獎的Acapellago團員,仍帶有那一份欣喜若狂的心情。台下的他們,就像一般年輕人那樣純真活潑,但深具演唱經驗的他們,不僅在菲律賓已經多次贏得了阿卡貝拉及人聲的獎項,除了在台灣、中國、蘇聯獲獎外,最主要的獲獎有二○一三年、二○一五年菲律賓Akapela公開賽冠軍,是唯一獲得兩次冠軍的團體,還有二○一六年新加坡AKA A Cappella VIII總冠軍、最佳男低音、最佳主唱、觀眾票選最佳團體獎,及二○一七年奧地利 Graz「Vokal Total」世界阿卡貝拉大賽流行組金牌冠軍、觀眾海選全球最佳阿卡貝拉團體獎,可說一組成熟的歌唱團體。

問他們團長是誰?沒想到眾人竟笑答「沒有」。但從他們的發言裡,一個接一個,或者互相補充、提詞,就可以知道團隊們的默契、感情與協調都相當好。對於得獎的感言,他們興奮地說:「至今不敢相信,其實兩年前我們也到台東參加過VAF的比賽,但那時候拿到第二名。這一次我們並沒有特別的期待,因為今年的各團隊表現真的都很棒。我們只是相信總有一天會達到目標,所以這次獲勝,就像是夢想成真。」

底子深厚  引發熱烈回響

團隊成立於二○一二年,成員們來自布拉汗大學合唱團及聞名國際的瑪德利加合唱團(Philippine Madrigal Singers),成員有兄弟、也有同學。在比賽中,觀眾皆訝異他們個個實力堅強,每個人都有獨特的強項,卻又能夠將聲音融合得完美。其中的秘密,也許就在於有兩位團員就主修聲樂,特別是女高音雄厚的嗓音,無怪乎能夠不時轉換西洋美聲唱法,將聲音控制得圓潤飽滿。而人聲打擊與貝斯手原先在教堂中,就是負責演奏鼓與貝斯,因此將樂器轉化為人聲,聽起來更精緻多樣。

對於這次的比賽,他們從以往比賽或表演的拿手曲目中挑選,展現菲律賓的傳統外,更加上一些新的元素。因此一唱完比賽,便令觀眾印象深刻。尤其是第二首曲子〈Da Coconut Nut〉簡潔輕快又俏皮,引起熱烈回響。歌詞大意是說:椰子種子是巨大種子,但好吃的不是椰子,而是椰子料理。樹皮可以當地板,收集多一點樹幹就可以變成二樓……趣味性令人會心一笑。但他們也笑說:「這是作曲家Ryan Cayabyab大約卅年前寫的曲子,他今天就坐在台下!我們很榮幸可以演唱給他聽,不過也很有壓力。」

展現夢想  將菲律賓的音樂帶到全世界

歌曲的排序也是有策略的,一開始原本就想唱〈Da Coconut Nut〉,但後來決定先唱第一首悲傷的歌,接著截然不同的喜劇效果,最後開啟一個場景,讓反差的感覺更大。在演唱時,他們也各自丟點子排舞蹈、隊形。有沒有過意見不合?他們竟毫不掩飾地點頭:「有不同意見是自然的,畢竟我們有五個腦袋(笑),不過那會讓我們更好。我們每個人都很投入,總是以樂團為優先,不管發生什麼,歌唱總讓我們更凝聚,帶給觀眾喜悅、悲傷與笑容。」

得到了第一名,他們將會是菲律賓第一次、也是第一個將去美國比賽的阿卡貝拉團體。但長期向年輕人推廣阿卡貝拉的他們並不驕傲,此刻想的只是將獎項帶回菲律賓作為表率,也期待透過阿卡貝拉,將菲律賓的音樂帶到全世界。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