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

古舞團製作「三種追尋」 探觸三位編舞創作者蛻變旅程

文字|張震洲
官網限定報導  2022/01/07
蘇家賢《途境》
蘇家賢《途境》 (張震洲 攝)

古舞團全新製作「三種追尋」,尋找許程崴、林憶圻、蘇家賢三位古舞團年輕成員而立之後的一瞬之光。三個騷動的靈魂,面對未知的一切,用微微光亮探照而立之後,細嚼時間留下的軌跡,從舞蹈中微觀生活,挑戰自我,隨著歲月慢慢展開找尋自己蛻變的篇章,探觸開啟不同追尋的旅程。

古舞團「三種追尋」

1/7-8  19:30  1/8-9  14:30

台北  國家兩廳院實驗劇場

INFO  www.facebook.com/kudancers

「古舞團從來不做舞者甄選。」古名伸認為古團的舞者除了身體潛力之外,更重要的是「氣」要合。而「氣」這件事,很難從一次性的甄選裡做判斷;所以,古團的舞者都是古名伸經過一些接觸後,感覺對了才提出邀請。

「許程崴、林憶圻、蘇家賢三人,他們在各自的天空下都有豐富的創作,各有各的能見度,但從來沒有在一個平台相遇。這次,我把他們三個人放在同一個舞台上,沒有任何主題的約束,任由他們做自己想做的,說自己想說的。」古名伸笑說,這是「三種追尋」。

許程崴《Grow Old

許程崴從大一就被古名伸看上,開始邀他參加古團的活動。他表現得特別調皮與古靈精怪,很適合做即興的個性。算一算到目前為止已經超過10年,在舞團裡算是中生代的舞者。

阿崴自己創團「許程崴製作」,這些年發表很多長篇作品,主題常圍繞在死亡議題。他有一個很特別的背景,家中幾代人都從事殯葬業,從小看多了這一類的人來人往,不知不覺有些關於生命議題的思考就長住在他的潛意識裡。這次,他卻沒有要談死亡,取而代之的是談「grow old」,用比較輕盈又有一點浪漫的方式來談,似乎讓無法扭轉的趨勢變得比較容易被接受,到頭來竟有一種了然於心的釋懷。

作品名摘取童話故事彼得潘與溫蒂在夢幻島作為角色與情境的發展素材。「彼得潘是個拒絕長大的男孩,但溫蒂和他不一様,她一開始猶豫要不要去夢幻島,後來她和彼得潘一起去夢幻島探險,而且享受這段旅程。最後她還是決定回到正常世界,而且接受要長大的事實。」Grow Old,是關於離開夢幻島後的溫蒂,場中央的女舞者將會在這次的作品中老去,而男舞者依然保持著童心未泯。他們每天跟時間追逐,然而,時間即是現實,那一天終究還是會到來。

蘇家賢《途境》

文化大學畢業的蘇家賢是各種舞蹈比賽的常勝軍,他把大部分的創作能量給了他的學生,而自己呢?他這次的作品似乎就是在回答這個問題,一個可以變換的場景空間,一段段不同處境的旅程,有多少是來自於他的反思?

創作是一個很神秘的通道,它永遠直接串聯作品與創作者。儘管很多時候我們不想討論自己,但作品或多或少總會洩漏出創作者自身的一些秘密,很像孫悟空翻筋斗雲,努力飛越九重天,落地時居然還在如來佛的手掌心一般。

蘇家賢是個細心而誠懇的人,在平日的待人處事是如此,對待學生是如此,做作品也是如此。這次的《途境》註記了他過了30歲的心境。最初是從一個冬日旅行的經驗裡有感。皚皚白雪紛飛,覆蓋周遭環境,如此冷冽寒風吹拂的情況,觀看著同樣處境的動物,似有若無來回走著,不時面面相覷,好像想轉述什麼,卻又遠去。

林憶圻《微亮》

林憶圻是古團的漂亮寶貝,初認識她的人會覺得她柔柔溫溫的,連古名伸當年也都如此被騙了。相處久了,林憶圻的狐狸尾巴露了出來,她原來是個創作力十足,想法明確,充滿毅力的女舞者。

她的創作力就是那種油然天生,擋不住的,當年只是時機未到而已。當年她開始以創作者的面貌出現時,古名伸還愣了一下,沒想到在她的腦子裡有一塊難以言傳的區域,必須以各種方式來表達,除了編舞外,她烹飪,做金工,都是擋不住的創意噴發。

林憶圻的創作有她自己的fu,不強勢,不喧嚷,不華麗,但有一種深刻的內化讓人細細品嘗,回味無窮。這次的《微亮》似乎比以前的亮還要更亮一些,哪一天說不定大亮就會來。《微亮》是以三個表演者組合而成。兩個人以上為「群」,互相依存、共感的集體連結。作品的創作構成,從自身經驗至思考人與人的關係,透過舞蹈與科技裝置的合作,描繪空間和距離感的想像,說著屬於他們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