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一) Feature | 瘟疫中的日常生活:心灵纾困(可能)提案/提案3:阅读吧! 瘟疫蔓延时,找寻给未来的启示

《终於「不知道」文六》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人物

河津文六

妻 阿清

儿子 廉太

女儿 小近

?本京作

小园

其他 亡者、鬼等等很多

时间:大正XXX年一月三十二日

场所:大都会的近郊

第三幕

(前略)

廉太  (更振作起来)因为昨晚疯狂地跳舞,无法言喻的疲劳,很想睡。大家都很想睡。我们在森林里烧起篝火,躺在旁边。大家都是这样。也有从哪里扛了很厚的真丝被子来的人。我们睡得很深。一觉醒来,太阳已经落下了。不管是谁,大家往天空看著说「正是今晚!」所有的星星,一动也不动,和平时一样闪亮著,甚至比平时更冷清清地闪亮著。有人喊了「彗星是哪一颗?」就这样望著天空,看到了一两颗流星,我们的心蹦蹦跳。「呀,是那颗」——听到了这声音,我们继续四处凝望看更多的星星。「是那颗」、「是那个唷」——异口同声地喊著。在北极星的左边,大约五、六尺的地方,有一颗与其说是星星,倒不如说是光线的漩涡,火焰的轿车,它愈来愈大,愈来愈看得清晰。天空依然保持安静。不,是宁静。其它星星,对,他们屏住呼吸凝视这颗走火入魔的星。连树、房子、水、草、人,大家都屏住了呼吸。这时候,有人突然喊「大家一起跳舞吧!」是个女人的声音。有种威严。同时开始唱著歌,这时候应该要思考的是,世上有没有大家可以一起跳的舞。确实有,但是却没有大家可以一起唱的歌。确实没有。尤其是可以一边跳一边唱的歌。

京作  说的也是。

廉太  大家随心所欲地唱著,今晚我才了解了这件事。我突然觉得很厌烦,而且她也觉得厌烦。於是我们两个人,又逃进去了那个森林。不过,从远处看他们却很愉快。我以为月亮出来了,但那就是那个光线的漩涡。它那亮度,虽然不如太阳,但那种鳞片色的尖锐的光线射穿了森林,刺得耀眼。

文六  一、二……一、二……。

(大家不安地看文六。廉太也荒谬地咬牙)

阿清  老公,你怎么了?

文六  (厌烦地摇摇头)

廉太  (恳求)老爸,老爸……

(很长沉默)

京作   虽然我向您请求有点荒谬,不过,是否可以实现他的愿望,您觉得如何?所有的人,刚刚重生了。人类没有过去的历史了,现在要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廉太君把过去的罪——如果有的话——摆脱了过去的罪,现在变成清净无垢的人,在同时间,在同地点,可能在同棵树荫下,在同池畔,我想这位妇人也找到了对未来的新希望。话说回来,我和小近小姐也是一样。我们已经从一切羁绊、一切束缚被解放了。现在我们知道了爱的力量比什么都要坚强。没错,是爱的力量。让廉太君讲这些是爱的力量。让我说这些也就是爱的力量。您是孩子的父母。是个父亲。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在您面前跪下来,要祈祷祝愿一辈子的幸福。那同时……

文六  (突然又把头伏在矮饭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哭泣声)我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大家发愣,看文六)

急落幕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0期 / 2020年06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0期 / 2020年06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