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一) Feature | 台湾X妖怪X艺术―冒险搜查线/寻迹探源

「妖怪学」 东瀛溯源 百年前「妖怪博士」也曾到过台湾?!

「妖怪博士」井上?了 (李家恺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现在谈起日本妖怪的多姿多彩,彷佛妖怪「自古以来」早已存在日本甚久,然而「妖怪」成为一门学问,其实只是距今不过约一百五十年前的事。研究妖怪而能成为「妖怪博士」,就不能不提井上?了,他是是日本第一位的「妖怪博士」,也是公认的妖怪学开山祖师、「妖怪学」一词的发明者。他曾亲身至各地「迷信」的虎穴,努力采集资料、区辨各种妖怪的正伪,透过对旧迷信做深入的区别与系统的阐述以利破解改革,引领世人进入「新时代」。

在我十岁左右,还上小学高年级时,就非常喜欢看那些以妖怪、幽灵为题材的电影。虽然喜欢,但那时的我仅仅把妖怪和幽灵看作是一种迷信,只是为了娱乐大众而虚构出来的。直到我进入大学,接触到民俗学这门学问后才发现,原来关於它们的研究也可以构成一个特定的学术领域。

——小松和彦(1947-)

日本当世的「妖怪博士」——国际日本文化研究中心前所长小松和彦,才刚於今年的十月卅日发表完长达八年供职日文研所长的卸任演说。小松和彦著有众多关於妖怪的研究论著,并且主持搜集日本妖怪怪异传说的电子资料库「怪异.妖怪援??????」的建成,因其研究之功,曾获日本政府颁授「紫绶褒章」以及「文化功?者」的荣誉。「文化功?者」的荣称,褒奖的对象是对於日本之文化发展、提升有显著功绩之人,小松和彦一生研究妖怪至於能得到「文化功劳者」的奖励,显见日本社会的确将「妖怪」视为值得登堂入室研究钻研,同时也是自身必须珍视与骄傲的一部分。

「妖怪博士」一名在日本有其特殊的意义,是在「妖怪」这门「学问」上具有重大贡献­之人方足以当之。除了小松和彦那样的学院型研究者之外,数年前过世的漫画家的水木茂也因为丰富的妖怪图像创作与文化发扬之功,亦被尊为妖怪博士;还有一位就是现在台湾已广为人所知晓的柳田国男了,不过我们今天不谈柳田国男,而要来谈谈跟研究妖怪目的跟柳田大异其趣的另一位妖怪博士:井上?了(1858-1919)。

「妖怪学」的发明 理性辨析破除迷信

现在谈起日本妖怪的多姿多彩,彷佛妖怪「自古以来」早已存在日本甚久,然而从「妖怪博士」这个封号追究起来,「妖怪」成为一门学问,其实只是距今不过约一百五十年前的事,差不多也是「博士」这个西方名号开始在日本使用不久的时代,此前的江户时代,现所习称的妖怪常被唤做?化?、化??、化物,即《平成狸合战》当中的「化学」之「化」是也。虽然妖怪学实际的历史不长,却是不折不扣的社会现代化后产生的学问,而可喜的是,至今这门学问仍代代皆有领其风骚的人物。

井上?了(1858-1919)是日本第一位的「妖怪博士」,也是公认的妖怪学开山祖师、「妖怪学」一词的发明者。井上生於越后(今新泻),是个被称为「雪国」充满怪谈的地方。井上自陈「余,幼时喜听妖怪之事」,将其日后走上妖怪研究的起点回溯到儿时听闻许多怪谈的生活记忆。在井上成长的年代,被后世所广泛认知的「明治维新」运动才刚刚开展不久,绝大多数的日本仍停留在前现代的状态,如同井上儿时听闻的那些「妖怪之事」,在日本各处俯拾即是。

井上在学时,即开始对当时民间各地的「怪力乱神」传说事项进行搜集与调查,对当时民间信仰传闻的各种「异常」现象进行分类剖析,并提倡、组织「不思议研究会」(1886),一八九六年他更汇集多年成果出版了数册的《妖怪学讲义》,奠定其妖怪学体系的基础。虽然井上研究妖怪的宗旨是要以「哲学」扫除当时人们的信仰妖怪的迷信假相,实行教育及道德的革新:「若点哲学之火於各自之心灯,则从来千种万类之妖怪,一时雾消云散。」可说井上之所以从事一系列的妖怪学研究,是要对正处於文明开化波涛中的日本,提供一套新时代人该具备的科学、心理、哲学的认知教育,并对旧迷信做深入的区别与系统的阐述以利破解改革,然而正因为他这位东京帝国大学的哲学博士曾亲身至各地「迷信」的虎穴,努力采集资料、区辨各种妖怪的正伪,孜孜}}地四处宣讲破除迷信的启蒙文明,因此他被时人称为「妖怪博士」,是有著开化时代的积极赞赏意味。

鸟山石燕《画图百鬼夜行》系列中的「河童」。 (李家恺 提供)

「破除迷信」之力  顺风进入台湾

从一八九九年到一九一一年间,井上就有十一种著作被译成中文。其中与妖怪学相关的有商务印书馆一九○二年出版的何琪译《妖怪百谈》和文明书局一九○五年出版的徐渭臣译《哲学妖怪百谈》和《续哲学妖怪百谈》。还有受井上的启发而出版的妖怪学研究著作,例如新中国图书社一九○二年屠成立撰《寻常小学妖怪学教科书》。其中最知名的是商务印书馆一九○六年出版的蔡元培译《妖怪学讲义录》(只存总论)。民初的民俗学家江绍原在《中国礼俗迷信》一书中多次引用此书,将此书视为日本在建设现代化国家时破除「迷信」的代表作。

「妖怪博士」井上?了这股「破除迷信」之力,除了风及中国,也吹到了台湾。一九一一年,也就是在中国辛亥革命那一年,井上?了到了台湾。约半年的时间,井上南远达屏东(阿猴)、东至宜兰罗东,顶著妖怪博士的名号在台湾东西南北宣讲,有些场次听众多达数百人,如他二月七日在台南的演说,「到会者四百名,满场跄跻,几无立锥之地,可谓极非常之盛况也。」在各地演说会中,破除迷信的妖怪博士井上教育听众分辨妖怪的真伪、东西哲学之别,并教授教育修身与他个人的精神修养法,也时常於现场挥毫致赠他的墨宝。当然讲演也就有与听众的问答,有时听众会抛出一些对幽灵妖怪故事的个人经验与疑问就教井上,如同灵异经验的分享会。妖怪博士井上在台湾半年的宣讲与游历在当时应是一件足记的盛事,《台湾日日新报》上多有报导;而他个人的经验与诗文感怀则主要记在他的《台湾纪行》当中,对於当时台湾各种信仰风俗的状态,井上留下他的第一手观察与评价。例如他对於当时犹常见的缠足风俗的批评,以及对台湾民间信仰焚烧金纸的深刻印象,再到他对於「蕃人」客家风俗的记录,都是台湾对於初代妖怪博士井上?了的文化刺激,也是现今读来饶负趣味的部分。

鸟山石燕《画图百鬼夜行》系列中的「山姥」。 (李家恺 提供)

只要好奇与怀疑  就可开始研究妖怪学

如今距离第一位妖怪博士已过百年,井上的观察与论点现在看来已不新奇,他抱持著人们经由教育能够、也必须破除「迷信」的预想,有时会让人觉得他观念的天真烂漫。但井上?了恰恰就是在於其能够察觉到身处的时代即将展开急遽变化,有感於新时代的人们也需要有新精神的他,在成长、学思过程中,才逐渐将当时日本人日用而不知的寻常听怪谈妖的生活经验,慢慢淬炼成他的「妖怪学」这门「学问」,井上?了也才在这过程中,慢慢地化身成「妖怪博士」,成为妖怪学的开山。就这点上,井上与另一位妖怪博士柳田国男,虽然目的不同,却是分别从不同的方向成就了妖怪学这门学问。

近年来台湾也吹起一股妖怪研究、创作的风潮,对於显然是日本传来的「妖怪」之名与妖怪学,有人觉得捍格,有人觉得保留,或因其「名不正」而就言不顺、研究也就不成,这是非常可惜的事。从小松和彦与井上?了的回忆看来,妖怪博士之缘起或许早萌芽於幼时最简单的好奇与怀疑的天性,像是单纯喜欢「听妖怪之事」。而且即便在日本,妖怪学也从不是学院的固定建制,每个研究者都有自己的系统,以此观之,所谓的「妖怪学」,毋宁说是门以研究的对象而成名的学问。因此,凡事有让人觉得妖、觉得怪,觉得好奇,而想研究发展的,应该都可以加入这个本就难以划定界线、定义清楚的妖怪领域。

鸟山石燕《画图百鬼夜行》系列中的「狐火」。 (李家恺 提供)
鸟山石燕《画图百鬼夜行》系列中的「火车」。 (李家恺 提供)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11/01 至 11/30。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35期 / 2020年11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5期 / 2020年11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