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艺波 Cities & Arts | 奇切斯特

保持距离的《渴求》 再度封城下的哀伤共鸣

跑步机末端还有镜头将演员的图像投射到上舞台屏幕,累积的能量反映了角色的内在状态。 (Marc Brenner 摄 Chichester Festival Theatre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位於英国南边的奇切斯特节庆剧院十月底推出新制作——莎拉.肯恩的《渴求》,原本就计画现场演出同步直播,在英国二度封城后就只留直播形式。整出制作从排演到演出都按疫情下的社交距离准则完成,演员在台上不仅没有肢体接触,彼此也保持至少两公尺距离。四个演员各自在跑步机上活动,暗示了各角色困在自己的内在里,於虚无无目的的现实中持续呢喃。

英国在上月五日进入二次全国性封城(lockdown),对许多做足防疫准备开始迎接现场观众的剧院来说是不小的冲击,位於英国南边的奇切斯特节庆剧院(Chichester Festival Theatre)便是其一。奇切斯特节庆剧院自上次封城结束后便开始策划在剧院内迎接观众的节目,制作原本因封城而取消演出的《渴求》Crave,而这节目并非如其他场馆那般仅只演出一天或一个周末,他们计画现场演出近两周。《渴求》於十月廿九日开演,预计演出至十一月七日,但政府於十月卅日《渴求》开演隔天无预警宣布第二次全国性封城的日期,而原本就计画现场演出同步直播的《渴求》,则快速决议自封城开始那天起将不再有现场观众,但演出照常进行,全透过现场直播,让观众能在家看戏。

限制让创作更具爆发力

《渴求》在一九九八年首演时改变了剧作家莎拉.肯恩(Sarah Kane)的声望。此前肯恩以书写令人震惊与极端的性行为和残酷的暴力闻名,而她以化名写成的《渴求》诗意十足,虽残酷依旧,相较此前作品在舞台上呈现具象的肢体暴力与性交,《渴求》的残暴非常内化,也更令观者感到疼痛。这出戏像一首四声部的赋格,共有四个被命名为 A、B、M 和 C 的角色,对话像铁网般串起爱、渴望、虐待及成瘾等强烈的情绪与经验。肯恩几乎没有写下任何舞台指示以表示性别、时间、地点等资讯,而这刻意的模糊性,则此剧成为各种戏剧元素发展与延伸的沃土。

奇切斯特节庆剧院的制作由克蕾格(Tinuke Craig)执导,舞台简洁抽象,除四个演员外没有其他使观众分心的物品;整出制作从排演到演出都按疫情下的社交距离准则完成,演员在台上不仅没有肢体接触,彼此也保持至少两公尺距离。有时限制反而使创作更具爆发力,这次的局限也使肯恩精炼的语言具有直接的杀伤力。四个演员虽保持距离,但其能量与话语在导演缜密穿引下,让人感觉四人吸引著彼此,而角色们对人生虚无的绝望与爱情的渴望密切交织,比直接肢体接触更令人震撼。一开场,演员在黑暗中交谈,当舞台灯亮,观众看见他们各自站在传送带上。传送带开始转动时,演员不断在跑步机上前进,却徒劳无功,但停止动作又会被往后送,好像再努力都是枉然。演员们的说话自然却又充满节奏性,有点像合唱团,透过声音产生共鸣,但他们在各自的传送带上动作,彷佛又暗示了各角色其实都困在自己的内在里,於虚无无目的的现实中持续呢喃。

精湛表演塑造出角色形象

仅被命名为 A、B、M 和 C 的角色们在演员精湛的表演下很快就塑造出各自与众不同的个性与形象。扮演 C 的多俄蒂(Erin Doherty)表演充满火花,谈到自己童年时代遭受的性侵与虐待经验,她收紧了声线让这些痛苦经历听来更痛彻心扉。斯林格(Jonathan Slinger)饰演的 A 也很耸人听闻,他说自己是恋童癖,但所言所语都美如诗句,像是用烂漫情怀包装令人战栗的现实。伊诺克(Alfred Enoch)饰演的 M 和温蒂.奎(Wendy Kweh)饰演的 B 叙事虽不如前者显著,但也都能充分展现能量。

《渴求》的文字具有快速的动能,舞台设计洛德(Alex Lowde)使用跑步机外,跑步机末端还有镜头将演员的图像投射到上舞台屏幕,舞台同时旋转,累积的能量反映了角色的内在状态。灯光设计法洛(Joshua Pharo)用灯光突显阴影和轮廓以产生抑郁感,并使用明暗切换以暗示角色试图从绝望中寻找出路。

肯恩这个剧作探讨介於出生到死亡之间复杂家庭关系的推拉、欲望里的暴虐与残酷、及占有背后的自私。《渴求》暗示了,使生命蹒跚与窒息的关键,是与他人无法分割的依存性,而在奇切斯特节庆剧院的制作里,我们看见演员不断前进却又被传送带拉著后退,像在诉说存在本身就是折磨。即便戏末的亮光,也是这些角色步履蹒跚不断往前进才得以窥见的一丝希望。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6期 / 2020年12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6期 / 2020年12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