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Columns | 练物辟

剧本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让我们从编剧、导演的位置再往前一步,当剧本落实在演员本身时,也需要将剧本记录在身体的副本里面,有些人用脑袋背台词,有些人不习惯台词用背的,就用动作让身体来记忆。

一篇文章被写出来,是为了让人们读了之后,能够在精神或行动上有所不同,那么电脑程式呢?很多人应该会觉得电脑程式非常困难,看不懂,不过,其实那仅只是因为我们把电脑当成了一种未知的生物,以致害怕自己做了什么事情,会造成无法挽回的错误或伤害。但如果把电脑当成一个外国演员来看待,一支支的电脑程式码就像是一篇一篇的文章,只是每篇文章使用的语言不尽相同,有些人用像英文一般简单的程式语言 BASIC,有些人则是用文法比较难的 C++ 或 JAVA。而它们存在的目的,都是为了让人与物可以沟通,进而执行任务,就像剧本一样。

剧本,是一个不会出现在演出中,却极为重要的东西,在排练场或剧场中常会看见演员拿著剧本,或是在大家排练完离开时,地上可能就会出现一两本不知道谁忘记带走的剧本。如果剧场空间是一台电脑,那么萤幕就是舞台,舞台上一堆文字、画面都是演员,舞台后面就躲著一堆工作人员,而剧本就像这个电脑舞台里的程式码,它告诉场上的所有人应该做哪些事,说什么话。如果剧本就是一支演出程式码的话,那么我们看到演出中各个演员所扮演的角色流露出来的情感,也可能是一笔一笔的资料。

严格来说,剧本这个物件是一份记录,就像这篇文章,把人们的思想、画面、声音以文字的方式记录下来,只是剧本的载体随著时代演进而不同,从纸张到现在的电子档。以前在排练场,演员是手拿著纸本剧本,现在渐渐会看到他们换成拿著手机或平板。但因为纸本复制较为快速且便宜,而且做笔记的时候可以直接写上,所以大多数还是会使用纸本这个载体。

剧本的本质是结构,让一个演出从一开始就知道可以去到什么地方,就像一个人的基因体,让他从受精卵开始就知道最后会长成什么样子,也像一栋建筑的设计图,地基打得有多深,就可以盖多高。一切都有终点,也就是死亡,生命因为有了自身的结束,才能为了繁衍而有下一代的诞生,且得以不断更新内容与形式。剧作家透过田野调查、自身想像或其他方式,将人物、剧情用文字呈现出来,却不至於无限扩张、发散到变成虚无状态。

因为剧本最终不会出现在舞台上,所以不同的部门就要用自己的方式把它记下来。於是,整个演出就会像是每一个部门都有一份属於他们形式的剧本副本,运作的方式或许不同,但都隶属於同一个单位,并且要达成同一个目标。所以就会有导演本、舞监本等符合剧本内容,却不同展现形式的记录,一次次资料记录的叠加,透过排练的过程,整个剧组一步步让剧本从2D的文本变成一个3D的演出,就像一个程式需要透过反覆测试和修改,才能够真正运行。因此,就算其中一个环节出现问题,其他的部门因为都有这个副本,知道目标是什么,就会马上递补,或是悄悄在后台处理。

让我们从编剧、导演的位置再往前一步,当剧本落实在演员本身时,也需要将剧本记录在身体的副本里面,有些人用脑袋背台词,有些人不习惯台词用背的,就用动作让身体来记忆。就好像让全身细胞都有戏,而这个「全身上下细胞都有戏」的概念也好像生物的基因体,它记录了个体的完整资讯,却同时分散存在每一个细胞实体里。而在每一个极小的个体里记录了巨量资讯,正和这几年流行的区块链、比特币等新科技一样,都是去中心化的概念,每个人不再是某个人的附属品。所以,仅仅只是一个演员能把剧本背起来融进身体,一个苦路(crew)在准确的时间点更换完道具,这期间的运作就已经是最新科技与最高技艺了,因为他们让剧本不在舞台上的任何一处出现,却无处不在。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7/0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40期 / 2021年07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40期 / 2021年07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