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阿伯的音乐剧 以「改变」映照台湾现况 |
吴念真
吴念真(刘振祥 摄)
特别企画 Feature 恋恋北投 今与昔╱人物专访

国民阿伯的音乐剧 以「改变」映照台湾现况

专访《再会吧北投》编导吴念真

接下陈明章原本已有的剧本,扛起改写重任的吴念真说:「这里面有些东西触动了我,在想著这些人物的时候,我抓到了『再会吧北投』这五个字的意思。」而「改变」正是吴念真想在剧中说的关键词,剧情的开始就是一连串的「好景不常」,那却是改变的契机:「我觉得台湾最可贵的是,在困境中可以找到方法。我们从来都没有好命过嘛!《再会吧北投》就是向一个旧的东西说再会,新的怎么样我们不知道,『让他走走看嘛!』」吴念真强调著,当中有著对于改变的期待和呵护……

文字|陈茂康
摄影|刘振祥
第307期 / 2018年07月号

接下陈明章原本已有的剧本,扛起改写重任的吴念真说:「这里面有些东西触动了我,在想著这些人物的时候,我抓到了『再会吧北投』这五个字的意思。」而「改变」正是吴念真想在剧中说的关键词,剧情的开始就是一连串的「好景不常」,那却是改变的契机:「我觉得台湾最可贵的是,在困境中可以找到方法。我们从来都没有好命过嘛!《再会吧北投》就是向一个旧的东西说再会,新的怎么样我们不知道,『让他走走看嘛!』」吴念真强调著,当中有著对于改变的期待和呵护……

访谈开始时,被称为「全台湾最会讲故事」的吴念真,先说了一段他在某天早晨巧遇摄影师刘振祥的片刻,小小的插曲从他口中道来不仅有画面活现眼前,配合语调转换、故事转折更显得「生猛有力」,好似现场直播。在还没真的听到《再会吧北投》的故事之前,早已对这出戏有了完全的信任与信服,默默看著十六年来完成「国民戏剧」人间条件系列的吴念真,也偷偷想为他安上个「国民阿伯」的金字招牌。

当绿光剧团与陈明章和制作人雷辉决定要合作《再会吧北投》音乐剧时,已经有一个写成的剧本了,吴念真本来只觉得剧团就站在协助的立场,出人、出行政资源即可,「我有看了一下,很直觉地觉得,他好像是用剧情把歌曲串起来,因为陈明章的歌里本来就有很多口白了。但是对我来讲,我觉得应该不是这样。我们看国外的音乐剧,它一样是先有了一个戏剧的结构之后,再把戏剧的成分减低,把空间让给音乐。」他试著解析「音乐剧」的组成方法,也终于决定投入其中,协助改写剧本:「这大概是我性格上一个很『致命』的东西!」他无奈地笑说,「剧本一丢来过来,就完了!我脑袋就会开始思考『这个』是什么。后来我发现,这里面有些东西触动了我,在想著这些人物的时候,我抓到了『再会吧北投』这五个字的意思。」

北投印象的一再更迭  跟怀旧的过去说再会

年轻的时候,吴念真所听闻的北投就像人们说的那样,不出「洗温泉、饮烧酒、找女人」,「后来当我们真的有机会到北投的时候,女人这个部分已经很少了,我们对北投的印象变成是:进入了这个『旧』的场所、好像是在感受当时的氛围。」又譬如说,目前已经歇业的吟松阁,「以前好爱去吟松阁,日式的建筑嘛、榻榻米的房间,那个菜、那个酒家菜,好吃到不得了,再请那卡西来,那真的会浑然忘我!」于是,吴念真所思考的「再会吧北投」便是它「在更迭、在change。从这个架构去走,就有一个构想出来了。」除了厘清创作的概念之外,他也必须顾及音乐剧的演出形式,「音乐剧的故事必须要『简短浓烈』,因为要唱歌,你剧情拖太久变成舞台剧,演起来会没完没了。」人物关系的合理性,必须在很短的时间内被交代清楚,还得顾及对白所陈述的内容及其感情,「那就很伤脑筋了!不过剧情的部分,就可以顺著我想的去走:改变。」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