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Columns | 华彩奏

在机场停留的小提琴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最近,小提琴家们在德国的海关遇到了很多问题。原来,一些小提琴家在抵达法兰克福机场后被无故拦下,他们甚至不居住在德国,或只是来转机而已!可是他们的乐器居然被没收或是扣留,这下子引起不小的争端。

作为经常巡回演出的音乐家,我们都会在旅途中遇到很多突发状况,因此激发了我们无限的创造力。身为弦乐手,我们绝对不会让乐器离开视线。这就可以解释大提琴家总是在飞机上买两个座位的原因,一个给自己,另一个给他的伴侣「大提琴女士」,有些音乐家甚至要求空服员为他们的伴侣提供飞机餐呢。

不久前才过世的美国大提琴家林恩.哈雷尔(Lynn Harrell)在生前发生一件令他恼怒的事。哈雷尔的「夫人」大提琴女士,随著他世界旅行南征北讨,早已成为美国航空公司的里程计画的会员,累积了可观的里程。每次旅程他都会为他的大提琴女士购买单独的座位,支付完整票价。可是当航空公司发现这件事情的时候,公司还是决定撤销他们的里程计画,哈雷尔连同他的夫人不但被航空公司没收了所有的里程,还被航空公司列为「奥客」上了黑名单。

最近,小提琴家们在德国的海关遇到了很多问题。原来,一些小提琴家在抵达法兰克福机场后被无故拦下,他们甚至不居住在德国,或只是来转机而已!可是他们的乐器居然被没收或是扣留,这下子引起不小的争端,依规定,每个从欧盟以外飞进来的音乐家,都必须向当地海关申报他的乐器,无论该乐器是否属於他个人。如果没有按照规定执行,就会被处以高额的罚款。问题是,很多机场里的海关官员知道的资讯也都模糊不清,所以当我凌晨5点钟站在机场准备飞行时,经常面对的是海关无所适从的表情。

我必须说,每次到俄国,当我提著我的小提琴经过需要申报海关的红色通道时,都会发生有趣的事。我们的对话一般是这样的:

「你好,我是小提琴手。」

海关说:「等一下。」

然后下一个问:「你想要来干嘛?」

「我是小提琴手,我在这里演奏音乐会。」

「啊哈,音乐会!小提琴家。等一下!」

然后这「事件」通常会被传给一个女海关,这个女海关大多是穿著制服,是个相当宏伟而具有说服力的女人。她会说:「 Skripka」(俄文的小提琴),开箱!马上打开,对,现在!」

别忘了这个时候我正站在机场,很多人从我身边鱼贯穿梭而过,我避开人群将琴从琴盒里小心翼翼地拿出来。

我把小提琴温柔的递给穿著宏伟制服的女人,她却一把拿走我的乐器,有信心并稳定地抓住它,摇动它,然后转动它。

她会抬起头说: 「斯特拉迪瓦里?」

「不。」

她再次看。 「瓜达尼尼?」

「不。」现在她几乎轻蔑地看著我的小提琴。

然后,她开始背诵所有小提琴制造商的作品。 「Ruggieri?」 「Testore?」

「不。」

哈,这个真的太奇妙了。在其他国家,一般海关官员最多知道「斯特拉迪瓦里」,他们能够正确说出名字就要让我们起身鼓掌了。但是这位俄罗斯女海关,几乎知道所有厂牌的名字。她一直没有说对名字,终於生气地问道:「好,那这个到底是什??!」

「这是瓜纳里。」

她翻了个白眼,无奈地给小提琴照相,并给所有东西加盖印章。走完所有程序需要近半小时的时间。

顺带说一句,对我来说,俄罗斯人有一种非常奇特的幽默感。有个关於列宁格勒爱乐的音乐轶事特别好玩。有一次,列宁格勒爱乐团在美国巡回演出,一晚演出过后,他们在饭店房间开Party。一个乐手在抽菸的时候,不小心把房间的沙发烧出了一个洞。这可怎?办?损坏饭店物品是要赔偿的。这些闯祸的乐手们,不是像一般房客把枕头盖在燃烧痕迹上假装没事。顽皮的音乐家们半夜跑到一家24小时营业的五金店里,买了把大斧头。

然后,他们很用心的把沙发砍成碎片并包装成小块带出饭店,没人发现地毁尸灭迹。

当酒店的经理找不到沙发时,奇怪地问道:呃,413房间的漂亮沙发怎?不见了?这时所有音乐家都无辜地耸耸肩回答:「什么沙发?」

巡演的音乐家真的特别有创造力。您说对不对?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9期 / 2021年05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9期 / 2021年05月号